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她是怪阿姨

    沈凉笑得嘴-巴都要合不拢了,甚至还想伸手捧自己的脸。

    但她忍住了。

    因为面前还有个慕霆枭。

    “嗯,你也好可爱哦。”沈凉可能受了慕沐的影响,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压了嗓音,尾音上翘,有一丝轻哄的意味。

    慕沐难得害羞的笑了笑:“嘻嘻。”

    然后就伸手去挡自己的脸,就连挡脸的时候,也没舍得扔下手里的筷子。

    真是个小吃货啊。

    慕霆枭拌好饭递到慕沐跟前的时候,就注意到慕沐正和沈凉“眉目传情”。

    慕霆枭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他离开几秒,这个女人会直接将慕沐抱走。

    他微眯起眸子,语气比刚才还要冷:“还有事吗?”

    “……啊?”他们刚刚不是正好说到了以前认识的事吗?

    而现在慕霆枭的语气,是要赶她走?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见慕霆枭说:“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大老板,我……”沈凉好不容易见到慕霆枭一次,当然不想就这么走了。

    在此之前,她知道沐暖暖和慕霆枭都失忆的时候,心里想的就是不告诉沐暖暖她和慕霆枭的事。

    可是,她看见了慕沐。

    慕沐是沐暖暖的亲生女儿,是她身上剜下来的一块肉。

    就算沐暖暖跟慕霆枭此生注定无缘,但是沐暖暖和慕沐必须母女相认。

    沐暖暖有权力知道自己有一个女儿。

    慕沐也有权力知道谁是她的亲生母亲。

    这么可爱的孩子,她应该得到应得的一切,包括母爱。

    慕霆枭见沈凉还不走,便出声威胁道:“你是公众人物,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形象吗?”

    不等沈凉有所反应,慕霆枭就拿起了手机,似乎是准备给保安打电话。

    沈凉咬牙,一巴掌拍在餐桌上,语气严肃道:“我只说一句话就走。”

    慕霆枭抬眼看她。

    沈凉咽了口唾沫,说道:“慕沐的亲生母亲不是苏棉,你姐姐在骗你。”

    眼看着慕霆枭的面色越来越冷,她暂时能说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以前因为沐暖暖的原因,慕霆枭对她也还算客气。

    但现在,沈凉可不敢保证她再待在这里,惹怒慕霆枭之后他会做些什么事。

    沈凉说完,就转身飞快的走了。

    慕沐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她看向刚刚沈凉站过的地方,翘起一根小胖手指说道:“漂亮姐姐?”

    她的嘴角还沾着饭粒,和菜的汤汁。

    慕霆枭面无表情的伸手帮她擦,慕沐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就有些不安份,扭着头想去找沈凉。

    慕霆枭的大手一伸,就将她小小的脑袋罩住,强硬的让慕沐和他对视。

    慕沐微张着嘴,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漂亮姐姐去哪儿了?”

    慕霆枭纠正她:“那不是漂亮姐姐。”

    慕沐皱眉:“她是。”

    慕霆枭的眉心也微微蹙起:“她是怪阿姨。”

    原本他对沈凉也不反感,结果沈凉一直盯着慕沐看。

    现在的女人还真是奇怪,不是冲着他来,就是冲着他的女儿来。

    “她是漂……”

    慕沐还要反驳,就被慕霆枭打断她的话:“跟我念,她是,怪-阿-姨。”

    慕沐的学习欲还是很强烈的,乖乖的跟着念:“怪阿姨。”

    慕霆枭眼底闪过一抹满意:“以后看见这种怪阿姨,要离她远一点,不能和她说话。”

    慕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饭后水果已经上来了,慕霆枭给慕沐喂了没几块,慕沐的眼睛就开始打架,伸出双手哼唧着要慕霆枭抱抱。

    慕沐平时都很乖,也只有在想睡觉的时候,才会闹一下。

    慕霆枭将她抱出来, 摆了个好睡觉的姿势让她躺在自己怀里睡觉。

    他这才有时间吃饭。

    饭菜已经有些凉了,慕霆枭随便吃了点,就带着慕沐回到了房间。

    慕沐睡得很沉,慕霆枭给她擦了擦脸,换了小睡衣就让她自己睡。

    他正要去浴室洗澡,私用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

    是那个叫时夜的特助给他打电话了。

    慕霆枭关掉手机的声音,回头去看了一下床上的慕沐,见她还是乖乖的睡着,动都没动一下,才轻手轻脚的往外走。

    走到门外,他才接了电话。

    电话一被接通,时夜就习惯性的叫了一声:“少爷。”

    慕霆枭也注意到了他的称呼,只不动声色的问道:“这么快就想通了?”

    时夜沉默了片刻,说道:“只要是少爷需要我,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已经将手上的工作都处理掉,明天就可以去慕氏报道。”

    他并没有立即答应慕霆枭,是因为他需要时间处理手上的工作。

    顾知衍自然是愿意放他走的,但他有自己的职责,不处理完,不心安。

    慕霆枭沉吟了片刻,他没想到时夜的办事能力这么强,还十分的谨慎周全。

    过了几秒,他说道:“明天早上,直接来金鼎。”

    时夜应了一声:“是。”

    ……

    翌日一早,慕霆枭带着慕沐吃早餐的时候,时夜就到了金鼎。

    时夜在看见慕沐的时候,面上很明显的闪过一抹惊讶。

    慕沐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就扭头看向时夜。

    可能自己有孩子的人都有一个共性,在外面看见可爱的小孩,会不自觉的多看两眼,会忍不住对他笑。

    更何况,慕沐还是慕霆枭的女儿。

    时夜看着慕霆枭从一个阴戾的少年,长成今天这样运筹帷幄的沉稳男人,心底百感交集。

    小孩子大多敏锐,她能够感受到来自别人身上的善意和恶意。

    时夜对她笑了下,她也冲时夜笑了笑。

    慕霆枭头也不抬的问:“吃过饭了?”

    时夜回过神,连忙说道:“吃过了。”

    慕霆枭替慕沐试了一下牛奶的温度,漫不经心的说:“帮我去查一个人。”

    时夜闻言,恭敬的问道:“少爷想让我去查谁?”

    慕霆枭这才转头看他:“沐暖暖。”

    时夜猛的抬头,眼底是掩饰不了的震惊。

    慕霆枭自然注意到了他的异常:“怎么?有问题?”

    有那么一瞬间,时夜以为慕霆枭已经恢复了记忆。

    但是慕霆枭看他的眼神还是和之前一样的陌生。

    时夜顿了顿,才说:“……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