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米阅读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戴面具的爱情 > 正文 第154章 别挂电话,让她继续说
    第154章 别挂电话,让她继续说

    沐暖暖看着司机手里的那件灰色棉衣,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里漫了出来。

    她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就是突然觉得很难过。

    司机是个大叔,一看见沐暖暖哭了起来,他就着急的抓 了抓头:“你别哭啊,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沐暖暖破涕为笑:“谢谢,我不怕冷,您还要开车到很晚吧?我体质好冻一会儿没事的。”

    她现在是真的不冷,她的心里是暖的啊。

    司机大叔却以为沐暖暖是觉得他的外套不好看,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沐暖暖下了车,目送着出租车走远之后,才拿出手机给沈凉打电话。

    电话才打通,她就听见熟悉的铃声在附近响了起来。

    然后,她就听见了不远处响起沈凉的声音:“喂,你到了吗?”

    沐暖暖挂了电话,朝沈凉招手:“我在这里。”

    沈凉跑了过来,裹得像个粽子,手上还抱了件外套。

    “卧槽,美丽冻人啊,这他-妈都快零下十度了,你就穿成这样从宴会那边过来的?”沈凉话里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含糊,粗鲁的直接把手里的外套帮沐暖暖披上。

    沐暖暖吸了吸鼻子:“是啊,一路上大家都在看我,感觉自己可厉害了。”

    ……

    两人一起回到了沈凉的家里。

    她住家里的时间不多,所以家里有些乱。

    房间里的暖气很足,一进门沈凉就给她倒了杯热水。

    之前在小区门口沈凉没注意看,现在房间里灯光明亮,沈凉才发现沐暖暖眼眶通红。

    沈凉皱着眉在她旁边坐下:“你这怎么回事?”

    “啊?没什么事,就是之前下车的时候,司机大叔看我穿这么点,就要把他的外套给我,我太感动了。”

    沈凉见她不像是在开玩笑,就跟着点了点头:“这世上当然还是好人多。”

    说完,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有感而发:“陌生人的一点小举动就能让人特别感动,而身边的人一点小的过错,就会被不无限放大,不管他从前对你多好,那都没用。”

    沐暖暖问道:“你在说顾知衍?”

    “谁在说那个臭男人了?”沈凉冷笑一声:“呵,男人!”

    沐暖暖轻轻的往后一靠,没说话。

    “不开心就喝点酒吧,我们俩好久没一块喝酒了。”沈凉说着,就自顾自的去拿酒。

    沐暖暖:“……”

    她们上次还去酒吧喝过一次……

    ……

    沈凉爱喝酒,但不代表就是酗酒。

    该喝的时候就喝,工作的时候从来不喝,不是亲近的人,也不喝。

    沐暖暖就是被沈凉拉着学会喝酒的。

    两人喝完半瓶红酒,已经有些微醺。

    头靠着头的倒在沙发上说话。

    “我觉得顾知衍就是个贱人!”

    “嗯,慕霆枭也是。”

    “顾知衍他-妈的绯闻不断,还说他清白,当老娘眼瞎呢!”

    “嗯,慕霆枭……好像没有。”

    “顾知衍……”

    手机铃声打断了沈凉的话。

    她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一串陌生号码。

    沈凉接通电话:“干嘛?卖保险的?我不买!”

    电话那头响起低沉的男音:“我是慕霆枭。”

    慕霆枭?

    沈凉浑身一个激灵,酒意消失了一大半。

    她正要说话,电话那头的慕霆枭就出声道:“不要出声,我问你答,只觉得说‘是’或者‘不是’。”

    沈凉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哦。”

    然后她又有点懵逼,她为什么要听慕霆枭的话。

    慕霆枭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淡淡的出声道 :“顾知衍想做你的经纪人。”

    沈凉一下子就炸了:“他做梦!”

    “嗯。”

    沈凉这才想起来慕霆枭是自己的老板!

    “沐暖暖在你那儿?”

    沈凉看了一眼砸吧着嘴喝酒的沐暖暖,说道:“是。”

    “她自己打车过去的?”

    “不然还是你送她过来的?”说起这个沈凉还有点气。

    沐暖暖已经将宴会上的事,以及她的猜测都告诉沈凉了,沈凉是个直爽的性子,现在听慕霆枭的问话,就想怼他。

    慕霆枭像是没听出来她语气里的不善似的,直接说道:“别让她喝酒,早点睡。”

    “呵呵,已经喝半瓶了,我还有一柜子酒!”

    沐暖暖眯着眼睛凑了过来:“你在跟谁打电话啊?”

    微熏的感觉很不错,又没有外人在,沐暖暖相当的放飞自我。

    她凑过来靠在沈凉身上,说道:“我想起来了,慕霆枭虽然没有绯闻,可他心里有白月光啊!呵,男人!”

    电话那头是死一般的寂静。

    沈凉打了个寒颤,连忙伸手把沐暖暖往另一边推:“别说了。”

    沐暖暖说得起劲,继续往她那边凑:“我跟你讲,慕霆枭这种男人,能娶到老婆真的很不容易了 ,跟个不定时炸弹似的,比女人的更年期还可怕……”

    沈凉在心底默默的给沐暖暖点了根蜡,刚想挂了电话,就听见慕霆枭低沉的嗓音幽幽的响了起来:“别挂电话,让她继续说。”

    沈凉:“……”

    一边是一根手指头就能按死她的大老板,另一边是一起翻过墙打过架的好姐妹,她要怎么做?

    最后,沈凉还没想好到底要站在哪边,人家慕霆枭就找上门来了。

    沈凉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跟见到鬼似的:“大老板,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慕霆枭没有说话,而是越过她往里面看。

    沈凉让开一点位置,慕霆枭的视线宽阔起来,正好就看见穿着一身宽松家居服的沐暖暖蜷缩在沙发上,抱着酒杯喝酒。

    他的面色沉了沉。

    沈凉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打算为自己开脱一下。

    结果,慕霆枭像是忘记了之前说不要让沐暖暖喝酒的事,而是低头问她:“要脱鞋吗?”

    沈凉惊愕的点点头:“要……”

    慕霆枭闻言,弯腰脱了鞋,就进门朝沐暖暖走了过去。

    沈凉看着门口那双高级订制的皮鞋,一脸呆滞的眨巴了下眼睛。

    大老板进她家竟然还问要不要脱鞋!

    这样看来,好像也没那么可恨了!

    这么有礼貌一点也不霸道!可是沈凉觉得自己要黑转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