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可怜虫

    沐婉琪被沐暖暖看得汗毛直立,连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她想让自己表现得冷静,扯着唇角要笑,可是她眼里的恐惧太过明显,这样一来,她的面部表情就变得非常奇怪,像是羊癫疯发作似的。

    电梯里的人都注意到了沐婉琪的不正常,但却没人吱声。

    沐暖暖缓缓的走到沐婉琪跟前,一手挽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摸了摸她身上大衣的布料,语带艳羡的说:“姐姐这衣服是新买的吧,真漂亮,看起来就很贵呢。”

    要是平时,沐婉琪少不了要炫耀一下她这件衣服,可是眼前的人是她以为已经死了的沐暖暖,她连炫耀的心思都没有了。

    更何况,她身上这件衣服,还是刷的沐暖暖那张黑卡买的。

    “不……不是很贵。”沐暖暖的手臂软软的勾着她的手臂,让她有种被毒蛇缠上的错觉,仿她动一下,就会被咬死。

    “可能对姐姐来说并不算贵吧,我昨天在商场看见这件衣服的同款了,要九十多万呢,还得提前预定,一般人想买都买不到……”

    沐婉琪提前预定了那件大衣,也就是说他们早就制定好了计划要从沐暖暖手里骗到那张黑卡。

    从别人的角度来看,沐暖暖就是亲昵的挽着沐婉琪羡慕她的新衣服,可只有沐婉琪自己知道,她已经被沐暖暖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了。

    沐暖暖很满意沐婉琪的反应,这才是做了亏心事该有的反应啊。

    叮——

    电梯到了楼层,自动开了门。

    沐婉琪想出去却不敢动,因为沐暖暖并没有松开她。

    电梯里的其他人见沐婉琪没动,也不敢走前面。

    沐暖暖故作惊讶的出声道:“姐姐想什么呢?怎么还不出去,大家都等着你呢。”

    她一边说,一边拉着沐婉琪往外走。

    出去的时候,她还不忘回头冲电梯里的其他人说:“回见。”

    一直到了沐婉琪的办公室,沐暖暖反锁上门之后,才松开了沐婉琪。

    “姐姐好像很怕我?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沐暖暖说一句,沐婉琪就往后退一步。

    沐暖暖冷笑,一把攥住沐婉琪的衣领,声音里带着股狠意:“别怕啊,我一直以来都那么听姐姐的话,哪儿敢欺负你啊。”

    沐婉琪见沐暖暖说了半天,也没提昨天的事,心里侥幸的以为沐暖暖并不知道那天的事是她做的。

    这样一想,她一下子就有了底气。

    沐婉琪甩开沐暖暖的手,装出一副疑惑的模样:“沐暖暖,你是吃错药了吧,一早上就对我说 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她一边说话,一边转身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摆出经理的架子:“好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先回去工作,有什么事下班再来找我。”

    沐暖暖一点也不意外沐婉琪会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好啊,下班我来找你。”沐暖暖绽放出一抹笑容,转身出去了。

    她一出去,沐婉琪就焦躁的将面的文件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沐暖暖竟然完好无损的活着出现了!

    周六的绑架案,是她和沐立言想出来的办法,就为了骗沐暖暖的黑卡。

    她和沐立言商定的计划是,拿到黑卡,就让那两个绑匪离开沪洋市,到时候就算沐暖暖知道了这件事没有证据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但沐婉琪对沐暖暖恨之入骨,自然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沐暖暖。

    她暗地里给那两个绑匪加了钱,让他们随便玩弄沐暖暖,玩够了就直接弄死!

    那两个绑匪是通缉犯,两个亡命之徒,心狠手辣,沐婉琪事后也没联系他们问结果,因为担心留下马脚,她本以来沐暖暖必死无疑,没想到他们居然失手了!

    沐暖暖和以前不一样了,一旦知道绑架案是她一手策划的,就肯定不会放过她!

    ……

    沐暖暖出了沐婉琪的办公室,就去找了沐立言。

    周六的绑架案,肯定是这父女俩联手做的,要不然凭沐婉琪一个人也做不了。

    沐暖暖敲门,里面传来沐立言的声音:“进来。”

    她推门进去,沐立言正好抬起头来。

    他看见沐暖暖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却没有害怕。

    也就是说,那两个绑匪后来想要对她做的事,沐立言可能并不知情。

    沐立言起身站了起来:“暖暖,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妈还好吗?”沐暖暖不动声色走了过去,神情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沐立言见她并没有提绑架案的事,以为她并不知道,笑得一脸温和的说:“她没事,中午会送饭过来,你要不要一起吃?”

    沐暖暖点头应下:“好啊。”

    中午,萧楚荷果然来沐氏给沐立言他们送饭。

    她看见沐暖暖也在的时候,面色微变:“暖暖也在呀……”

    “好久没吃妈妈做的饭了,听爸说你会来送饭,我就过来蹭一顿。”沐暖暖说话的时候,直直的看着萧楚荷的眼睛,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人摸不准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做的饭也味道很一般的……”萧楚荷一边把食盒里的菜饭拿出来,一边扭头躲避着沐暖暖的目光。

    萧楚荷如此明显的闪躲,让沐暖暖确定,周六的绑架案,萧楚荷也是知道的。

    要不然,她心虚什么?

    说不上有多难过,就是觉得有些心灰意冷。

    她必须得承认,这二十二年来,她的亲生母亲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在亲生母亲的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萧楚荷可以为了沐立言他们做任何事。

    沐婉琪说得没错,她是个连亲生母亲都不爱她的可怜虫。

    沐暖暖低头,低低的笑出声:“没怎么吃过你做的饭,所以也不记得是什么味道了。”

    萧楚荷闻言愣了一下,她转头看了沐立言一眼。

    沐立言朝她递了个稍安勿燥的眼神,还摇了摇头。

    萧楚荷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经过周六的事,她发现沐暖暖很在乎她,毕竟那么贵重的黑卡她都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交出去。

    她对沐暖暖来说这么重要,要是以后沐立言再有什么事要让沐暖暖去做,她就可以帮到他了。

    能帮到沐立言,他一定会很开心,对她更好。

    这样一想,萧楚荷脸上便露出了笑意,伸手给沐暖暖夹菜,带着讨好的口吻:“那你今天就多吃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