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婚礼

    沈凉又给沐暖暖发了一个“冷漠”的表情:“我说认真的,反正现在你也是单身。”

    被沈凉这么一说,沐暖暖才想起结婚证的事。

    结婚证上是慕霆枭和沐婉琪的名字。

    她嫁给慕霆枭之后,到现在也没有见到过两个人的结婚证,所以她和慕霆枭都不知道那张结婚证的名字是谁。

    而那张结婚证的照片是司承钰发给沐婉琪的。

    沐婉琪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出现,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私生活多么混乱,但只要她还是慕霆枭法律上的妻子,沐暖暖和他在一起就注定是一个“小三”。

    沈凉说完,就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好像哪里不对。

    “不是,我的意思是……”沈凉试图解释一下。

    “没事。”沐暖暖反过来劝慰她。

    挂了电话,沐暖暖就去找了慕霆枭。

    慕霆枭没去公司上班,都在忙着处理沐暖暖的事。

    第一天是顾知衍出柜的新闻,第二天是两个娱乐圈明星大腕公布恋情。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这两天的爆出来的新闻,基本已经让网友转移了视线,明面上基本已经没有人再讨论沐暖暖的事。

    而这些曝光上热搜的全都是盛鼎传媒的明星。

    沐暖暖比谁都清楚,这都是慕霆枭的手笔。

    新闻是压下去了,剩下的就是结婚证的事情了。

    沐婉琪这几天也不好过,她一直被沐正修关在家里,不让她出门,也不让她去见司承钰。

    沐正修是个严谨的人,又十分明白沐婉琪的性子。

    要是在这个风口上把沐婉琪放出去,她肯定会去媒体的面前乱说。

    他现在只想要沐氏安宁,不想再招惹慕家。

    ……

    慕霆枭的书房门并没有关严实,沐暖暖轻轻一推,门就被推开了。

    她人还没有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慕霆枭的怒吼声。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当年母亲的事和你有关系吗?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需要去讨好沐正修?现在连我结婚证的事也要插手?”

    书房里只开了一盏小台灯,慕霆枭站在阴影处,嗓音冰冷彻骨。

    突然,他似有所感的抬头朝门口看过来,一眼就看见了沐暖暖站在门边的纤细身影。

    他顿了顿,直接就挂了电话。

    沐暖暖抬脚走过去:“我来问一下结婚证的事。”

    慕霆枭的眼阔微不可见的缩了缩,将怒意压下去,语气缓和了不少:“这件事你不用担心。”

    “我只是问一下究竟是什么情况而已。”沐暖暖现在的想法有点复杂。

    她心里肯定是喜欢慕霆枭的。

    知道她和慕霆枭并没有结婚证之后,她恍惚了一阵之后,竟然有种莫名的庆幸。

    没有结婚证,他们并不是被法律承认的夫妻关系,这样一来,如果哪天她想离开慕霆枭,也可以自由的离开。

    慕霆枭是个深不可测的危险男人,她选择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有了飞蛾扑火的绝悟。

    可是,这么突然的,她就有了一条退路……

    慕霆枭的定定的看着她,眸色渐深。

    沐暖暖原本是和他对视的,可却在他的注视下渐渐的有了心虚的感觉,仿佛慕霆枭已经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似的。

    沐暖暖心虚的别开脸:“不想说就算了。”

    “解决这次的事,我们举行婚礼。”

    慕霆枭的不急不徐的声音在昏暗的书房里散开来,他的声音进了沐暖暖的耳朵里之后,却并没有再散去,而是反反复复的敲打着她的耳膜。

    举行婚礼?

    沐暖暖有些呆滞的微张着唇:“什么?”

    “我们没有举办过婚礼,趁这段时间,你可以想一想,到时候我们要去哪里度蜜月,国内国外都可以。”

    慕霆枭的语气强硬,完全没有给沐暖暖拒绝的余地。

    但沐暖暖还是开口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到时候再说吧。”

    她现在对于这种事情兴趣缺缺。

    慕霆枭自然是感觉出来了,沐暖暖虽然并没有和他大吵大闹,也没有很伤心难过,但对于两个人之间的事,很明显不如从前那么上心了。

    话音落下,她就感觉到慕霆枭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

    沐暖暖最近几天不用去上班,也不用出门,就一门心思的抱着电脑写剧本。

    第二天一早,慕霆枭就出门了。

    沐暖暖也没问他去哪里。

    她写剧本写得累了,就下楼去倒水,顺便开了电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一打开电视,出现的就是正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沐婉琪。

    沐婉琪的面色看起来十分憔悴,煞白着一张脸像个大病初愈的病人似的。

    她前两天见到沐婉琪的时候,沐婉琪不还是好好的吗?

    “那张结婚证照片是我拍了上传的。”

    “我只是想进娱乐圈,想红而已。”

    “结婚证也是假的。”

    “沐暖暖是慕霆枭的合法妻子,是我自己想蹭热度想炒作……”

    沐婉琪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的麻木,表情僵硬而机械。

    其中一个记者大胆的提问:“请问沐婉琪小姐,你为什么会主动出来承认结婚证是你假造的,你是被什么人逼迫了吗?”

    沐婉琪瞪大眼,尖叫出声:“不是!结婚证就是我伪造的,照片是我拍的!沐暖暖是我妹妹,我不能这么做的!是我错了!”

    后面那些记者又问了一些问题,但沐暖暖都不是很关心了。

    她的注意力全放在沐婉琪的身上。

    以她对沐婉琪的了解,根本就不相信沐婉琪会知道错了。

    沐婉琪会到媒体面前去澄清这件事,肯定和慕霆枭有关系。

    只是不知道慕霆枭用了什么方法,让沐婉琪怕成这样。

    换了几个台,发现都在直播沐婉琪的采访。

    沐暖暖觉得没趣,就点播了一个老电影。

    电影看到一半,慕霆枭就回来了。

    他径直朝沐暖暖走过来,俯拨开她的刘海就要吻她。

    沐暖暖下意识的偏头躲开,慕霆枭动作一滞,还是吻了下去,嗓音是难得一见的温柔:“明天去试婚纱。”

    他一边说,一边将她搂进怀里。

    沐暖暖排斥偏头往后挪:“我的剧本没写完,有点忙。”

    “试完了再回来写。”

    “不行,我刚好有灵感。”

    慕霆枭的面色陡然一凛,捏着她的下巴,似乎已经是隐忍到了极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沐暖暖,你再拒绝我试试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