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一定有问题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对于从未犯过错,或者说是极少犯错的人,只要他们犯一点小错,就会被无限放大。

    而那种罪大恶极的人,只要做一件善事,也会被无限放大。

    大多数时候,人们对于恶人更有宽容之心。

    沐暖暖不太确定司承钰这个黑料的真实性,但她知道 ,司承钰的名声必然会遭遇到重创。

    毕竟是她粉了这么多年的演员,沐暖暖的心情有些复杂。

    一路上,沐暖暖的情绪都有点低落,回到家里,她忍不住开口问慕霆枭:“这事儿是真的吗?”

    沐暖暖突然有点明白,当初司承钰让人偷拍带着她一起上热搜的时候,慕霆枭为什么还想着要给司承钰机会了。

    因为此刻的她,就和那时候的慕霆枭一样。

    抛开慕霆枭表哥的身份,司承钰作为她粉了七八年的演员,她实在不愿相信他竟然会虐杀小动物。

    她大学有个室友不喜欢小动物,看见小猫小狗都走得远远的,但也没见她对小猫小狗怎么样。

    心理学上有讲过,会虐杀小动物,是一种精神障碍的表现。

    如果这种扭曲的心理障碍不得到及时疏解,其迫害对象将可能从动物转换为人。

    简而言之,就是一种心理变-态。

    “真真假假,谁在乎?”慕霆枭显然对这件事不是很在意。

    他在意的是结果。

    他见沐暖暖拧着眉一筹莫展的样子,略微思索,便认真的说道:“这件事我以前没有听说过,真实性不能完全确定 ,但那些想对付他的人都是有备而来的,他们敢爆出这样的黑料,就不怕被人找到漏洞。”

    找不到漏洞……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是真的?”沐暖暖的面色微变。

    慕霆枭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拍了拍她的头:“回房休息一会儿吧。”

    他知道沐暖暖是司承钰的粉丝,这件事如果是真的,对她来说还是会有点影响。

    沐暖暖点了点头:“嗯。”

    她的确需要回房休息一会儿。

    经过慕嘉宸的房间的时候,沐暖暖停下脚步。

    之前一回来,慕嘉宸就回到了房间,说是这么久没住过了看里面还是不是原来的样子。

    这时,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暖暖姐?”慕嘉宸见沐暖暖站在门口,满脸惊讶。

    沐暖暖弯了弯唇,露出一个极浅淡的笑容:“我刚好路过,准备回房间。”

    慕嘉宸垂着眼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噢,你回房间有事吗?”

    沐暖暖仔细打量着慕嘉宸,才发现他的眼眶似乎有点红。

    她没有直接问他怎么了,而是说道:“我没什么事。”

    慕嘉宸很明显是有话想和她说的样子,但故作轻松的说:“那一起看电影吧?”

    “可以啊。”小孩子的心思是很难藏得住的,但沐暖暖并不戳破他。

    别墅里有放映室,只是沐暖暖平时一个人没什么兴趣去看。

    这还是第一次进去。

    里面的空间很大,沙发也很宽,两人一人抱着一盒薯片排排坐着,等着电影开始。

    电影是慕嘉宸选的,开始的时候,沐暖暖才发现放的是幼儿动画片……

    “咔擦。”

    沐暖暖往嘴里放了一块薯片:“你确定要看这个?”

    慕嘉宸抓起一把薯片往嘴里塞,含糊不清的说:“尊老爱幼知道吧?我们不能只考虑自己,也要考虑一下我侄子。”

    “侄子?”

    慕嘉宸指指她的肚子:“呐,他在这里。”

    “……”

    沐暖暖哭笑不得:“他现在还只是一个胚胎而已。”

    慕嘉宸将电影的声音关小了一点,一脸好奇:“那他听不见我们讲话?”

    “嗯。”

    沐暖暖低头,目光温柔的摸了摸自己还平坦的小腹,偏头看向慕嘉宸:“你想和我说什么?”

    “我哥和表哥的事,我都知道了。”慕嘉宸说完还叹了口气,一副小老头的样子。

    “嗯。”沐暖暖知道她还有话要说,也不打岔。

    “之前有说过的,我跟表哥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爸妈和我亲哥在一起的时间还多,我爸妈看起来挺恩爱的,我亲哥看起来人也挺温和的,但总觉得差点什么……”

    沐暖暖一愣:“差点什么?”

    虽然慕嘉宸的话听起来有点玄,但沐暖暖听得出来这是他心里所想的真心话。

    “我也说不清这种感觉……”慕嘉宸有点苦恼挠了挠头,突然跑到一边的花瓶里面抽了根仿真花。

    他将花举到沐暖暖跟前:“跟这花一样,很漂亮很逼真,但就是有点假。”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家里人都很假?”最后一个“假”字,沐暖暖说得很小声,因为她不确定慕嘉宸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他们仿佛都戴着面具。”

    慕嘉宸低着头,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两道眉头拧到了一起。

    沐暖暖不知道慕嘉宸的家庭情况,他爸妈的感情怎么样,她不清楚。

    但她知道的是,他哥哥司承钰肯定是有问题的。

    沐暖暖试探性的问他:“你看见网上你哥的新闻了吗?”

    “看见了。”慕嘉宸的面色变了变:“很小的时候,我们家有一条大白猫,我和表哥都很喜欢,它经常在我们两人的房间睡,但有天晚上它去了我哥的房间,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就看见它满身是血的躺在栅栏边上……”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 妈妈说,它是被隔壁家的德牧咬死的……”

    沐暖暖不忍再问,摸了摸他的头:“别想了,既然你-妈妈都说是德牧咬死的,那肯定就是了。”

    慕嘉宸摇头:“可是邻居家的姐姐说,她们家的德牧一直都是拴在院子里的,她不会撒谎的,她也很喜欢我们家的大白猫。”

    沐暖暖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慕嘉宸这个年纪是最叛逆的,却也是最敏-感的。

    他能敏锐的感觉到家庭当中,每一个亲人之间的关系变化。

    按照他的说法,除去已经被爆光黑料的司承钰,他父母的关系肯定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和谐。

    他们家,一定有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