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龙虎 > 华人 > 给洋女婿的承诺 >

给洋女婿的承诺

19
05月

  去年夏天,小女儿寄来一封电邮,附上一张露营的照片,头和手伸出营帐,五指张开,无名指多了一个戒指――“我订婚了”。

  接着,他们俩决定“度假婚礼”,地点选在加勒比海岛国的度假村。小女儿以精简为原则,整个婚礼只有我们一家四口和女儿两位密友是华人之外,其它全是男家人亲友,总共来了四十余人。

  听说小女儿为了邀请宾客的事大哭了一场,吓得她未婚夫手足无措。“我什么人都不想请,唯一想邀的一个人却不能来”。我和老伴心里明白,她指的是从婴儿把她带大、爱她无微不至的外婆。婚礼是在山崖旁边的一个可爱白色小亭举行,前面青葱的草地,山崖下面隔着一小片树林,就是美丽的沙滩。海风拂动椰林,白浪声声拍岸,配合着小乐队,敲打独特的steel drum所演奏的“小黄鸟”和“香蕉船”乐曲,浪漫动人极了。

  之前女儿曾经交待老妈,不能穿得太高贵华丽,所以婚礼仪式中,老爹只能以一身白衬衫白裤白鞋子上场,引领着女儿到牧师前面。没穿西装,不打领带。这该是我参加过的婚礼中,最轻松的一次。

  晚宴时,家长致词。我就幽默一下新女婿,承诺“依然用英语跟他的爱犬讲话”、“在家会准备一套刀叉给他,不强迫他用筷子”、“保证我家餐桌绝不出现鱼头和鱼尾”以及“决不请他吃鸡脚”。

  我的承诺引来一阵笑声,我接着说:“婚姻就像跳探戈舞。你进我退,你进两步,我就退两步,跟着一个停顿,急转弯,组成美妙的舞步,如此,彼此永远踩不到对方的脚。你们的婚姻也是那样。应该学着原谅对方,真诚地彼此相爱。永远记住――快乐,并不是拥有的多,而是计较的少。”

  次日,一些年轻宾客纷纷跟我握手道贺,称那是他们所听到最动人的演讲。亲家更要求我将讲稿用电子邮件寄给她。我倒不在意那是否客套话,至少,他们听懂了我这华人的英文,真是谢天谢地。

  那天晚上,两个女儿来给我一个拥抱,额头上轻轻一吻,“爹地,你讲得真好。”我笑了,心想,现在只剩下一个还待嫁,下一次,我该说些什么呢?(摘自美国世界新闻网 冼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