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火烧别墅

    慕霆枭依旧是肃沉着一张脸,沉默着走了过来。

    沐暖暖勾了勾唇,将法院传票随手丢在一旁的桌子上:“所以,接下来我只要待在这个鸟笼子里等待开庭的那天,站在被告席上,任由你们慕家这群人诋毁就行了,是吗?”

    慕霆枭站在她面前,气息凛冽,压迫力十足。

    随即缓缓启唇说道:“不会。”

    沐暖暖有一片刻的怔愣。

    慕霆枭注视着她,又重复了一遍:“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沐暖暖笑了笑:“随你怎么说。”

    反正她已经不相信慕霆枭的话了。

    事到如今,她不会再像个傻子一样去盲目的相信慕霆枭了。

    昨晚她还觉得稀奇,慕霆枭怎么会突然回家睡觉。

    原来是今天会有法院的传票寄过来。

    ……

    吃过早餐,慕霆枭又出门了。

    也许是去公司,也许是去医院。

    反正最近慕霆枭都有办不完的事。

    沐暖暖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看着慕霆枭上车离开,才拿出手机给沈凉打电话。

    “小凉,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你说。”沈凉对她一向是有求必应。

    而沐暖暖也不会向沈凉提过份的要求。

    “找记者或者狗仔来慕霆枭的别墅。”

    沈凉一听她要找记者,心底一紧,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暖暖,你要干什么?”

    “我有自己的打算。”沐暖暖顿了顿,又说:“你别担心,我有分寸。”

    沈凉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再多问。

    挂了电话,沐暖暖静坐了一会儿,就开始在房间里摔东西。

    她将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她砸东西的动静将佣人引了过来。

    房间里满地狼藉,沐暖暖手里举着一个台灯,正要砸到地上。

    她冷着一张脸,神情里的凛冽坚决,让佣人们想到了慕霆枭。

    沐暖暖将手里的台灯猛的扔到地上。

    砰——

    台灯四分五裂。

    随后,她才抬头,一双猫眼里看不出情绪,只冷声道:“不准进来。”

    佣人一听她这样说,哪里还敢进来,只是神情紧张的看着沐暖暖,生怕她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举动。

    少夫人要是有点闪失,她们这群佣人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佣人连忙出声安抚沐暖暖:“少夫人,你冷静一点,我们不进来。”

    这时,胡婶闻声走了过来。

    看见房间里的狼藉,胡婶也惊了惊:“少夫人,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我打电话给少爷,让他回来再说?”

    “不要给慕霆枭打电话。” 沐暖暖往前走了两步,错开地上的碎渣:“你们都谁都别管我,也不准给他打电话,我现在很烦,也不想看见你们,你们全都给我出去。”

    胡婶面色为难的叫了一声:“少夫人。”

    沐暖暖蹙眉看她:“你也出去!”

    胡婶还从来没见过沐暖暖这副蛮不讲理的样子。

    她来别墅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沐暖暖发这么大的脾气。

    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胡婶也就理解了沐暖暖的心思。

    胡婶扭头吩咐佣人:“都出去。”

    胡婶带着一群佣人出了别墅,去了院子里面。

    天气还冷,沐暖暖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看着那群女佣在院子里瑟瑟发抖,也看见有保镖再给慕霆枭打电话。

    她的时间不多。

    沐暖暖去衣帽间找了一套冬季加厚款的运动服换上,还找了顶鸭舌帽,又 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户口本能、护照等东西全都装到了一起,然后背着包下楼。

    她背着包去了厨房。

    厨房后面有个杂物间,杂物间有个后门,这个门是佣人用来运食材的。

    但这个后门也有保镖看守。

    沐暖暖将包放在了杂物间,在杂物间里找到了一箱汽油,把后门锁好之后,就走到大厅,将大厅的门也关上,并在里面锁上。

    虽然不知道慕霆枭让人在家里放汽油有什么用,但反正对现在的她来说,用处很大。

    沐暖暖将汽油提上二楼,从走廊一点一点慢慢的开始倒,最后回到了大厅。

    她点燃了打火机,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门外已经有保镖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会儿正在敲门。

    “少夫人!少夫人您还好吗?”

    沐暖暖没有再犹豫,直接将打火机往倒着汽油的沙发上一扔,沙发一下了就燃了起来。

    轰的一声,一直燃到了二楼,火势很旺。

    沐暖暖快速的回到了厨房后面的杂物间,找到自己的包背上,躲在门后。

    因为火是从客厅的沙发燃到二楼走廊,起火的位置属于别墅的中心,所以过了七八分钟,火势已经烧得特别旺的时候,那些保镖才开始砸门。

    保镖人数很多,有人从大厅砸门进去,也有人砸后门。

    后门看守的保镖不多,很快就将门砸开,全都冲了进去。

    最近慕老爷子的事,网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别墅里的佣人和保镖全都知道。

    而沐暖暖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崩不住了想自杀,在他们看来也很正常。

    所以,保镖自然而然的就觉得,沐暖暖点火烧别墅是为了自杀。

    他们砸开门就全部冲进了别墅里面。

    沐暖暖看准时机,趁他们不注意,就偷偷跑了出去。

    慕霆枭的别墅是建在半山腰上,沐暖暖怀疑他建别墅的时候,就已经将这片地都买了下来,因为附近没有其它别墅。

    这也方便了沐暖暖逃跑。

    她躲进树林里,冷眼看着保镖和佣人全都冲进了别墅,却因为火势太大全都跑了出来,别墅上方已经是青烟笼罩。

    这时, 两辆汽车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一群记者跑到了别墅大门口,开始疯狂拍照,又不住的问记者和佣人问题。

    场面一时变得十分混乱。

    沐暖暖勾了勾唇,转身沿着小路下山。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过去的二十几年,她在沐家已经忍耐够了。

    她忍耐沐家,是因为骨子里对萧楚荷有着的血缘亲情。

    慕老爷子的事情发生,她忍到现在,是因为她相信慕霆枭。

    可他们都让她失望了。

    或许慕霆枭并没有后撒谎,他并不会让她真的坐在被告席上被慕家的人诋毁。

    但她不想用这种卑微的姿态,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