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你别无选择

    孩子不见了,沐暖暖根本就没有休息的心思。

    而且,她心里十分笃定,是慕霆枭将孩子带走了。

    在悉尼她没有仇人,而她身边的人都是慕霆枭的人,除了慕霆枭没有人能在她才生完孩子的时候,就将孩子带走。

    上一刻还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里,一觉醒来就发现孩子不见了。

    沐暖暖有崩溃:“慕霆枭,我求求你了,你把孩子还给我,她才刚出生,还那么小……”

    慕霆枭从来没看见过沐暖暖这副样子。

    就算从前她被沐家的人欺负得那么过份,也没见她哭过。

    他一向冷静的眼里,罕见的闪过一抹惊慌 。

    好半天,他才找回自己声音:“沐暖暖,你冷静一点听我说。”

    “我不,我只要孩子。”沐暖暖摇头,泪如雨下。

    慕霆枭觉得自己的喉咙里像是堵了坨棉花似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孩子不是他带走的,可是孩子不见了。

    沐暖暖哭得厉害,引来了护士。

    “怎么回事儿?刚生完孩子哭什么?”

    慕霆枭抬眼看向护士,护士被他这冷冷的一眼吓得缩了下脖子,连忙转身出去了。

    最后,慕霆枭让医生给沐暖暖打了针镇定剂,才让她入睡。

    沐暖暖躺在病床上,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即便是睡着了,眉心也紧紧的皱着。

    慕霆枭伸手,在她眉心轻轻的按压着,直到她皱起的眉心终于平缓下去 ,他才伸手替她拨了一下沾在脸上的头发,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沐暖暖的预产期其实是在一个星期之后,所以他计算好了时间提前过来。

    但没想到,沐暖暖会提前一个星期生孩子。

    叩叩!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轻而规律的两声。

    慕霆枭知道,来的人是时夜。

    他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沐暖暖,这才起身朝外面走。

    沐暖暖住的是高级病房,外面还有一个小厅 。

    进来的人的确是时夜。

    不等慕霆枭出声,时夜就已经面色凝重的说道:“之前说的那个脚底有胎记的孩子我查过,的确不是你和少夫的孩子,这间医院今天的新生儿我全都查了……没有找到你和少夫人的孩子。”

    最后几个字,时夜的音量很明显的小了下去。

    慕霆枭捏紧双手,力道大得让他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一旁的时夜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半晌,慕霆枭阴沉着嗓音问道:“还有呢?”

    时夜看了慕霆枭一眼,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我查过监控,都没有问题,我怀疑,孩子是从手术室里面就被掉了包,被人偷走了,也就是说,很早就有人盯上少夫人。”

    他能查的都查了,最后也只能从根源想问题。

    也许是在手术室的时候,孩子就已经被人掉包偷走了。

    那个人掉包换走孩子的人,故意用了一医院里的另一个孩子掉包,意图很明显,就是要让 他们发现孩子被偷走。

    时夜说完,就小心的去注意着慕霆枭的反应。

    慕霆枭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整个人紧绷得像是一张拉紧了的弦,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但慕霆枭没砸东西,也没说话。

    他起身走了出去。

    时夜有点担心慕霆枭,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在时夜反手关上门的时候,就听见一旁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时夜转头一看,就看见慕霆枭拳狠狠的砸在了墙上, 手骨上已经破皮渗出了血迹。

    但他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一拳又一拳的往墙上砸。

    “少爷。”

    时夜叫了他一声,想阻止他。

    但他哪里会阻止得了暴怒当中的慕霆枭,他的手才碰到慕霆枭,就被慕霆枭甩了出去。

    慕霆枭是练过的,时夜狠狠的摔在地上,有那么一瞬间痛得动弹不得,索性直接在地上躺着。

    这半年多,慕霆枭像个机器似的不停的工作,他作为慕霆枭的特助,自然也转个跟个螺旋似的没停下来休息过。

    原本以为,这次跟着慕霆枭来悉尼,慕霆枭和沐暖暖会和好,这样他也可以有休息的时间,日子好过一点。

    没想到,不仅没有好过一点,反而是雪上加霜。

    ……

    直到沐暖暖出院的那天,她也没有再见到自己的孩子。

    从最开始的失去理智,到现在沐暖暖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

    车里。

    “等你坐完月子,我们就回沪洋市。”慕霆枭的声音打破了车厢里的安静。

    沐暖暖懒懒的靠在椅背上,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这就是你的目的?为了逼我回沪洋市,就带走了我的孩子?”

    慕霆枭没有说话。

    沐暖暖转头,看着慕霆枭一副有隐忍着怒气的模样,勾了勾唇,语带嘲讽的说:“怎么,被我说中了你的想法,你就生气了?”

    半年多不见,慕霆枭的脾气并没有变好,但他的耐心却变好了。

    这几天不管她怎么惹怒他,激怒他,他都没对她发过脾气。

    这都有点不像她认识的那个慕霆枭了。

    但是,慕霆枭对她越有耐心,沐暖暖就越觉得,这是慕霆枭心里有鬼才会这样做。

    她想不出来,除了慕霆枭以外,还有谁会想带走她的孩子。

    半晌,慕霆枭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你不回沪洋市,你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孩子。”

    如果这样的误会,能让沐暖暖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回沪洋市,他就这样继续误会下去吧。

    他看得出来,在沐暖暖心里,把孩子看得比他还要重要。

    如果孩子没有被人偷走,他们现在可能已经和好如初了。

    即便不能和好如初,也不会如此冷语相向。

    倘若沐暖暖知道孩子是被别人偷走,慕霆枭能肯定,沐暖暖绝对不会和他回沪洋市。

    孩子还没有找回来,但沐暖暖他一定要将他带回去。

    他现在后悔了,当初就不应该放任沐暖暖一个人逃走。

    慕霆枭的语气听起来近乎冷酷。

    沐暖暖气得发抖:“你终于肯承认了?”

    “是。”慕霆枭转头看她,嗓音冰冷:“你除了跟着我回沪洋市,别无选择,不然,你一辈子都别想见到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