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离开沪洋市

    时夜疼得倒吸一口凉气,但还是没有还手,任由慕霆枭打他。

    顾知衍在这时候也赶了过来,他一把抓住慕霆枭的手臂:“霆枭,你冷静一点!”

    慕霆枭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哪里还听得进顾知衍的话,连带着顾知衍也一起揍。

    顾知衍家里从前是在道上混的,顾知衍身手不俗,但也经不住失去了理智的慕霆枭揍。

    最后,两人身上都挂了彩,累得打不动了,就直接躺在了烧得焦黑的的灰堆里。

    两人打架的时候,时夜也没有拦他们,只是带着人将别墅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

    和预料当中一样,没有一点痕迹。

    这场大火烧得很干净。

    时夜走到慕霆枭身旁,声音有些低哑:“没有找到少夫人。”

    时夜说完话,已经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但预想当中的拳头并没有落下来。

    慕霆枭听了他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焦黑的天花板,仿佛没有听见时夜的话。

    时夜转头去看顾知衍。

    顾知衍伸手抹了下自己的唇角,撑着身子粗鲁的往旁边的灰堆里吐了一口血水:“别管他,让他发疯吧,妈的,老子都要爬不起来了,时夜快扶我一下……”

    时夜走过去把顾知衍扶了起来。

    顾知衍摇晃了下-身子才站稳。

    慕霆枭刚刚是下了狠手,要不是他练过,还能和慕霆枭过过招,不然就这会儿已经在急诊室了。

    牵扯到了伤处,顾知衍倒吸了一口凉气,凑到时夜旁边小声说:“让你家少爷冷静一下,不用管他。”

    时夜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还是点了点头。

    顾知衍被时夜扶着往外走,就看见有记者正背对着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别墅做直播采访。

    顾知衍连忙绕道从另一边坐进了车里。

    但时夜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记者眼尖的看见了时夜,就围了上来。

    “请问您是慕少爷的手下吗?慕少夫人还在里面吗?她是畏罪自杀吗?”

    “我刚刚看见慕少爷进去了,他在里面做什么,什么时候出来?”

    “听说慕少夫人在今天收到了法院传票,她在今天选择自杀,是不是就证明,的确是她把慕老爷子推下楼梯的?”

    “……”

    记者的问题都围绕着沐暖暖的 ,一个比一个尖锐。

    时夜只冷淡的说:“无可奉告。”

    随后,就有保镖过来将记者撵走。

    ……

    沪洋市北边的一片城中村里,一家破旧的的面馆里。

    沐暖暖坐在餐桌前,面前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她抬眼看着电视里正播放的新闻。

    “今日中午,本市一栋位于半山腰的别墅起火,据可靠消息,这栋别墅是慕氏继承人慕霆枭的房子……”

    随后画面一转,是记者在别墅现场的采访报导。

    跟随着镜头,沐暖暖看见那栋曾经光鲜奢华的别墅,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镜头里出现了时夜的身影。

    一向西装革履的时夜,在镜头里也是一副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

    沐暖暖想,时夜大概是因为带人到别墅里去找了她,才会这副模样。

    任由记者犀利的提问,时夜只是淡漠而冷静的说道:“无可奉告。”

    慕霆枭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而时夜也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特助,他的能力也远比做一个特助要强。

    面馆的老板是个中年人。

    见沐暖暖在看新闻,也坐到一旁啧啧两声说道:“这有钱人家啊,就是是非多,听说那姑娘也才二十出头?我家上大学的闺女也就这个年纪,唉,真是可惜了……”

    沐暖暖闻言,伸手将头上鸭舌帽的帽沿拉低了几分,拿起筷子开始吃面。

    漫不经心的开口:“我看上面有人说那个女人是畏罪自杀。”

    老板自然而然的接了话头:“多大的罪想不开要自杀啊,你是说慕老爷子那事儿吧?听说慕老爷子也没死啊,这种情况顶多判个几年吧?”

    沐暖暖吃了一口面条,搅着面条说:“那可不一定,万一慕家的人觉得把她关几年,并不能平息怒气呢?再加上慕家权大势大,最后这姑娘什么结果还不是慕家人一句话?”

    “不会这么狠吧,再怎么说也是那个慕少爷的媳妇……”

    沐暖暖笑了一声,不说话了。

    沐暖暖吃完了面,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

    正是慕霆枭宝贝得不得了,锁在抽屉里的那只装着钢笔的盒子。

    她很少看见慕霆枭会这么宝贝什么东西,之前上楼倒汽油的时候,她想了想还是不太忍心,就拿了出来。

    保剑柜的密码也很简单,就是用的慕霆枭的生日,她试一次就打开了。

    沐暖暖笑着将钱递给了老板:“老板,收钱。”

    老板收了钱:“诶,等着我给你找钱。”

    面馆旁边刚好是寄快递的地方。

    沐暖暖拿着盒子走了过去:“寄快递。”

    小门面里摆满了快递,老板头也不抬:“寄哪儿?”

    沐暖暖慢吞吞的说:“同城,盛鼎传媒。”

    “十块钱。”老板看了沐暖暖手里的东西 ,递了一张快递单给她。

    沐暖暖将盒子装好,在收件人那一栏里写了顾知衍三个字,最后又添了“xn”两个字母。

    字母很小,不太起眼。

    她放了一把火烧掉别墅,不是为了制造自己自杀的假象,而是为了逃出来。

    慕霆枭那么聪明,自然不会像外界那些人一样,以为她死了。

    所以,她也没有好隐瞒的。

    只是接下来,要费点心思躲慕霆枭了。

    慕霆枭肯定会派人找她。

    而慕老爷子的那个案子,也会因为这场大火导致她生死不明,而被暂时搁置。

    一切都能有条不紊的进行,都在计划之中。

    只是……

    沐暖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这个孩子却是个打乱她计划的存在。

    现在月份还小,冬天穿得厚也看不出来什么。

    过几个月,月份大了,做什么都不方便。

    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沪洋市,让慕霆枭找不到她。

    她不是很有把握能躲过慕霆枭的搜捕,但是她既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就没有了回头的余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