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长然:一位为先侨修建纪念碑的老华人

19
05月

伍长然:一位为先侨修建纪念碑的老华人 伍长然与孙女 伍长然与先侨纪念碑

  提起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家首先想到的是旅游胜地,但这里也是继美国旧金山后世界上发现的第二大金矿所在地,被称作“新金山”。从1851年开始,已有华人踏上这片土地;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时,华人在这里开餐馆蔚然成风。由于早年的华工多数是单身,他们身后墓地茕茕孑立,无人照料。这个令人心酸的情景,被一位退休老华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从1996年起,这位老人便自驾车每天行驶五百公里,到各个旧金矿区的坟场找寻先侨遗迹,希望能为他们修墓立碑。到2004年,他与友人成立了一个组织,至今为先侨修建了十多座纪念碑。这位老人,就是今年八十四岁的伍长然先生。

  记者事先准备采访的澳洲杰出人士并非这位老人,而是他的儿子――墨尔本洪门民治党议长兼副主委、澳大利亚维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执行主席、维州华胄协会执行主席伍颂达先生。但他在婉拒后向我们推荐他的父亲伍长然先生,他说,“本人投身社区,服务侨胞,热爱祖国,促进澳中友好,是深受父亲影响。他早年离乡,旅澳多年,一直关心祖国的发展,对华人在澳的历史十分关注和了解,退休后继续活跃在华社。”伍颂达说,他父亲如今八十多岁高龄,仍担任澳洲维州华族老人福利会主席并兼任多个组织的董事、委员,多次受到政府的褒奖,是墨尔本华人社区的知名人士。

  1929年生于广东省台山县广海南湾沙头村的一个旅美华侨家庭的伍长然先生,五十年代初进入广州华南联合大学读统计专业。后加入广州市归国华侨联谊会担任北区第十一组组长,负责向组员宣讲国家侨务政策。第二年因发动会员捐建广州归国华侨联谊会新会址得到嘉奖。1956年到香港当劳工,三年后从香港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当劳工。1973年中澳建交后参加华人社团,先后担任过中文秘书、秘书长、会长、主席等职。1996年起担任维省华族老人福利会负责人,2004年组织维多利亚州华人先侨陵园基金会,发动捐款,在各旧金矿区修建了十多座先侨纪念碑。由于伍长然先生的杰出工作,2001年获得澳洲联邦政府义工奖,同年获澳洲联邦政府高龄服务奖,2007年获澳洲维多利亚州总督颁发杰出多元文化服务奖。

  与老先生的谈话,是从墨尔本的天气聊起的,老人一开声便是浓浓的广东台山口音,使人觉得很亲切。老人很健谈,从出生、求学、工作、出埠、退休到现状,娓娓道来,完全不像一个已经八十四岁的老人。当记者好奇老先生是如何保养的,他却笑说,现在还偶然自驾车出去,为维多利亚州华人先侨陵园基金会的工作奔走。

  他介绍说,自1851年到上世纪70年代,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华人社会是以广东四邑人为主体,他们起先是来淘金,也有的来种植、行医、做木工活,后来开餐馆的人越来越多,也有开洗衣店和杂货店的。不仅服务当地华人也帮助了很多西人。当年四邑人侨社历史便是澳洲的华侨历史,曾经中国设在墨尔本的领事馆的经费也是由四邑会馆从民国初期一直负担到领事馆迁到悉尼为止。自1851年澳洲维省发现黄金后,来此寻求黄金梦而长眠维省大地的华族先侨分布在维省纵横几百公里的各个矿区和乡村。

“当初来的华工都是单身的,他们的墓无人照料,可能再过一些年,他们的历史遗迹便会消失。我自己也是四邑人,我想到自己在美国的先人也是无人去扫墓。所以早在我60岁退休时便留意这件事,1996年就开始自驾车经常每天走四、五百公里路程,到各旧金矿区坟场找寻先侨遗迹。由于我手上有了很多资料,2004年就与志趣相投的朋友一起组织了维多利亚州华人先侨陵园基金会,为这些先侨重立纪念碑而工作。”老人说,他来澳大利亚的时间比较早,人面也广一些,他叫大家有空去看看这些墓,当踏青也好,当追念先人也好。大家也很乐意去。他们通过组织餐会、义卖、做大戏等形式来筹款。人家见这个会做得好,办事公开透明,就乐意捐款,免使华族先侨史迹被湮漫。

  “我现在快八十五岁了,但身体还比较健康。我是台山人,虽然离开家乡六十多年了,但还是难忘故里,因此我就经常去帮四邑会馆、宁阳台山会馆、洪门民治党写特刊、简史。也曾协助四邑会馆新修祠堂,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老人还特别说,这只是尽了小小力量。而为他提名的这些奖,他认为能让当地政府更加了解当地华人和华人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