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让你失望了

    厉九珩笑了笑,仍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他当着她的面打开了她的微信。

    沐暖暖见他真的打开了她的微信,她面色微变。

    厉九珩点开了她的朋友圈,开始编辑消息,他将刚刚发的那张照片传上来,还编辑了一条很恶心的文字:九哥哥身材好棒!

    沐暖暖:“……”

    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可能是个傻子。

    “不说话?你没意见?没意见我就发出去了。”厉九珩见她一直不说话,面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沐暖暖连忙出声阻止他:“等等!”

    “哦,不让我发?”厉九珩的手指还按在“发送”的按钮的上方,但却并没有将这条朋友圈发出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有事我们就正正经经的谈事好吗?”虽然她现在的确是经常上热搜,也算半个网络红人,但如果不是特意关注她,也不会知道她的事。

    这个厉九珩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和慕霆枭的关系,并且还潜进她的家里,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好啊,过来,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厉九珩收回收,将她的手机背在身后,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

    沐暖暖站在门边没动:“你先把衣服穿好。”

    她门口是有监控的,量他也不敢乱来。

    厉九珩听了她的话,点了点头说道:“行。”

    然后,他就吹着口哨进了沐暖暖的卧室。

    沐暖暖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进去。

    让一个陌生男人进她的卧室,比吃苹果的时候吃出半个虫子还恶心。

    不管怎么样,过了今天一定要搬家!

    不到两分钟,厉九珩就从她房间里出来了。

    穿着黑白短袖和长裤,一副居家的模样,布满疤痕的身体被遮住,单看他那张脸,竟然有几分爽朗阳光的感觉。

    厉九珩大喇喇的往沙发上一坐:“还站门口干嘛?过来聊聊啊。”

    “我就在这儿,我喜欢门口。”沐暖暖也没关门,就那样站在门边,一副绝不挪地方的模样。

    厉九珩似乎是愣了一下,整个人往后一靠,双臂分开,自然的舒展开来搭在与肩膀齐平的沙发靠背的上方。

    他打量了一下房间,像是在寻找什么:“你孩子呢?你和慕霆枭离婚之后,孩子也被慕霆枭抢过去了?”

    沐暖暖听他提到孩子,面色骤然一变:“你到底是谁?”

    关于慕沐,只有身边的人知道,别人压根都不清楚。

    “防备心挺强啊,很怕我?”厉九珩笑了起来,唇角上扬,眼神盯着她,看起来像是不怀好意。

    “你一没钱,又是个离过婚的女人,我图你什么?”厉九珩在她身上打量了个来回:“哦 ,长得还行,你是把我把你先-奸-后-杀?”

    这几个字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但是,沐暖暖心里却十分古怪的觉得他并不会做这种事。

    沐暖暖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厉九珩露出一副惋惜的神情:“不过我不对女人下手,让你失望了。”

    沐暖暖气极而笑:“你从哪里来的?”

    她严重怀疑这个人是从精神病医院里出来的。

    厉九珩闻言,面上的神情正了正,吐出两个字:“澳洲。”

    澳洲?

    沐暖暖当初烧了慕霆枭的别墅之后,在沈初寒的帮助下去了澳洲,这也是她唯一一次去过澳洲。

    而厉九珩之前还问她“你不认识我了?”。

    她仔细的打量着厉九珩,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她真的觉得厉九珩有点面熟。

    还没等她想起来两人到底是不是真的认识,她就听见身后响起一串脚步声。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警察先生,就是这里。”

    沐暖暖回头,就看见一个老婆婆带着警察往这边走了过来。

    老婆婆看见沐暖暖,一有关心的说道:“小姐,你没事吧?”

    沐暖暖认识这个老婆婆,是住在斜对面的,有时候出门遇到了还会打招呼。

    老婆婆一个人住,也不怎么上网,自然也不知道沐暖暖的那些事,只是看见沐暖暖也一个人,可能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对她尤其的和善。

    沐暖暖叫了她一声:“婆婆。”

    老婆婆走到她跟前,偏头进去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正朝这边看的厉九珩,她连忙将沐暖暖拉了出来:“你没事吧?之前我看见有人开了门进去,也没注意,下去溜弯的时候看见你的车不在,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你进去,来不及叫你,有小偷进去了吧,我就报警了……”

    沐暖暖摇头,心底十分感动:“我没事,谢谢婆婆。”

    “那个男人……”婆婆指了指房间里面。

    沐暖暖偏头,厉九珩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沐暖暖抿了抿唇:“我不认识他。”

    ……

    最后,厉九珩被警察带走了。

    不过为了做笔录,沐暖暖也跟着一起去了。

    “姓名?”

    “厉九珩。”

    “职业。”

    “犯罪心理学博士,刚从澳洲回来,还没去上班。”

    警察听到这里,笔下一顿。

    因为只是以普通的非法入侵住宅的名义,将厉九珩带到警局来,所以厉九珩和沐暖暖两人都是在大厅里做笔录。

    沐暖暖听到这里,愣了一下。

    她转头看了厉九珩一眼,厉九珩似乎是感觉到她的目光,转头冲她眨了眨眼睛。

    给沐暖暖做笔录的警员也听见了厉九珩的话,他起身走到另一个给厉九珩做笔录的警员身边小声和他耳语了一句什么。

    然后,那个警员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微妙。

    警员轻咳了一声,再次开口的时候,就变得客气了很多:“厉先生,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沐小姐的房间里?”

    “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了,开个玩笑。”厉九珩面带笑意,说得跟真的一样。

    沐暖暖转头瞪了他一眼。

    厉九珩看了沐暖暖一眼,拿出之前拍的那张照片给警员看:“呐,看看,我和她是‘朋友’,她还是因为我突然回来没告诉她,心里就那个……”

    厉九珩说到“朋友”两个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还朝警员点了点头,递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