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买凶杀人

    一整天下来,沐暖暖都没在公司里见到沐立言。

    沐暖暖问一个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董事长今天没来公司?”

    同事四下看了一圈,神秘兮兮的说:“听说董事长出国去了。”

    沐暖暖闻言,面色微沉。这个节骨眼上,沐立言突然出国做什么?

    突然,她想到了之前自己对沐立言说的话。

    难道,沐立言是出国去请沐老爷子回来?

    她之前对沐立言说的那些话,算得上是决绝。

    沐立言虽然经商手段不行,但在牵扯到利益的时候,他还是能拎得很清。

    沐暖暖有些出神的想到了慕霆枭母亲的事。

    当年那桩绑架案,最后被定义为恶意绑架勒索,但最后因为惹怒了绑匪,所以导致绑匪撕票。

    可是,慕霆枭的母亲并不是简单的被撕票,而是被那些人侮辱致死。

    他们如果只是想要钱,慕家如果是真的想要救慕霆枭的母亲,怎么都不会让事情发展到那一步。

    那么,这件事就有两种可能。

    其一,那些人的目的一开始或许就是想要将慕霆枭的母亲置于死地。

    其二,慕家有人不想救慕霆枭的母亲,就是想让她死!

    当年那桩绑架案曾轰动一时,报纸上写的是找了几天才找到慕霆枭和他母亲,可如果绑匪只是想要钱,应该是主动联系他们,怎么都不至于找几天才找到。

    所有的细节和判定结果,压根都经不起推敲。

    她能想到的问题,别人也一定能想到,慕霆枭更能想到。

    大多数时候,人们遇到和自己不相干的事,就算有疑惑和不解也是想一想就忘记了,毕竟是和自己没关系的事。

    而慕霆枭不一样,那是他的亲生母亲,就在他的眼前,被一群男人侮辱……

    他这些年来,一定都活在仇恨与自责当中。

    所以,他身上才会有那么阴沉的气息。

    所以,他才不会在人前露面。

    所以,那次她被那两个男人绑走的时候,慕霆枭去救她才会下那么狠的手。

    他一直要将沐老爷子逼回国,是不是可以说明,沐老爷子和当年的绑架案也有关?

    “啪!”

    沐暖暖惊得手里的文件都掉到了地上,才回过神来。

    她好像知道慕霆枭想要做的是什么事了。

    ……

    中午的时候,沐暖暖给慕霆枭打了电话,约他一起吃午饭。

    慕霆枭竟然破天荒的推了。

    倒是慕嘉宸给她发微信:“暖暖姐,你中午吃什么?”

    “还没吃,你呢?”

    慕嘉宸给她发了一个“乖巧”的表情:“好巧,我也没吃。”

    沐暖暖失笑,她当然看明白这个小鬼头是什么意思了。

    “我去找间餐厅点菜,等你坐车过来刚好就能吃了,等下我把地址发给你。”

    沐暖暖的菜点完没多久,慕嘉宸就来了。

    他笑嘻嘻的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就皱眉说道:“没有暖暖姐做的好吃。”

    沐暖暖瞪了他一眼:“少拍马屁。”

    两人吃过饭一起出餐厅,慕嘉宸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停下脚步,看着手机上的名字微微一愣:“陶兵?”

    “昨天那个被你揍了的男生?”沐暖暖凑过去看了一眼,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

    慕嘉宸点了点头:“对,就是不知道他突然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他一接通,电话那头就响起了陶兵歇斯底里的声音:“慕嘉宸!是不是你找人杀了我爸!”

    “陶兵你神经病吧!我昨天可没打你脑子 ,你脑子怎么就坏掉了?”慕嘉宸一听陶兵这种语气,他的语气也没多好。

    “我要让你给我爸偿命!”陶兵说完这句话,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沐暖暖也听见了陶兵的话:“他说我杀了他爸?”

    “这不是神经病吗?我跟他爸有什么仇还能杀了他爸?”慕嘉宸显然完全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但两人还没走多远,迎面就走过来了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长得人高马大,眉目严肃。

    凭着直觉,沐暖暖觉得这两个人可能是——警察。

    她不动声色的挡在了慕嘉宸前面。

    果不其然,两个人走近之后人,拿出了警察证:“你好,我们是刑警大队的,我们怀疑慕嘉宸 和一起刑事案件有关,请配合调查。”

    他们的目光一直都紧紧的锁着慕嘉宸。

    沐暖暖闻言,转身看了慕嘉宸一眼。

    慕嘉宸面色微变,脸上满是惊讶。

    沐暖暖握了下他的手:“他是未成年人,传唤未成年人,需要有监护人陪同吧?”

    其中一个警察说道:“是这样的。”

    ……

    沐暖暖陪同慕嘉宸一起去警局。

    路上她给慕霆枭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件事。

    等他们到警局的时候,沐暖暖在警察局门口看见了时夜和顾知衍。

    顾知衍一看见他们下来,就懒洋洋的走了过来:“祁队,好久不见,越来越有男人味了。”

    祁队就是之前说话的那个警察,可能是长年和罪犯打交道的缘故,他的面相看起来有些凶恶,还着一丝煞气。

    他看见顾知衍,倒是笑了起来:“知衍?你来做什么?”

    原来顾知衍和这个祁队是认识的。

    顾知衍上前,哥俩好的搭上祁队的肩膀,抬着下巴朝慕嘉宸的方向指了指:“那个孩子,我一个远房亲戚。”

    祁队嗤笑了一声:“你跟慕家是远房亲戚?”

    果然不能跟警察忽悠。

    “你这么快就把人家底细查了个清清楚楚,也就只有你这么胆大了,明知道是慕家的人,还敢动他 。”

    祁队笑了笑:“就算他是天王老子,只要真的犯了罪,我都照样抓。”

    “嗯,是这样啊。”顾知衍朝沐暖暖递了个放心的眼神,然后才继续对祁队说:“你就当我也是那孩子的监护人吧,我待会儿也听一下。”

    “没这规矩。”

    “祁哥。”

    “行吧!”

    ……

    审问室里,祁队面色严肃的盯着慕嘉宸。

    “陶兵是你同学?”

    “是。”

    “他的父亲在今天清晨六点被杀,生前并没有仇人,而你和陶兵有过节,我们怀疑你买凶杀人。”

    慕嘉宸想到之前接的那个电话:“陶兵的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