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你的未婚夫

    叩叩!

    轻微的敲门声打断了慕锦韵的思绪。

    慕锦韵敛去面上的表情:“进来。”

    保镖推门进来,恭敬的说:“慕小姐,都准备好了。”

    “不用等到晚上了,现在就出发。”

    慕锦韵下了命令,很快就有医护人员进来转移慕霆枭。

    医护人员将慕霆枭送上飞机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慕霆枭似乎是有了要苏醒的迹象。

    “慕小姐,慕少应该很快就要苏醒了。”医生一脸高兴的将这件事告诉慕锦韵,只不过并没从慕锦韵脸上看到一丝欣喜。

    她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

    慕锦韵将别的医护人员赶了出去,只留下了其中一个,吩咐道:“他最近快要的清醒的预兆越来越频繁,药的剂量可以加大一点,去美国之前,不能让他清醒过来。”

    其实慕霆枭的伤,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重。

    在一个星期之前,慕霆枭就已经能醒过来,一直是慕锦韵吩咐人给慕霆枭下药才让他一直醒不过来。

    顾知衍之前说的话在慕锦韵心里扎了根。

    虽然她和慕霆枭的感情淡薄,但她心里也明白,倘若慕霆枭醒过来知道她没有派人救沐暖暖,肯定会和她反目成仇。

    她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不过,好在她已经联系到了全球最具权威的崔眠治疗师。

    想到这里,慕锦韵勾了勾唇,眼里闪过势在必得的光芒。

    ……

    飞机在m国的某私人机场停下,慕锦韵联系的催眠治疗师那边,已经派了人过来接应。

    面色冷厉的男人走到慕锦韵跟前:“请问,是慕小姐吗?”

    “是我。”

    确认身份之后,他们才带着慕霆枭和慕锦韵一起离开。

    慕锦韵心里对那位专家催眠治疗师,还是有些不太信任:“你们是那位专家的手下?”

    开车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慕小姐这是不相信我们老板?但你也只能相信他,到了,慕小姐请下车。”

    慕锦韵咬了咬牙,跟着一起下车了。

    眼前是一栋风格怪异的暗黑色圆形别墅。

    慕锦韵心底生起一股退意,这栋别墅,以及这个专家派来的两个手下都太过古怪。

    身后的人出声催促她:“慕小姐,请。”

    慕锦韵过来的时候没带手下,主要是为了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

    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下。

    慕锦韵抬脚走了进去。

    他们带着她一直往里面走。

    穿过长廊,进入了一间空旷的房间。

    房间里开着灯,有一面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的巨大书架,书架前是一张黑木书桌, 书桌前坐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男人戴着眼镜和口罩,一身素黑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深沉。

    手下恭恭敬敬的走到男人跟前:“mr.li,人带来了。”

    男人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慕锦韵跟前,彬彬有礼的朝她伸手:“慕小姐,你好。”

    他说的是中文。

    慕锦韵伸手,试探性的出声:“李先生?”

    男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可以开始了。”

    “李先生,你平时都是一直戴着口罩吗?”慕锦韵警惕心有些重,这个专家看起来太年轻了。

    “带慕小姐出去喝茶。”男人一声令下,他的手下就将慕锦韵强制性的请了出去。

    房门关上,男人的目光落到慕霆枭的身上。

    他取下眼镜,眼里带着一丝兴味,呢喃一般的说道:“有点意思。”

    ……

    “近日,有狗仔拍到慕氏执行总裁慕霆枭出行的照片,照片中,他与一个小女孩十分亲昵,疑似私生女……”

    vip病房内,电视里正播着娱乐新闻。

    正在给床上的病人换药的护士,听见这个新闻,就小声的讨论了起来。

    “真的假的?慕霆枭竟然有私生女?”

    “他前段时间不是才曝出有个未婚妻吗?孩子会不会是他和未婚妻生的?”

    其中一个护士指着床上的女病人提醒道:“……你小心一点,别扎太深了……”

    另一个护士一脸的不以为然:“扎深一点她又感觉不到,一个睡了三年的植物人,恐怕是醒不过来了。”

    “别这么说……我来。”

    护士刚要把针扎进病人的手腕背上,就感觉到那只长年扎针已经变得青青紫紫的手腕似乎是动了一下。

    “我刚刚是眼花了吧?”

    另一个护士问她:“什么?”

    这时,一道孱弱得快让人听不见的女声从床上响起:“你们……是……”

    两个护士齐齐的低头看向床上的女病人:“你醒了?!”

    沐暖暖眨了眨眼睛,由于睡了三年,说话都有些困难。

    还没等她再次开口,那两人护士就跑了出去。

    “我去打电话通知厉先生!”

    “我去通知医生!”

    ……

    厉九珩刚出电梯,就有护士兴高彩烈的跑过来告诉他:“厉先生,你未婚妻醒了,刚刚就醒了!”

    三年前,医院里来了个女病人,三年都没醒过,但这个叫厉九珩的男人,却风雨无阻的每天都来看这个女病人,也没有放弃她。

    虽然厉九珩从来没说他和那个女病人是什么关系,但这些女护士和医生都觉得那个女病人是厉九珩的未婚妻。

    厉九珩闻言,眼里闪过笑意,但语气却一点都不惊讶:“真的?”

    护士见厉九珩这样,不由得有些疑惑,不应该欣喜若狂吗?

    “我先去看看她。”厉九珩也不理会护士的疑惑,直接朝病房走去。

    病房里已经有好几个医生在给沐暖暖查看病情。

    厉九珩走过去,看着躺在床上的瘦弱一脸茫然的沐暖暖,出声道:“沐暖暖,你终于醒了。”

    床上的女病人抬眼看向厉九珩,一双原本漂亮明亮的猫眼没什么神采看向厉九珩,嗓音沙哑得近乎听不见:“你叫我?”

    厉九珩听了她的话,面色终于有了轻微的变化。

    他眸色微闪,伸手指了指自己:“认识我吗?我是谁?”

    沐暖暖摇头:“你是谁?”

    厉九珩微眯着眸子,勾唇笑道:“你的未婚夫。”

    沐暖暖盯着他看了几秒,眼里满是疑惑:“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