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他很反常

    汽车在一家隐秘性极高的高档会所门口停了下来。

    沐暖暖正要解安全带的动作顿住,一脸狐疑的看向“慕嘉宸”:“在这里吃饭?”

    他确定不是来这里玩的?

    慕霆枭看了她一眼,径直打开车门下车了。

    沐暖暖也只好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朝门口走去,慕霆枭走在前面进去的时候,应侍生十分恭敬的弯腰说“欢迎光临”,而轮到沐暖暖的时候,却被拦了下来。

    应侍生扬着下巴打量着她,眼底闪过鄙夷:“你来做什么的?”

    沐暖暖低头看了下自己的穿着,的确有点寒酸,但她还是很淡定的说:“吃饭。”

    她说完就要朝里走,但应侍生还是不让她进去:“我们这儿可是高档会所,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他可见多了来这里想要找金主的拜金女,但那些女人大多漂亮,而这个长得这么丑还穿得这么寒酸,放她进去简直就是拉低会所的档次。

    沐暖暖撇撇嘴,她还不想进去呢。

    慕霆枭进去之后,发现沐暖暖没有跟上来,转身找她的时候,正好就听见应侍生的话。

    他走过去,长手一伸就将沐暖暖拉到了他身后,冷清着脸看向刚刚那个应侍生:“叫什么名字?”

    在这间会所出入的人,大多非富即贵,他们在这里做应侍生也是很有眼力的人。

    慕霆枭身形高大,气场强大,应侍生一下子就怂了,结结巴巴的说:“阿……阿兵。”

    慕霆枭闻言,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拉着沐暖暖就进去了,也没人再拦。

    他人高腿长走得快,沐暖暖比慕霆枭矮很大一截,就落后了他半步。

    和他肆无忌惮的纨绔性子不一样,他的手掌宽厚温暖得让人安心,沐暖暖抬头,看着他宽阔的肩膀有些出神。

    除了沈凉,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护着她。

    叮——

    电梯门打开的声音让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抬头,才发现慕霆枭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眼神莫测的看着她。

    沐暖暖触电似的,飞快的将被他牵着的手收了回来,慌乱的进了电梯。

    她刚刚竟然被“慕嘉宸”牵了一路……

    慕霆枭进了电梯之后,沐暖暖就站到了离他最远的角落里。

    慕霆枭眼神淡漠的瞥她一眼,嗓音沉沉:“躲那么远做什么,我能吃了你?”

    沐暖暖扭过头不理他。

    ……

    好不容易到了包厢,沐暖暖以为终于能松口气了,却不想包厢里面还有其他人。

    男人一身条纹西装,戴着十分考究的金丝边框眼镜,五官英俊,眉目温和,气质出众一看就非富即贵。

    只要是涉足娱乐圈的人,都认识这个男人,他就是盛鼎传媒的执行总裁——顾知衍!

    顾知衍似是感觉到她的目光,抬头看她一眼,温和的笑了笑。

    慕霆枭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将沐暖暖按在椅子上,抬头看向顾知衍,言简意赅的说:“我表嫂。”

    顾知衍似是愣了一下,像是听了什么有趣的事,眼底的笑纹深了几分,语气却不显轻挑:“慕少夫人。”

    沐暖暖觉得气氛有些古怪,但还是礼貌的叫了一声:“顾先生。”

    这丑女人认识顾衍知?

    慕霆枭挑眉,直接将菜单“啪”的一声摔到她跟前,语气有点冷:“点菜。”

    沐暖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他了,又有外人在,也没多说什么,低头认真看菜单。

    嘀——

    是手机短信的声音。

    慕霆枭拿出手机,发现是顾知衍给他发的短信:“还和你老婆玩角色扮演?”

    慕霆枭本来就因为沐暖暖认识顾衍知有些不爽,看了短信,他长腿一抬,直接往顾知衍腿上踢了一脚。

    “嗯……”顾知衍没想到慕霆枭下手这么狠,他痛得闷哼一声,但因为沐暖暖在场,他只能极力忍住。

    感觉到桌子摇晃了一下,沐暖暖茫然的抬头看向慕霆枭。

    “菜点好了?”慕霆枭靠了过来,手臂直接搭在她的椅背上,姿势亲昵。

    沐暖暖浑身不自在,说了句“点好了”,就将菜单放得远远的。

    好在吃饭的时候,“慕嘉宸”没有再做逾矩的举动,一直和顾衍知聊一些有的没的。

    不难看出,两人交情不错。

    沐暖暖埋头苦吃,吃完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她一走,顾知衍长舒了一口气,将眼镜取下来,一改之前的温和形象,有些抓狂的说:“你回家和你老婆玩角色扮演落得轻松,留我一个人在公司里忙死忙活不说,还要每天戴个眼镜装成熟稳重,我不管!我要休假!”

    慕霆枭无动于衷:“盛鼎传媒的总裁休什么假?连沐暖暖这种土包子都认识你,你不是更应该努力工作?”

    “呸!老子微博粉丝上千万,认识我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了,你才是盛鼎传媒的大老板好吗?我就是个给你打工的!”

    顾知衍越说越气:“你要是再不回公司工作,我就去盛鼎传媒的天台跳楼,给你搞个大新闻。”

    这种威胁,顾知衍每天都要说三遍,慕霆枭压根不当回事。

    他慢条斯理的喝了水,然后才问:“人事部真的没有收到沐暖暖的求职简历?”

    顾知衍也有些纳闷的说:“我每天都让秘书去问,真没有。”

    说完,他又一脸好奇的问慕霆枭:“你那老婆长成那样,你能下得去口?”

    慕霆枭抬眼,冷冷看他:“哪样?”

    顾知衍咽了口唾沫,讨好的说:“清丽可人,美丽大方……”

    慕霆枭:“你眼瘸?”

    顾知衍:“……”

    不能说沐暖暖丑,也不能说她漂亮,这是想搞哪样?

    他觉得,自从慕霆枭结婚之后,就古古怪怪的。

    临走前,慕霆枭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吩咐顾知衍:“会所里那个叫阿兵的应侍生,开除。”

    ……

    回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沐暖暖和慕霆枭一前一后进去。

    她进门就问:“你们少爷在家吗?”

    “没有。”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保镖们撒谎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心理压力了。

    回到房间,沐暖暖躺在床上想着等会儿慕霆枭回来问起采访的事,她要怎么应付。

    但不知不觉的,就想到了“慕嘉宸”。

    他今天很反常,突然就对她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