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米阅读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戴面具的爱情 > 正文 第389章 要跳一起跳!
    第389章 要跳一起跳!

    沐暖暖又将那几张照片翻来覆去的看了看。

    突然,她脑子里灵光一闪,蓦的抬头看向厉九珩:“九珩,你是心理医生,你在这方面的研究一定很透彻吧?”

    提到专业问题,厉九珩的表情一正,整个人看起来严肃而又认真。

    “术业有专攻,但是,对于有心理障碍的病人,大多数时候,我们也只能起到引导的作用,只有辅助的功能,最后还是要靠病人自己。”

    厉九珩叫来服务员给自己杯子里加了水,才继续说:“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沐暖暖想了想,说道:“我之前不是去医院里检查过了吗?医生说,我的身体恢复得十分好,可是我现在却没有一点恢复记忆的征兆,你是心理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

    厉九珩闻言,陷入了沉思。

    沐暖暖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如果厉九珩能够帮到她,让她记起以前的事,那该多好。

    过了一会儿,厉九珩给了她一个十分保守的回答:“你是大脑损伤导致失忆,和心理上的关系不大,可以试一试,但不一定有效果。”

    沐暖暖的眼里闪过一抹欣喜:“好。”

    就算只有很渺茫的希望,她也想要试一试。

    “吃饭吧。”厉九珩笑了笑,给她夹菜。

    ……

    两人吃过饭从餐厅出来,外面已经下起了雨。

    沪洋市是个雨水充沛的城市。

    进入初秋,下雨就成了常事。

    雨不大,但阴绵绵的让人觉得压抑。

    沐暖暖和厉九珩两人回到车里,也只是打湿了一点头发。

    厉九珩驱车前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沐暖暖说着话。

    下雨天,车速都很慢。

    转弯的时候,厉九珩踩刹车,却突然发现车速不仅没有变慢,反而变快了起来。

    不管厉九珩怎么用力的踩刹车,刹车都没有用,汽车根本就停不下来。

    厉九珩面色大变,一边按喇叭鸣笛,一边大声道:“刹车失灵了,暖暖,跳车!”

    沐暖暖也发现了汽车的刹车失灵了,汽车已经不受控制,其它车辆也注意到了这辆车的异常,纷纷避开。

    沐暖暖拽着安全带:“要跳一起跳!”

    厉九珩听了她的话,脸上没有一丝感动的神色,反而是一脸暴怒的吼道:“跳!你的命是我的救的,不能有任何闪失。”

    情况紧急,沐暖暖也没时间辨别他话里的深意,咬着牙打开车门,看准时机就跳了下去。

    她跳车的时候用了点技巧,身上虽然的擦伤了,但问题不大。

    沐暖暖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抬眼去看的时候,发现厉九珩的车已经撞到了路边的护栏。

    她朝厉九珩那边跑了过去。

    沐暖暖趴在窗边叫他的名字:“厉九珩,你怎么样了?”

    厉九珩满头鲜血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眼神已经有些涣散, 仿佛随时都会昏过去。

    但他仍是硬撑着看了沐暖暖一眼,然后就昏了过去。

    沐暖暖神色慌乱的拿出手机要叫救护车,旁边有好心的人说:“你别急,我已经帮你打电话叫了救护车了……”

    沐暖暖干巴巴的说一句:“谢谢。”

    这附近就有医院,救护车来得很快。

    ……

    厉九珩被送到了急诊中心。

    沐暖暖在外面等着结果,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沐暖暖连忙迎了上去:“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摘掉口罩:“缝了几针,没有生命危险,但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要先送到重症监护室里面。”

    “谢谢医生。” 沐暖暖松了一口气。

    厉九珩被推了出来,头上绑了一圈沙布,处于半昏迷状态。

    沐暖暖走过去,叫了一声:“九珩?”

    厉九珩动了动唇,却没有出声。

    沐暖暖看着他进了监护室之后,才想起来要联系的厉九珩的家人。

    可是,到了这时候,她才发现她一点都不了解厉九珩。

    除了知道厉九珩是个心理医生,叫厉九珩之外,别的一无所知。

    而且,厉九珩也没有提过他的家人。

    这一点,厉九珩的情况和她的有点像。

    她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没有亲人在身边,厉九珩也没提过亲人。

    虽然不知道厉九珩是因为什么原因从来不提自己的亲人,但沐暖暖觉得,肯定也有他自己的原因吧。

    这么一想,她就觉得自己和厉九珩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厉九珩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一天就出来了。

    沐暖暖给他炖了汤。

    厉九珩靠在床头,看着沐暖暖给他盛汤,笑着说:“挺贤惠的。”

    沐暖暖睨了他一眼:“比不上你,你还挺无私的,紧要关头一心想着别人。”

    她将汤放到了他跟前的隔板上。

    厉九珩拿起勺子,动作缓慢的喝汤,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沐暖暖见他这样,心有不忍,说道:“还好你……不然我要愧疚一辈子了。”

    厉九珩笑了笑,似是思索了一下,出声道:“有件事要和你说,在这种时候和你说这件事,你可能会比较容易原谅我。”

    沐暖暖抬眼看他:“什么?”

    厉九珩面上的笑容淡下去,神色认真的说:“我不是你的未婚夫。”

    沐暖暖正准备将保温壶盖上。

    听了厉九珩的话,她的动作顿了顿,过了两秒,她慢吞吞的将保温壶盖上之后,才悠悠的应了一声:“哦。”

    “不生气吗?还是说因为太生气,都不想和我说话了?”厉九珩的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神情看起来却依旧从容不迫。

    沐暖暖沉吟了片刻说道:“你如果有心骗我,肯定不会任由我和小凉他们来往,而且,是你救了我,守了我三年,这么大的恩情我一辈子都还不清的。”

    半晌,厉九珩点了点头。

    沐暖暖将碗往他面前推了推,说道:“不过,你为什么要说你是我的未婚夫?”

    厉九珩不笑反问:“当时那种情况,我如果不承认是你的未婚夫,你会信任我,跟着我出院吗?”

    一个完全失去记忆的人,就代表着毫无安全感,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都认为她和厉九珩是情侣,厉九珩也就只好承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