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别到处咬人

    沐暖暖到了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沐婉琪。

    不过,她去的时候,沐婉琪的办公室里并没有人。

    沐暖暖问她的助理:“沐经理还没有来?”

    助理摇头。

    沐暖暖的心情更复杂了。

    怎么说呢,如果“慕嘉宸”真的和沐婉琪发生了点什么,她会有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慕嘉宸”看起来嚣张放肆,但这两个月朝夕相处下来,沐暖暖觉得他的私生活还是挺简单的,不像沐婉琪那么混乱。

    ……

    沐氏因为工厂被曝光的事,市场信誉大跌,网上的讨论很激烈,别人一提沐氏就是骂声。

    距离被曝光到现在,已经四十八小时了,再不想办法解决,事情只会发酵得越厉害。

    公关部出面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压下去,可能因为动静太大,公司出面和平台那边交涉,平台那边也没答应收钱将沐氏的热门话题压下去。

    沐氏现在处于十分被动的状态。

    中午的时候,沐暖暖听见消息说沐氏已经发布消息说下午会召开记者会。

    但沐婉琪一直没到公司来,倒是沐立言打电话让她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沐立言这几天都过得十分焦虑,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白头发又多了不少。

    他一看见沐暖暖,就连忙迎了上来:“暖暖,我已经派人去帮你找黑卡了,公司决定下午召开记者会,然后你让慕霆枭出面帮一下我们,等这段时间过去,这事儿就能顺利解决了。”

    沐暖暖直接忽略他后面的话:“那找到了吗?”

    黑卡明明就在沐立言的手里,可他到这个时候也不愿交出来,还骗她说什么正在派人找,这分明就是想空手套白狼。

    沐暖暖当然不会上当。

    “这不是正在找吗?应该能找到的,关键还是先解了沐氏的燃眉之急才是最重要的。”沐立言沉下脸,不太满意沐暖暖的反应。

    沐暖暖没有耐心再和沐立言耗了,她微微一笑:“那张黑卡是慕霆枭手里的副卡,每一笔消费他都是知道的,昨天他还问我最近花了那么多钱买了什么东西,让我把卡还给他,要不然,他就直接冻结银行帐户。”

    面对姓沐的人,沐暖暖现在说起谎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沐立言立即就白了脸,最近他们的确一直在用那张卡上的钱,如果慕霆枭有意要查账,一旦追根究底起来,很容易就查到他头上来。

    沐暖暖虽然还被蒙在鼓里,但慕霆枭不一定有那么好骗。

    而眼下的事,已经不仅仅是资金的问题了,当然是以解决沐氏工厂的问题最重要。

    之前他也是太着急了,被沐婉琪说动了心,上了头,压根就忘记了慕霆枭这一茬。

    他现在才终于后怕了起来。

    “我一定会派人尽快帮你把黑卡找回来的。”

    “谢谢爸爸。”

    沐暖暖离开之后,没过多久,沐立言就打电话告诉她,说黑卡找了回来。

    演戏演全套,沐暖暖一脸感激,然后又问道:“怎么找到的,那两个绑匪呢?”

    沐立言含糊其辞:“被警察抓了。”

    “我一定会好好求求慕霆枭的,沐氏的事也是我自己的事。”才怪。

    沐立言信以为真,一脸欣慰的说:“全靠你了。”

    ……

    下午,沐氏召开记者会。

    沐暖暖躲在茶水间里看记者会直播。

    “沐氏是沪洋市的老企业,创业这么多年,一直被广大消费者所信赖,被查出这种事情,作为能沐氏的董事长,您现在有什么想说的?”

    沐立言模样憔悴,满脸愧疚:“这是我的失职,我们辜负了大家的信赖……”

    大概是因为沐立言提前打点过来了,记者招待会前半部分很正常。

    后半部分,突然有记者问道:“网上有人说沐氏就是一个烂泥坑,制作伪劣产品,现任董事长的能力比不上您的父亲,而您的两个女儿,一个私生活混乱到处烂交,一个热衷炒作,还有您在国外留学的儿子,飙车嗑药……对于这些事,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噗……”

    沐暖暖刚喝进口中的水,就这样喷了出来。

    热衷炒作,说的是她?

    她想起来了,上一次因为她让狗仔偷拍的事,沐立言让她在媒体面前承认自己炒作……

    这些记者还真是无孔不入。

    直播里,沐立言的面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尴尬。

    自作自受,大概说的就是沐立言吧。

    至于炒作的事,她问心无愧就行了。

    ……

    下班的时候,沐暖暖终于看见了沐婉琪。

    沐婉琪的面色差得吓人,在看见沐暖暖的时候,她狠狠的瞪了沐暖暖一眼:“贱人!”

    “所有人都知道沐氏有个私生活混乱还到处烂交的二小姐了,谁贱?”沐暖暖冷笑着说道。

    沐婉琪被以“性-骚-扰”的名义在警局里被拘留了一个晚上,刚刚才被放出来,她将所有的怨气都积攒到一起洒到沐暖暖的身上。

    “你故意的对吧?你肯定提前告诉过慕嘉宸我要去做什么,所以他才会那样羞辱我!”沐婉琪的眼里写满了恶毒,像是恨不得杀了她。

    沐暖暖虽然不知道沐婉琪在说什么,但她也从沐婉琪的只言片语里听出来,“慕嘉宸”并没有被她成功勾-引,反而还羞辱了她。

    但是,沐婉琪连这种事都要算到她的头上?

    沐暖暖靠近她,很小声的凑到她耳边说:“疯了吧?疯了就早点吃药,别到处咬人。”

    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就像是沐暖暖一脸温和的和她说话。

    “沐暖暖,你这个贱人!”沐婉琪一下子就火了,扬手就要打沐暖暖。

    沐暖暖早有防备的退开,让她的手落了空。

    下班时间,员工来来往往,这一幕落在路过的员工的眼里,就成了沐婉琪琪逞凶欺负沐暖暖。

    公司里的人,早就看不惯沐婉琪了。

    有人小声议论:“都这样了她还敢来公司……”

    “可不是吗!如果她要是还在公司当部门经理,我就辞职,看见她就烦。”

    “正好我的合同也到期了。”

    沐婉琪也听见了她们的话,气势汹汹的走过去拦住她们:“你们什么意思,这是我家的公司,我怎么不敢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