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米阅读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戴面具的爱情 > 正文 第299章 好好的,突然就疯了
    第299章 好好的,突然就疯了

    半年多以前,因为慕老爷子的事,沐家极于撇清和沐暖暖的关系,害怕受到牵连,在没有通知沐暖暖的情况下,就直接登报解除了父女关系。

    沐家的人一向以自己的利益为重,他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沐暖暖也并不惊讶,也不会觉得有多受伤。

    毕竟,早就已经不报期望了。

    当时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在坐的又都是混娱乐圈,自然也关注过这件事。

    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是沐家害怕被沐暖暖牵连才想出的计策。

    虽然大多数人在面临当时的情况,都有可能会和沐立言做同样的事,但这种事到底不太光彩。

    这种行为自然也会被人看不起。

    而沐婉琪故意刺沐暖暖,讽刺沐暖暖的意味如此明显,傻子都看得出来。

    几个流量小花能混到今天也都不是简单角色,她们只是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

    沐婉琪也看了网上的报导,就更倾向于沐暖暖已经和慕霆枭分开了,至于上次在超市偶遇的事,她已经选择性的忘记了个干净。

    她本意是想刺沐暖暖几句,想看沐暖暖被她气得跳脚的样子,却不想现在被别人嘲笑了。

    她朝 那几个流量小花的方向看过去,冷冷的说道:“你们笑什么笑?”

    那几个流量小花也是被人捧着上来的,根本就不把沐婉琪看在眼里。

    娱乐圈里的人,没人是善茬,更何况还是女人。

    其中一个流量小花说道 :“这金鼎是你的地盘?我们开心想要笑一下,还得经过你的允许?”

    到底是演戏的,这话中带刺的话,被她说得不温不火的,特别的隔应人。

    “你以为你是谁啊,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沐婉琪说完,就扭头看向一旁的司承钰,似乎是想司承钰帮她说说话。

    娱乐圈里的人都知道,这半年来司承钰挺放飞自我的。

    先是和盛鼎传媒解约,然后又找了个名声烂得臭水沟一样的女人当女朋友,风评每况愈下,拿到的片子也很烂,但是身份却没有减多少。

    司承钰并没有要帮沐婉琪说话的意思,他只是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说道:“我也有点事要先走了。”

    司承钰说完,就转头看向沐暖暖,语气温和:“暖暖怎么走?我开车送送你?”

    刚刚还叫“沐小姐”,这会儿就直接叫“暖暖”。

    这样亲近的称呼改变,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之前沐暖暖和司承钰的绯闻。

    这两人可能真的有这么一段。

    沐暖暖敢肯定,司承钰是故意的。

    他知道她和沐婉琪水火不容,故意这样做,就是为了拉沐婉琪对她的仇恨值。

    “我和司先生没那么熟。”沐暖暖说完,也不多留,就直接往外走。

    转身的时候,她注意到沐婉琪看她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撕了她。

    沐暖暖觉得司承钰这人完全就是个神经病。

    好好的,突然就疯了。

    不在乎名声,也不在乎自己的演艺事业,像是完全的自我放弃,还自己给自己挖坑。

    沐暖暖前面一走,秦水珊也跟着走了出来。

    她今天格外的八卦:“你和司承钰是不是有过一段?”

    沐暖暖斩钉截铁的否认:“没有。”

    秦水珊和沐暖暖合作这么久,多少也知道一点沐暖暖的性格,她能这么干脆的说没有,就肯定是没有。

    但她还是有点好奇。

    “那你和……”

    沐暖暖停下脚步,打断她的话:“你和许暮寒什么关系?你之前为了他还和慕……晤……”

    沐暖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水珊捂住了唇。

    沐暖暖伸手想将她的手臂推开,可是她的力道太大,压根推不开。

    沐暖暖也不挣扎了:“晤?”

    见秦水珊一脸巴不得马上就去自杀的神情,沐暖暖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两人的正对面,许暮寒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

    那……她刚刚说的话,许暮寒是不是听见了?

    沐暖暖转头看向秦水珊。

    秦水珊瞪她一眼,转身就落荒而逃。

    沐暖暖:“……”

    沐暖暖有些尴尬,但还是主动出声和许暮寒打招呼:“许先生。”

    “沐小姐。”许暮寒十分公式化的朝沐暖暖颔首,打了声招呼。

    不过 ,在沐暖暖转身要走的时候,许暮寒突然出声叫住她:“沐小姐,你刚刚说……”

    “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你有什么事就去问秦水珊吧。”沐暖暖说完,也飞快的往外面跑。

    秦水珊没有等沐暖暖,已经开车走了。

    沐暖暖失笑,只好自己打车回去。

    她站在路边,忍不住又回头朝金鼎的大门看了一眼。

    今晚没有遇见慕霆枭。

    在回头的时候,她发现面前无声无息的停了一辆黑色汽车。

    沐暖暖眼睛一亮,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慕霆枭。

    只是,当车窗降下来,沐暖暖看清楚车里的人是谁之后,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沈初寒一只手臂搭在车窗上,笑得意味深长:“暖暖,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沐暖暖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

    有些人是最经不起念叨的,一念叨就会出现在眼前。

    也有可能是她不该来金鼎。

    金鼎是沪洋市最高级的会所,有身份的人基本都会经常出入这里,所以她今天来一次,就遇到了这么多老熟人。

    沈初寒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他伸手在车窗上敲了几下,慢条斯理的说:“也算是老朋友了,这么久不见,不要这么冷漠。”

    “改天吧。”沐暖暖抿了抿唇说道:“改天请你吃饭。”

    “我是那种缺一顿饭的人?”沈初寒面上笑得温和,但说出的话却并不那么好应付。

    沐暖暖还在琢磨着要怎么应付他,就听见沈初寒又出声说道:“过几天帮我个忙。”

    “什么忙?”沐暖暖神情警惕的看着他。

    沈初寒看穿她的想法,笑着说道:“放心,既不是杀人越货,也不是违背道德伦常。”

    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全都让沈初寒说了。

    沐暖暖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