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你配吗?

    慕锦韵面色微变,她并不知道这件事。

    按照她和苏棉的计划,慕霆枭现在反正也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干脆就一直骗下去,让他以为慕沐的生母就是苏棉。

    而有她帮助苏棉,苏棉完全不必要对慕沐下手。

    “苏棉她应该也只是一时大意……再说了沐沐现在不是也被你带回来了吗?我看她好好的也……”

    这件事情到底是苏棉理亏,慕锦韵虽然下意识的想替苏棉说话,可是话还没说完,她看着慕霆枭冰冷的脸色,也只好噤了声。

    这时,慕锦韵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锦韵,沐沐回家了吗?我今天带她出去,她一时淘气自己跑了,我到现在也没找到她……”苏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慕锦韵抬头看了慕霆枭一眼,还是说了一句:“已经回来了。”

    苏棉的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惊喜:“真的吗?我马上过来!”

    慕锦韵挂了电话,斟酌了一下才对慕霆枭说:“有什么事情当面说吧,苏棉马上过来了,她毕竟是沐沐的亲生母亲,出这样的事她心里 肯定也不好受……”

    慕霆枭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

    苏棉来得很快。

    她看起来狼狈极了,头发和衣服都被雨水淋透,脸上的妆也花了,面色苍白的样子惹得慕锦韵心里怜惜。

    她和苏棉毕竟是多年好友,看见苏棉这个样子,连忙吩咐佣人:“快去泡杯热茶,拿毛毯过来。”

    “不用了。”苏棉六神无主的摇了摇头,看见慕霆枭的时候,眼睛一亮,径直朝他走了过去。

    她伸手就要去碰慕霆枭的手,却被慕霆枭后退半步给躲开了。

    “霆枭,沐沐真的已经找到了吗?都是我不好……是我太大意了……”苏棉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

    她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但她却十分倔强的没有让泪水流出来,伤心难过的样子看起来情深意切。

    慕霆枭冷眼看着她,目光锐利无比。

    被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紧紧盯着,苏棉有种自己被看穿的感觉。

    她眨了一下眼睛,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了出来:“霆枭,沐沐在哪儿?我想见见她。”

    慕霆枭眼底的冷冽更甚,语气冷酷的吐出三个字:“你配吗?”

    苏棉面色一变:“霆枭,你……不肯原谅我?”

    慕霆枭突然抬手,朝身后的保镖挥了一下。

    下一刻,保镖就递了一张支票和笔过来。

    慕霆枭接过笔,在支票上面写了一长串数字,然后直接丢给苏棉:“慕沐以后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也请你不要再慕家。”

    支票轻飘飘的砸在苏棉身上,随后又掉到了地上。

    苏棉不敢置信的看着掉到地上的支票,她没想到慕霆枭竟然能无情到这种地步。

    不,何止无情。

    这分明就是在侮辱她。

    她费尽心思想嫁给慕霆枭,图的是钱吗?

    她并不缺钱!

    慕锦韵也被慕霆枭的举动气得不轻,抖着手指着他说道:“霆枭!你这样对苏棉像话吗!你给她道歉!”

    慕霆枭从来都不是任人摆布的人。

    从前他跟慕老爷子都能对着干,更别说慕锦韵了。

    对于慕锦韵的话,他恍若未闻一般,转身就去了餐厅。

    佣人管不住慕沐,总是纵容慕沐吃冰淇淋。

    慕霆枭去餐厅的时候,果然就看见一堆佣人正围在慕沐身边,想将她手里的冰淇淋拿过来,正好声好气的哄着。

    慕霆枭走过去,只不咸不淡的叫了一声:“沐沐。”

    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冰淇淋的慕沐,听见这个声音,小手一抖,连忙将手里吃得已经见底的冰淇淋盒子往背后一藏,仰头一脸讨好,甜甜的叫了一声:“爸爸。”

    慕霆枭环抱着双臂,人高马大的站在她跟前,垂眼看着她。

    慕沐抿着小-嘴唇,睁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样子,但很快就在慕霆枭的目光下败下阵来。

    她自觉的将冰淇淋盒子拿到跟前,递给慕霆枭。

    慕霆枭没伸手接,语气淡淡的:“我刚刚说让你吃多少?”

    慕沐小小声的说:“半盒……”

    慕霆枭启唇问她:“你吃了多少?”

    “我吃了……这么多。”慕沐踮了踮脚,举了举手里的冰淇淋盒子,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怕怕的。

    “未来一个星期都不准吃了。”慕霆枭伸手将她手里的冰淇淋盒子拿过来放到一旁,伸手将她跑起来:“该去睡觉了。”

    慕家老宅很大,设计也很巧妙。

    餐厅和大厅也并不是相连的,所以慕霆枭完全可以避开苏棉,送慕沐回房。

    安抚好慕沐睡着之后,慕霆枭从房间里退了出来,去了大厅。

    慕锦韵还在大厅里,苏棉已经不在了。

    “我让人送苏棉回去了。”慕锦韵见他下来,就站起身来。

    慕霆枭没理她,只转头吩咐佣人:“煮一碗面送到书房。”

    说完,他就要上楼。

    慕锦韵被他这样无视,只好压着脾气喊道:“霆枭,我希望有时间你可以和苏棉好好聊一聊。”

    慕霆枭转头看她,答非所问:“吃过饭了吗?”

    慕锦韵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吃过了。”

    慕霆枭闻言,唇角嘲讽的勾了勾:“我没吃。”

    “你刚刚不是让佣人去煮面了吗?”慕锦韵的声音不自觉的小了下去。

    “你和我是一母同胞的姐姐,我们是血缘至亲,所以三年前我醒过来的时候,选择相信你,你说苏棉是我的前女友我相信你,你说我和盛鼎的顾知衍没什么交情,我也相信你。”

    慕霆枭的语气很平淡,没有一丝责备和不悦,但他每说一个字,慕锦韵的面色就难看一分。

    短暂的停顿过后,慕霆枭似笑非笑的看着慕锦韵:“我这么信任的姐姐,一点都不关心我有没有吃晚饭,反而更关心别人的感受,你可真是无私啊。”

    “霆枭,你……”慕锦韵面色骤变,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和苏棉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了,你知道的,我只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