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其他小说 > 外卖王爷 > 正文 第21章:盗亦有道
    幸好哥熟知各种套路,不然非阴沟翻了船。

    未卜先知很重要啊!

    可惜老天没赐予这项技能啊!

    把女子五花八大绑后,唐唐便一跃从窗户跳出。

    ………

    “周兄如此,一定会让他名誉扫地吗”?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哪里有名誉?我只不过还原他的本能而已,再说他可是自愿的”。周飞飞一抹阴笑。

    “对,对,他可是自愿”。

    听着几人谈话,真替几人智商悲哀一秒中。

    “白痴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几人闻声一惊,抬头一看。

    唐唐!

    “惊不惊喜,意不喜外”?唐唐戏谑道。

    “你早就知道”?周飞飞一脸不可置信道。

    “不然等着你们一群白痴诬陷”?

    当日一战,记忆犹新。

    如果单挑毫无胜算,可目前自己可是三对一。也能五五开。如果和解……

    周飞飞迅速计算接下来的可能,毕竟事情已经暴露,只能想办法善终。

    “唐兄想必对我等有所误解,不如咋们和解如何”?周飞飞跪舔道。

    毕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才最好。最主要就算五五开也只是下下策。所以周飞飞打算先消财免灾。实在不行再实行下下策。

    唐唐手插裤腰,走着自信的步伐。

    “和解也是要有诚意的”。说着便用手拍打周飞飞脸颊。

    虽然没用力,但在其他两人面前可丢进了脸。

    挑衅味十足啊!

    周飞飞内心想反抗的慌,无奈怕被秒。

    任由唐唐拍打自己。

    “不知唐兄所说的诚意是多少”?周飞飞表面平淡道。

    内心却发着毒誓,今日所辱,日后定双倍奉还。

    这货挺能忍啊!

    不行,右手打疼了,换一只手。

    啪…啪

    周飞飞右脸虽未见五指山,但却已红通通一片。

    现在居然左脸又重蹈右脸的遭遇。

    其余两人在旁不敢动弹半分。

    连马首是瞻的大哥都任由对方屈辱。

    自己还能做啥?

    逃?

    腿不听使唤。

    打?

    想都不再想。

    “那就看周兄想不想把此事善了。如果想,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想也会给你一次机会。只不过是长…眠…于…此”。唐唐故意加重了最后几字道。

    周飞飞听后一惊,其余两人居然流出黄色液体。

    唐唐闻其味,皱了皱眉。非常鄙视两人。

    还没怎么着,就尿了?这类货应该送进宫当太监,不然动不动就尿,挺污染环境。

    周飞飞此时左思右想,如果一次报价不能让其满意,那必定小命难保!

    “我愿献出十万两”。周飞飞闭眼道。

    十万两几乎已是全部身家,如果还不能让其满意,那也只能怪命如此。万一对方满意,那便可以东山再起。

    “看来你的命值十万两”。唐唐停下了手。

    “如果三日银票未到我手,我必屠你满门”。说完一个跳跃,好似从未来过。

    周飞飞摸了摸脸颊,随后手凝拳,双眼通红望着唐唐消失的方向。

    一招错,步步错。

    但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被一个毛孩子打乱。

    回到家中,周飞飞独自站在院落,任由雨雪敲打在脸庞。尽管滋滋作痛,但依旧未选择回到屋内。

    良久…

    遣散了众人,差人把不多不少的十万两送到唐唐手中。

    随

    后的日子,北县少了一位话题人物。

    起初周飞飞也准备耍赖到底,但仔细一想。钱财乃身外之物。唯一要做的活着。活着才有赢的希望。所以遣散府丁,踏上寻求武道最高境界,他日准备堂堂正正与唐唐一较高低。

    ……

    收到钱的唐唐自然满心欢喜。如今自己的小金库也算富足。

    毫不客气的讲也算一个小小的土鳖。

    但却有孤独感。

    看见偌大的闺房中,空无一人。心拔凉拔凉。

    不用想,估计两人又丢下哥,逛街去了。

    读书是哥专长吗?

    不…不。

    泡妞才是必做的功课。

    白天有说有笑。

    晚上才能睡个好觉。

    当即翻着院墙溜了出去。

    要不是哥有练武天赋,小小的院墙起码也要留哥一小时啊!

    看着身后差不多十几米高的院墙,感叹颇深,随后而闪。

    一般女人逛街,无非就是买些女性用品。

    所以一股脑朝着胭脂水粉一条街而去。

    一间绸缎店中。

    “这个不错,你说相公会喜欢吗”?

    “原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唐夫人。话说怎么突然找我出来,原来别有目的”。上官雪道。

    沫沫羞涩低头不语。

    “老板多少钱”?

    “十两纹银”。

    听着手中的布匹,需要十两纹银,有些犹豫。毕竟对于毫无收入的沫沫来讲,也算一笔不小的开支。

    上官雪看出沫沫的为难,预要开口时。

    “老板,买了”。

    两女闻声望其后。

    “你怎么出来了”?上官雪疑问道。

    “腿在自己身上,想出就出来了。最主要还是想两位夫人,一日不见如隔四秋。便寻思看看有什么需要代劳”。

    “油嘴滑舌”。

    “话说你不就喜欢这点,所以非要嫁给我吗”?

