评论:管理不只是收费

19
05月

  道路其实是私用品,是一个人用,别人不能用,不然它就会拥堵。私用品政府提供的时候,仍然要收费,有什么作用?第一筛选需求,谁需要谁付钱。它的目的是防止这条路,防止这个资源变成不是资源,价值消失,变成浪费。第二个功能是核算成本,要计算这座桥是否合算,会不会成本太高――在某论坛上,北大学者薛兆丰颇多惊人之语。(见7月6日《南方都市报》)

  这位北大学者称道路是私人的,观点虽然新鲜,最终依旧归于“城市的拥堵问题,我的建议是收拥堵费”的老套。

  道路是私用品吗?不是。相反它是准公共品。公共品有两个特性:消费或使用上的非竞争性,和受益上的非排他性。道路的使用虽然排他,却是非竞争性的。公共道路是不收费的吗?表面看是的,因为养路费已成历史名词,但燃油费里已经包含了养路费用,更何况我国有世界上最长的收费公路。

  收费能够解决拥堵吗?显然不能,伦敦收取拥堵费但拥堵依旧。道路设计、道路施工、交通管制等问题,才是交通拥堵不可忽视的原因。提到管理就想到收费,缺乏理性与智慧。如何缓解交通拥堵,是一个复杂课题,并非收费那么简单。(钱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