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访美定位同盟关系 日美开启新政府磨合阶段

19
05月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本月中旬访问美国。此行意义重大,日美双方均希望借助此次首脑会晤,实现各自的战略调整。

  先看日本。安倍此行目的在于加速日美同盟关系的修复进度,并向外界表示安倍政权对美的“绝对服从”。从战略层面看,日方有以下几点考虑。一是希望能重新确定日美同盟关系的功能与定位,拓展日本在同盟关系中发挥辅助作用的空间;二是争取美国在中日钓鱼岛领土纷争上的绝对性支持;三是竭力向美国解释久拖未决的冲绳美军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的新进展以及全面妥善解决的实际困难,试图谋求美方的理解与宽容;四是向奥巴马政府表明日本参与TPP(泛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谈判的坚定决心,尽管这暂时还不能表现为公开的政治承诺或其他形式的政府表态。应该说,上述四件事情若能全部办妥或完成一半,也算是安倍此行的重大成功了。

  尽管如此,完成上述四件事情中的每一件,都充满相当的难度和挑战。就拿TPP问题来说,日本国内反对TPP的声音始终挥之不去。由于加入TPP可能导致日本农业彻底破产,而且自民党多数议员的选票均来自农业选区,这导致自民党党内针对TPP问题存在极大的反对声音。这就是安倍政权竭力与TPP保持一定距离,并在加入与不加入的关键表态上,采取较为模糊的灵活应对方式的原因。

  再看美国。从起初安倍晋三提出访美要求,到美方的婉言谢绝,再到日本毫不气馁的积极斡旋,期待早日实现日美两国首脑会晤,整个过程中奥巴马政府冷淡应对。美国始终牢牢掌握着主动权,如今则完全主导了此次会晤的议程与预期达成的目标。其中凸显重要的一点,就是美国对日本“既爱又怕”的矛盾心理尽显无疑。

  一方面,美国担忧中国的和平发展会打破亚太地区尤其是东亚地区的传统秩序,而这一传统秩序的重要基础就是美国的绝对霸权,以及与美国朝夕相伴的若干辅助性力量所组成的金字塔结构。近来不断出现的一些事实表明,美国能轻易调整这一区域内的均势平衡,其中即包括遏制中国迅速崛起的势头。当然,奥巴马政府充分认识到遏制中国发展的非现实性与非可行性,因此,美国的努力更多地表现为减缓中国前进的步伐,至少是设置些许阻碍中国崛起的障碍,增加中国崛起的难度。如此,日本的功能与作用再度成为美国国内保守势力的关注焦点。

  另一方面,美国也对日本对外战略过度且无序膨胀表现出了一定的担忧。毋庸讳言,日本政治的急遽右倾以及所带来的对外战略主动性成分加重,也对东亚地区稳定的政治、经济乃至于安全架构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甚至给美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产生一定的威胁。更有甚者,日本对外战略急剧膨胀所引致的结果可能远超美国的预想与可接受范围。因此,奥巴马政府也在认真地盘算如何既能有效地扶植,又可以娴熟地制约日本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势力扩张。

  美国在对日本“既爱又怕”的矛盾心理中,正在逐步放松日本在同盟体制中的能量释放,并默认了日本在现有安保体制下军事实力的大幅增长。那么,日本拓展对外战略半径的主动性与积极性急剧膨胀,亟需引起国际社会足够的重视。

  总之,日美首脑的此次会晤将被视为日本安倍政权与第二任奥巴马政府之间磨合的开端。(陈友骏 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