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冰山一角

    沐暖暖掩面哭泣,但却在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的观察着慕擎风的反应。

    她注意到慕擎风的眼里闪过一抹厌烦。

    但是,下一刻,慕擎风却仍旧温和的出声安慰她:“这件事儿,我会找霆枭谈一谈的,你也不要太难过。”

    沐暖暖拿纸巾擦了擦眼泪,一脸感激的说:“谢谢慕伯父。”

    慕擎风笑了笑,没再说话。

    ……

    沐暖暖跟慕擎风从咖啡厅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慕霆枭。

    慕霆枭像是匆匆赶过来的,面色也有些紧张。

    在看见沐暖暖的时候,他的眼神在沐暖暖的身上停留了几秒,面色虽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沐暖暖却感觉到他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是不是都会有种奇异的默契。

    即便他还什么都没说,但他想表达的意思,你能领会到。

    但很快,她又感觉到慕霆枭身上的气息变得凛冽起来。

    他的目光在沐暖暖的脸上扫过,眼神冷得彻骨。

    沐暖暖想到自己之前才哭过,这会儿眼睛肯定是又红又肿。

    她抢在慕霆枭出声之前,上前一步,就猛的伸手在慕霆枭脸上狠狠的一巴掌。

    “——啪!”

    这一声巴掌的声音十分的清脆响亮。

    跟在慕霆枭身后的时夜,一脸震惊的看向沐暖暖。

    而站在沐暖暖身旁慕擎风,眼里也闪过一抹诧异。

    慕霆枭似乎也被打懵了,过了好几秒,他才回过头来,眼神锋利如刀的看着沐暖暖:“你那敢打我?”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你带走了我的女儿,你简直就是没有人性!”沐暖暖的一双眼睛里盛满了恨意,似是狠不得再往他脸上扇一巴掌。

    慕霆枭的眼神微闪,但很快他又垂下眸子,遮住眼底的情绪,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我的女儿,我想带走就带走,还要经过你的允许吗?”

    他说完,勾了勾唇,冷声道:“时夜。”

    时夜会意,朝身后的保镖挥了挥手,保镖就立即上前抓住了沐暖暖。

    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慕擎风,在此时出声说道:“霆枭,暖暖到底是你孩子的母亲, 她会情绪失控,也只是因为太担心孩子了,让你的人住手。”

    慕霆枭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了一声:“放开她。”

    慕擎风见状,朝沐暖暖点了点头:“你先回去吧。”

    “谢谢,慕伯父再见。”沐暖暖满脸感激的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慕霆枭看都没看沐暖暖一眼,只转头看向慕擎风:“我有事和你谈。”

    “车里谈吧。”慕擎风说着,就率先上了车。

    慕霆枭这才趁慕擎风转身的空隙,朝沐暖暖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耳边传来车门关上的声音,慕霆枭这才跟在后面上了慕擎风的车。

    慕擎风出声问他:“你到底把孩子藏哪儿去了?暖暖毕竟是孩子的母亲,你让她见一见也并不过份吧?”

    慕霆枭冷笑着说道:“孩子不是我让人带走的,就算是我让人带走的,我也不会让她见孩子,当初会和娶她,也不过是为了查母亲的事。”

    慕擎风闻言,一脸疑惑的问道:“那还能有谁,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将孩子带走?”

    “当年,那群绑匪不也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将我和母亲绑走的?”慕霆枭唇角的弧度不断的加深,但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意。

    “你在怀疑我。”慕擎风说的是陈述句。

    他似是叹了口气,然后才幽幽的说道:“霆枭,我知道你一直对于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可那就是一场意外而已,你非要一直查,查了这么多年又有什么呢?现在你过得不好吗?慕氏交到你手里,你打理得那么好,慕家也太太平的,这多好啊?”

    慕霆枭早就听惯了他的这种话,他并不理会慕擎风。

    慕擎风也不生气,而是耐着性子说:“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查了,这样对大家都好,大家都要向前看才好,你的女儿说不定也很快就能找到。”

    他最后一句话,很明显是带着威胁的意味。

    慕霆枭攥紧双手,整个人紧绷着 ,但仍是一句话没有说。

    慕擎风今天找沐暖暖来,无非就是试探沐暖暖对于慕家的事知道多少。

    然后再试探一下沐暖暖和慕霆枭的感情如何。

    如果可以的话,慕擎风不会放过什么样一个能利用的人

    见慕霆枭一直不说话,慕擎风就以为慕霆枭是将他的话听了进去。

    慕擎风语重心长的继续说道:“现在你和暖暖也分开了,慕家不能没有少奶奶,你看着有喜欢的可以带回来看看,不然呢,我也可以让人给你物色一下……”

    “不用了。”慕霆枭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的说:“管好你自己吧。”

    慕霆枭说完,就拉开车门下车离开了。

    慕擎风坐在车里,看着慕霆枭上了他自己的车,神色里露出一丝得意,随即便笑了起来。

    ……

    慕霆枭回到自己的车里, 伸手将领带拽了下来,然后十分暴戾的在车窗上砸了一下,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在前面开车的时夜被吓了一跳,有些庆幸的想,还好这车窗装的是防弹玻璃,不然哪里经得起慕霆枭这暴力的一砸。

    慕霆枭砸完车窗,往椅背上一靠,极尽隐忍的从牙缝里憋出三个字:“老狐狸!”

    时夜知道他骂的是慕擎风。

    现在基本已经能确定了,慕沐就是被慕擎风派人带走的。

    而他故意从司承钰的帐户上划钱,就是为了让慕霆枭知道,这件事是他做的。

    可是,慕霆枭知道这件事是他做的之后,并不能将他怎么样。

    因为慕沐在他手里。

    慕霆枭只能被动的,被慕擎风安排。

    慕擎风的意思很明是,只要慕霆枭放弃的查母亲的事,他才会将慕沐还给他们。

    否则……

    时夜微微叹气,他对慕家的事知道得也少。

    但是现在发生的这些,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而已。

    他知道慕霆枭这么多年来都在查他母亲的事,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