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想起了什么

    慕霆枭像个局外人一样,冷眼看着慕锦韵苍白无力的辩驳。

    慕锦韵在他冷淡的目光中,后面欲说出来的辩解,就那样生生的被截断了。

    “说完了?”慕霆枭语带讥诮的说道。

    慕锦韵动了动唇,说不出话来。

    慕霆枭冷笑一声,转身上楼去了书房。

    他关上书房门,踱步到了落地窗前。

    窗外是冰冷的雨夜,庭院里路灯昏暗,树木交叠在一起,暗影重重。

    雨还在下,还起了风。

    慕霆枭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眼前忽然闪过沐暖暖和厉九珩站在一起的画面。

    那个画面,格外的……刺眼。

    ……

    沐暖暖和厉九珩回到家以后,就去了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

    她出来的时候,厉九珩已经给她煮了一碗姜汤。

    厉九珩将姜汤端到她跟前,说道:“可能有点辣。”

    沐暖暖拿起调羹,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好像……以前也有人给她煮过姜汤……

    头有些钝痛,手里的调羹“叮”的一声落回了碗里,她闭上眼睛,双手捂住额头。

    “怎么了?”厉九珩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连忙倾身看她,语气里带着关切。

    沐暖暖的声音有些虚弱:“有点头疼……”

    厉九珩闻言,眼神微闪:“是想起了什么?”

    “不是……”

    那股钝痛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很快,她茫然的摇了摇头,转头问厉九珩:“你以前也给我熬过姜汤吗?”

    厉九珩兴味颇浓的说了一句:“你猜?”

    沐暖暖失笑,厉九珩一向谨慎周到,很少有会这样和她开玩笑的时候。

    她笑道:“你明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些都不重要。”厉九珩说完,催促她:“快喝吧。”

    沐暖暖喝完了姜汤,由于时间太晚,就匆匆煮了两碗面,当作两人的晚餐。

    吃饭的时候,沐暖暖想到慕霆枭和慕沐,随口说了一句:“那个慕先生看起来很难接近的样子,但对她女儿还挺好的。”

    厉九珩拿着筷子的手一顿,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作为父亲的话,看得出来他挺疼他女儿的,但是脾气有点古怪。”沐暖暖一边说,还一边点头表示认同自己的话。

    “是吗。”厉九珩应了一声,就不在说话。

    沐暖暖抬眼,就看见厉九珩一脸沉思的模样。

    “你怎么了?”沐暖暖很少看见厉九珩露出这种样子,问道:“你怎么了?工作不顺心吗?”

    “没有。”厉九珩笑着摇头:“吃饭吧。”

    沐暖暖埋头继续吃面,厉九珩眼里的沉思愈重。

    从今天的情景看来,两人并没有认出彼此。

    ……

    翌日。

    慕霆枭和往常一样,坐车去慕氏上班。

    只是,汽车开到一半的时候,慕霆枭吩咐司机:“去盛鼎传媒。”

    因为昨天的事,司机没敢多问,只应道:“是。”

    没过多久,汽车就在盛鼎传媒门口的马路对面停了下来。

    慕霆枭朝盛鼎传媒的门口看了一眼,出声吩咐司机:“过去吧,见到顾知衍就说我找他。”

    司机下车离开了。

    没过多久,他就带着顾知衍走了过来。

    顾知衍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就是一个行事谨慎稳妥的人。

    见到慕霆枭本人的时候,顾知衍还有些不敢置信:“霆枭,你找我?”

    他之前每次找慕霆枭,哪次不是被慕霆枭直接赶走,没想到有一天慕霆枭竟然会主动找他。

    人真是会被现实不停的磋磨,并且不断的降低自己的要求。

    以前他觉得慕霆枭不找他吃饭很无情,现在能见上一面已经也这么不容易……

    慕霆枭收回视线,应了一声:“嗯。”

    顾知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转身看了时夜一眼,动作一顿,对慕霆枭说:“让时夜也进来吧?你可能不记得他了,他是你以前的特助,跟了你很多年。”

    当年慕霆枭出事后,慕锦韵就将时夜辞退了。

    时夜被辞退了,就去了盛鼎传媒,在顾知衍手底下工作。

    慕霆枭将目光重新放到那个表情刻板的男人身上,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

    一直被慕霆枭拒之门外的顾知衍,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他不敢置信的说:“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慕霆枭冷淡的说道:“没有。”

    “那你找我什么事啊?”顾知衍的语气小心翼翼的,他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冷宫里被皇帝召见的妃子。

    慕霆枭直接问他:“我们以前交情很深?”

    “是啊。”顾知衍叹了口气:“就你那个臭脾气,除了我能受得了你,还有谁愿意和你做朋友啊,真是……”

    说到一半,他就感觉到车厢里的气压和气温仿佛都变低了。

    慕霆枭虽然是失忆了,但这脾气一点都没变。

    他讪讪的笑了一声:“这么跟你说吧,除了我以外,时夜就是跟你交情最深的了,毕竟他在你手底下做事做了好多年了。”

    他说完,还推了推坐在一旁的时夜:“时夜,你说是吧。”

    自从他被慕锦韵辞退以后,这三年除了在新闻里见过慕霆枭,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本人。

    毕竟身份悬殊太大,根本没有见面的机会 ,偶遇也没有过。

    想起这些事,时夜百感交集的点了点头:“是。”

    慕霆枭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个来回,随后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时夜:“我现在缺一个特助,想清楚了给我电话。”

    顾知衍一脸茫然的睁大了眼,慕霆枭今天不是专门来找他的吗?

    现在怎么变成了给时夜递名片?

    时夜受宠惊的接过了名片。

    慕霆枭收回手,淡淡的出声道:“我现在要去公司。”

    这是在下逐客令,让顾知衍和时夜下车。

    顾知衍和时夜两人面面相觑,虽然没弄明白慕霆枭什么意思,但骨子里对于慕霆枭的服从习惯,让两人乖乖的下了车。

    慕霆枭隔着车窗看着两人的背影,眼底闪过思索。

    三年前他醒过来,身边就只有一个慕锦韵,失去了所有记忆,他当然选择相信和他有血缘关系的慕锦韵。

    但最近的事,让他觉得,慕锦韵并不那么可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