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感受冰火两重天 华裔谈昔日汽车城缘何落魄

19
05月

  中新网4月1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该报记者因采访工作第一次前往底特律,此前对这个城市不曾有什么直观的感受,印象中这个昔日极度繁荣奢华的汽车之城,后来则被媒体渲染成美国最悲惨的城市,这是记者从纽约动身前的对底特律的认知。然而在为期三天的采访过程和探寻中,记者被底特律市区“一元房”(美元,下同)社区的满目疮痍、空荡漆黑的摩天大楼和沿街游荡的非裔居民所震撼,不禁感叹底特律总体社会环境衰落之严重,看来在短时间内恐怕难以恢复。

  记者手记:底特律的印象――“冰火两重天”

  记者在3月27日晚抵达底特律机场后才了解到,底特律本身并不是一个大城市,也并非所谓的“汽车城”,人们通常所指的底特律、是指底特律市和周边十几个“卫星城”所组成的大底特律地区,那里才是美国真正的汽车工业的重镇和发源地。记者在底特律机场租车时发现,虽然这里是汽车工业基地,但租车费用却贵得出奇,而租车所需购买的保险费更几乎超过租车费。然而,客户办理租车手续则是快捷、方便得出奇。后来记者在走访中进一步了解到当地的经济现状,就不难理解租车公司为何定高价的缘由了。

  驾车进入底特律市区后,记者看到在市中心最宽阔的街道上行驶的车辆,居然比高速公路上的车还要稀少。汽车在破旧坑洼不平的街道上一路颠簸,沿街到处都是泊车位,当地司机永远不会为找车位而发愁。居民区街道两侧只见破旧的房子和满墙涂鸦,纵横街区难得见到一个住在破屋里的居民。偶尔看到几个牵着狗的男男女女,他们哼着歌曲、手舞足蹈。几个蓬头垢面的壮汉胸前挂着“无家可归”的牌子,向难得路过此地的路人伸手乞讨。当地华人曾提醒记者,在底特律没有正常人敢走夜路,即便你没有遇上罪犯,酒鬼和乞丐的骚扰就能让人魂飞魄散。对恐怖“一元房”一探究竟的经历,让记者对这个城市多了一份忧虑和后怕。

  底特律市看不到普通城市常见的商业气氛,除了在通用汽车及福特公司总部附近的便利店看上去生意不错,记者甚至在市中心很难找到一家麦当劳快餐店,更不用说找到中餐馆了。给记者印象格外深刻的是,在底特律市区de1肯塔基街一家小餐馆就餐时,发现餐馆柜台的装置和银行柜台一样,多了一道防弹玻璃隔墙,让人心中凭空生出几分恐惧。在底特律采访期间,记者想找一家地道一点的中餐馆,但始终难以如愿。底特律市区没有中国城,鲜少见到华人的身影,这大概在美国的大、中城市中绝无仅有。

  底特律曾被称为举世闻名的汽车城,但记者在当地并未领略到汽车城的风采和气场,也没看到停放一排排有待出场的新车下线的壮观景象,仅目睹了通用汽车公司总部大楼的豪华宏伟。听当地人说,底特律市政府目前仅靠通用公司等上缴的营业收益税,“如果没有这些税收,底特律市就完全死了”。当地人还对记者说,不要以为底特律满街跑的都是美国车就是美国汽车好,那是因为汽车公司的员工和家属买本公司的车都有折扣优惠。

  从北侧驾车半个小时进入卫星城TROY,这里路面突然变得平坦宽敞,各种大型购物中心和连锁店几乎同时映入记者眼帘。在居民住宅区,清澈的湖面环绕着错落有致的房屋,呈现出一派宁静祥和的氛围,让记者恍惚中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仅仅只相隔半个小时的车程,记者刚刚经历的残垣断壁的死城、空城就完全消失了。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现状按照当地人的解释,是因为底特律的工业结构单一,一旦工作机会减少,失业人口就大量增长,政府救济金随之耗尽,导致犯罪率不断攀升,恶性循环就是产生这样的后果。

  底特律经济: “底特律疲劳综合症”还会继续

  在三天的采访过程中,记者看到当地华人对底特律的经济复苏普遍有悲观情绪。福特汽车华裔设计工程师郑良根表示,他认为底特律致命的问题还包括,虽然汽车工业大企业的总部在底特律市中心,底特律政府从这些企业中收到不少税收,但各大公司的员工下班后都驱车离开回到其他城市,他们的消费以及房产税都流失到其他地方。

  此外,底特律还是摆脱不了工业单一发展的倾向,唯一依赖汽车工业发展的“宿命”。底特律政府既收不到房产税、又收不到当地就业者及家庭的消费税,反而要投入巨大财政去救济低收入者、老人等群体,“长期下来政府的财政就被掏空了,哪有精力发展经济,改善市容和城建?这是不断在恶性循环的过程”郑良根说。

  华裔地产经纪王小姐向记者介绍说,底特律的城市形象近来不断严重受损,有意来底特律投资、或想来底特律居住生活的人因此而望而却步,城市没有人投资,商业没有活力,各种城市服务设施都不再健全,又如何吸引人们来这里?没有人,大批五六十年代的房子谁来住?政府向谁去收税?一些美国大公司在底特律设点,完全是因为这里税收偏低,人工成本廉价,而并非看中这个城市未来的发展潜力。

  王小姐最后率直地说,有关底特律的坏消息太多了,当地人个个都有“底特律疲劳综合症”,听到什么负面消息都不足以为奇。她坦称自己对底特律经济复苏没什么信心,倒是感觉“底特律综合症”还会继续下去。(邹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