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自己过来

    奶茶店旁边有间公共卫生间。

    沐暖暖背着包走了进去,刚关上隔间的门,就听见卫生间跟前的马路上有汽车停了下来。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脚步声。

    以及,熟悉的声音。

    “如果消息属实,少夫人应该就是在这里。”

    这声音是时夜的,沐暖暖听得多了,自然就听得出来。

    只是,听了时夜的话,沐暖暖的一颗心也紧跟着提了起来。

    听时夜话里的意思,慕霆枭来了?

    下一刻,她就听见了慕霆枭熟悉的淡漠嗓音:“进去搜。”

    她火烧别墅只是昨天的事而已,再听见慕霆枭的声音,却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沐暖暖靠在厕所隔间的门板上,神色紧张的听着他们的脚步声离开,这才立刻上了厕所,从里面跑了出来。

    她一出来,就看见那辆熟悉的劳斯莱斯停在路边上。

    扭头朝另一边看去,发现慕霆枭正带着人和秦水珊撞了个正着。

    秦水珊是对着沐暖暖这边的,而慕霆枭那群人是背对着沐暖暖的,所以他们并没有看见沐暖暖。

    秦水珊看见沐暖暖,眼神闪了闪。

    沐暖暖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就躲在了车后面。

    她听见慕霆枭出声问秦水珊:“见过沐暖暖吗?”

    秦水珊抬了抬眼皮,朝沐暖暖刚刚站着的位置看了一眼,环抱着双臂挑衅的看向慕霆枭:“看到了又怎么样?没看见又怎么样?”

    慕霆枭冷笑一声:“我虽然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但不代表我不打女人。”

    秦水珊闻言,面色微变。

    “你……”她没好气的说道:“我没有看见过什么沐暖暖,又不是我老婆,谁帮你看着。”

    沐暖暖躲在汽车后面,忍不住在心里给秦水珊点了个蜡烛。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沐暖暖也能感觉到低气压-在蔓延。

    慕霆枭的声音已经有些阴沉:“是吗?”

    沐暖暖探出头,看见秦水珊白着一张脸往后退了两步,声音微颤的说道:“沐暖暖已经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幸好沐暖暖一早就猜到秦水珊撑不住,在秦水珊开口的时候,沐暖暖就已经快速的从车后边绕过去蹿进了一条小巷子里面。

    等慕霆枭一行人回头的时候,车后面早就已经没有了沐暖暖的身影。

    慕霆枭四下张望,随即沉声说道:“找。”

    时夜闻言,就带着保镖去找沐暖暖去了。

    保镖都离开了,只剩下慕霆枭一个人还站在原地。

    慕霆枭能感觉到沐暖暖就在这周围。

    上午的时候,顾知衍给他打电话,说有人寄了个奇怪的东西到盛鼎传媒,收件人旁边写了“xn”两个字母,就猜测是寄给慕霆枭的。

    慕霆枭去盛鼎传媒拆了快递一看,里面那个盒子和那支钢笔, 除了沐暖暖还会有谁会寄给他?

    昨天他和顾知衍打了一架,人也冷静了下来,也想到沐暖暖不可能是自杀,一定是逃跑了。

    但是,没看到沐暖暖本人,他还是会觉得不放心。

    直到看见那个快递,慕霆枭的一颗心才重新落回了肚子里面。

    沐暖暖是真的逃了。

    没过多久,时夜就带着保镖回来了。

    “少爷。”时夜走到慕霆枭跟前,看着慕霆枭眼里隐含着的一丝期待,还是如实说道:“没有找到少夫人。”

    他说完,就垂头不去看慕霆枭的表情。

    慕霆枭一整晚没睡,早上收到那个快递就来了精神。

    他们也以为到了这里就一定会找到沐暖暖,结果却并没有找到她。

    不远处,沐暖暖从悄悄的转身离开。

    这世上,只要你有心,找一个人和躲一个人,都是很容易的事。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沐暖暖去了汽车站,刚好赶上最后一班开往临市的大巴车。

    四个小时的车程,沐暖暖昏昏欲睡的到了临市。

    下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沐暖暖先是拿着秦水珊给她的卡去取钱,然后才找地方吃饭。

    饭馆里播的仍是和慕家有关的新闻。

    “据悉,昨日沪洋市慕家少奶奶放火烧别墅自杀,至今没有找到尸体,别墅也烧毁严重,相关人士称,慕家少奶奶可能已经在那场大火中丧生……”

    沐暖暖有些意外。

    她明明还活着,可从报导上看来,似乎是专门有人将舆论往“她在大火中丧生”这个观点上引导。

    难道是慕霆枭?

    慕霆枭知道她的想法,所以顺水推舟,让媒体往这方面报导?

    慕霆枭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沐暖暖无从得知。

    离开了沪洋市,沐暖暖心里也跟着放松了一点,慕霆枭总不可能今天还能找过来吧……

    然而,事实证明 ,沐暖暖还是想得太天真。

    慕霆枭是个说一不二的人,雷厉风行的果决在寻找沐暖暖这件事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晚,睡到半夜的时候,沐暖暖听见走廊上有响动。

    有脚步声,也有说话声。

    沐暖暖警惕的起身,贴着门听了一阵,就走到了窗边。

    她住的是三楼,跳下去是不可能的。

    难道要像电影里拍的那样,将床单撕了当绳子吊着下去逃跑?

    她可以冒险,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冒险。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房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

    紧接着,“啪”的一声,房间的灯被打开。

    沐暖暖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刺眼的灯光,伸手挡了下眼睛。

    等她适应了眼前刺眼的灯光,扭头看向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慕霆枭修长挺拔的身影。

    “沐暖暖。”

    他站在门口,白炽灯的灯光明晃晃的照在他线条分明的脸上,透着一股浸骨的冷感, 一双眼睛黑漆漆的仿佛丛林里终于抓捕到猎物的凶猛野兽。

    沐暖暖知道,自己的逃亡结束了。

    不过三十几个小时,就被慕霆枭找到了。

    可是她还是有些不甘心,站在原地没有动。

    慕霆枭不急不徐的开口:“自己过来。”

    沐暖暖不想过去。

    可是, 她不过去又有什么办法呢?

    沐暖暖朝他走了过去,慕霆枭勾唇,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转身朝外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