    啊…啊

    此时唐唐耳朵直接被上官雪揪住。

    “疯丫头能不能不动手,动嘴就好”。

    “不……好”

    唐唐直接垫脚来了一个强吻。

    上官雪立马满脸通红,立马变成娇小女人姿态。

    “沫沫也来一个”。

    “不要”。沫沫说着躲开了唐唐。

    掌柜看在眼里,心里却羡慕嫉妒恨啊!

    小屁孩都能有两个老婆。

    自己一大把年纪居然还是老光棍。

    “老板,店里布匹通通打包,送到县衙”。

    唐唐大话一出,一张银票直接拍在桌上。

    “相公,你银票是”?

    “最近赚了点,往后你们的衣服包包鞋子通通被我包了,当然人也要包,还要包一辈子”。说完不等两女反应,直接就牵着两女离开了。

    随后所到一处店,直接三言两语。

    买…买…买…还是买。

    而县衙此时送货上门,都排着长队。

    不知买了多少各色各样的东西,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银两。但这刻极其满足。

    土鳖暴发户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回到家中看到小山头的物品感触颇深。

    之前为了馒头而折腰,如今却奢侈无度。

    当即做了一个让全家都为之一惊的举动,甚至连自己都惊了。

    把银两投在北县乞丐身上。成立了学霸私塾。

    之所以如此,主要报答赐予自己新生的两位老乞丐。其次是自己学渣,那就多创造学霸。

    在北县购置了地契,一夜之间北县乞丐摇身一变,便是有

    房的主。

    一时之间方圆百里,家庭困难的小孩都送到了学霸私塾。

    一切只因包吃包住,还分文不取。谁不想来?

    此事一直受众百姓点赞。

    原本做决定之前,就想到此后需要源源不断的经费。所以必须要有不断的收入来支出。

    盗亦有道。

    在没有实体店之前,唐唐唯一想到的就是盗。

    专盗贪官污吏,恶霸乡绅。

    “众人为善,我为恶”。

    “天下皆白,我独黑”。

    “为善为恶,一念间”。

    “夜也归宿,只为财”。

    没有武功之前这想法一直烂在肚子里。

    如今也算有逃跑的本事,有想法总是要实践。

    人人都有武侠梦,唐唐也不例外。

    没想到本无缘的剧情,却因为穿越。通通让自己主演?

    此时月黑风高,冷风刺骨。

    一少年,趴在在屋檐,衣着通体黑。正目不转睛注视着房间内一举一动。

    少年正是唐唐。

    “真不怕闪了腰?这动作怕是哥也一时半会学不来啊”!

    “有钱玩人,居然没钱发工钱?今晚就拿你开单”。

    拿着自制迷烟,对着房内一吹。

    一男一女渐渐疲软。

    “tmd,出门就带几十两”?看着荷包的碎银,恶狠狠踢了男子一脚。男子浑身便抖动起来。

    多少总比没有强,拿着荷包便消失在黑夜。

    既然出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这燕春楼灯火通明,男男女女皆有时间段出入。今日非得宰个肥羊,哥才善罢甘休。

    唐唐站在黑暗的角落里,注视着各种大小羊。

    突然一肥头大耳的男子出现在唐唐视线中。

    本无奇特,只因肥头大耳的男子对唐唐来讲,简直熟的不能再熟了。

    老丈人!

    半夜三更不抱着丈母娘,居然在此地?

    我是相信他呢?还是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呢?

    都说眼见为实。

    难道老丈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算了,此事也不是我一个孩子能管的了。

    就算要管,那也是管丈母娘啊!

    毕竟待自己不薄。

    终于再次目不转睛盯着大小肥羊们。

    “今晚就你了”。

    “此路是我开,要想此路过,留下过路费”。

    唐唐一人拦道,手背其后。

    娇子立马来了个急停。

    娇子里两女一男,直接全滚了出来。

    没看错,的的确确三人皆滚出来。

    “哎吆,来人…来人”。男子一手摸着肥腰,一手撑着地面道。

    见无人应答,便看其身后。

    轿夫一股烟全溜走了!

    “你自己的命值多少钱啊”!唐唐故作改声道。

    男子闻声,抬了抬头。

    “你大胆,知道我是谁吗?本人乃东洲知府”。男子见唐唐一人,便硬气道。

    “现在值多少”?唐唐直接拿出背在身后的菜刀。在男子面前比划道。

    “求败何必害命,大侠有话好说。不如交个朋友,今晚这两个美人供大人驱使。不知大侠可有意”?

    原来女人如衣服,感情是这个吊毛发明的啊!男人的印象都被丢尽了,还拖累了千万同胞。

    “现在又值多少”?唐唐闪身来到男子跟前,直接把菜刀放在脖子上道。

    男子立马秒怂秒跪。

    ps:由于黑白颠倒的工作,所以更新不稳定,但不会断更。谢谢支持与喜爱的朋友。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