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考验智商的“市民认为票价低”

19
05月

  说不清到底是有钱了,还是成熟了,或者什么原因,有消息称“北京大部分网友认为现行票价较低”。7月6日,北京市发改委公布第二批关于地铁公交票制票价的市民意见,意见数量超过百条,大部分意见认为现行票价较低,没有发挥最大效率,同意适当上调公交地铁票价。(7月7日《京华时报》)

  就常识来讲,除了那些“站着不嫌腰疼”的人,多数人总是希望支出少一点、票价低一点。可是北京市发改委抛出的调查结果,却是“大部分市民认为票价低”,这着实有点考验智商。“元芳怎么看”?从常识讲,恐怕“此事有蹊跷”。

  从调查的科学性上讲,越是“样本=总体”的调查,结果越具有可靠性――这也是当前大数据风行的一个原因。北京市发改委公布的信息,“意见数量超过百条”,这相对于北京市超过2000万人的常住人口,扔进大海里恐怕连一点涟漪都不会起。这么一点“民意”,无论如何不能代表普遍的民意;屏蔽掉“过百条”这样的具体定量,简化成“大部分意见”,绝不是一种科学理性的做法。

  虽然“样本=总体”一般只存在于理论上,很多时候不能不接受“小样本”的事实。但在“小样本”的选择上,却存在着样本来源的平衡性、代表性和合理性问题。拿地铁公交来说,由于乘坐市民存在着群体的不同性,样本调查必须考虑不同群体的不同意见。尤需注意的是,网络民意也是民意,但网络民意肯定不是全部民意;年轻人、上班族的意见也是民意,但他们的意见不代表是所有人的意见。网络民意与现实民意,年轻人意见和所有人意见,在很多时候,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在这方面有着太多的经验和教训。有关方面应该努力扩大对象,让更多群体参与进来,发出更多的独立声音。

  继续分析,或许有不少市民认为现行票价较低,但是否就意味着同意调价?“认为价低”更多是一种事实判断,是基于客观事实做出的判断;而“同意调价”更多的是一种“价值判断”,是认为存在涨价的必要和空间。有着太多的经验可以证实,两者并非无缝的关系。比如讲,人们认为市场上某种商品比较便宜,但并不希望涨价,甚至害怕涨价。

  进一步分析,即便存在“大部分意见认为现行票价较低,没有发挥最大效率,同意适当上调公交地铁票价”,一个“同意”也包含多种原因。比如说,有人支持涨价,更多是出于提升出行舒适度的考虑。他们认为自己具有一定的价格承受力,而没有拥堵承受力,“两害相权取其轻”,想通过提高价格把一部分人挤出公共交通,从而提升出行的舒适度。如果能够选择,自然希望“低价高享受”。更大的问题在于,由于公共交通的定位所在,很难实现价格逼走乘客(真要实现了也是改革的败笔),这也意味着,到时很有可能出现“价高价低都是堵”。这里,“同意涨价”只是表象,“提升服务”才是实质。

  在城市病越来越突出的今天,针对公交地铁的管理,确实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任何草率决策,都可能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面对考验智商的“市民认为票价低”,更需要决策者保持理智和清醒,更考验决策者民主决策、科学决策的水平。 (乔 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