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修真小说 > 江湖未变 > 正文 第十章
    这条双节棍,加上中间的锁链,最长可以顶的上两个人长,而这白发须须的老者能舞得动它,除了内功高强以外,想必这也是家传的兵器,陆少蒙见双节棍横扫而来,他向旁一闪,双节棍扫中了一根树梢,顿时连整片树都给扫倒了。

    好强悍的内功,对于一个白发老者来说,已是相当的厉害了。他为何说是自己杀死了洪良公呢?来不及细想,片晌之后,对方的双节棍再度扫来,他每一招都会片晌之后再出第二招,但两招相隔的时段,他又能通过他的家传兵器完美的保护好自己的破绽,这么打下去,受伤的迟早是陆少蒙。

    陆少蒙躲过第二招后,看了看山崖底下,也就十几丈的高度,他向后一翻的同时,顺手抓住了一根被击打下来的树梢,便向崖底落了下去。

    快摔落到崖底的时候,陆少蒙同时用了铁血派的内功和轻功心法,用树梢支撑地面,树梢虽受不住力而断,但陆少蒙却借力凌空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只见那老者露出了面容,在崖顶叹道‘本是青年才俊,奈何却弑师灭门,遗臭万年!唉!’

    陆少蒙向东边的方向走着,心想如果全江湖都认为是自己杀了师傅,那岂不是沿路都要受到正道中人的追杀?那画面他简直不敢想象。

    前面突然走来了早晨时要揍自己的两个红衣大汉,那两人见陆少蒙被那等高手都未收服,吓得转身欲跑,但两人哪里跑得过陆少蒙,片刻便被陆少蒙追到了身后,双手一扑,一手抓住了一个脖领,将两人拖到了自己身后,那两人想要站起来,却有千万斤力量压着一样,陆少蒙问道‘回答我的话,饶你们两个不死!’

    个子高的道‘我叫方圆,他叫张虎。我们两个就是普通的义军士兵啊!没什么好答复您老的啊!’

    陆少蒙哈哈笑道‘谁要知道你们两个虾兵蟹将叫什么。我想知道你们的头儿到底是谁!’

    张虎摇头道‘这个不能说啊!我们还未脱离秘密组织的头衔呢!’

    陆少蒙沉声喝道‘你说不说?’说着,拔出了苍生建,直指着张虎的喉咙。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男子声音道‘何必为难两个武功粗浅的汉子,若阁下想要动武,尽管找我就是!’

    陆少蒙回过头去,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长脸道士走来,此人眉毛很浓,一副骗子老道儿的模样,但他背后一把宝剑告诉陆少蒙,此人是个练家子,且剑术极为高强。

    他背后的宝剑虽说不大,但少说也有一百来斤,普通人背着一袋一百斤的大米,尚且行动迟缓,但他如同腾云驾雾般的走来,凭着陆少蒙的轻功修为,亦是颇自叹不如,而且对方还负重呢?!

    那老道儿问道‘阁下何门何派?为何要做此欺软怕硬的勾当?’

    陆少蒙道‘这回轮到你了,你不锁我弑师灭门了?’

    道士冷笑道‘真是好笑!贫道连你何门何派都不知,为何说你杀师灭门呢?只要你肯放过我的两个手下,贫道便可放你条生路!’

    陆少蒙自知此人武功不在方才那老者之下,硬拼不是办法,也不一定非要从这两个虾兵蟹将口中得知一些消息,他可以自己去查,当即点头道‘好!那我就放过这两个人!’

    道士道‘好!那阁下请便吧!’说着,当即坐在了一棵树下,开始品茶,原来他已经坐在这里好久了,而陆少蒙却毫无知觉。

    陆少蒙心惊胆战的经过了道士的身旁,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走去。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来到了一片山崖底的旷野,前面正有两个人交谈,一个和尚,一个饥黄面瘦的老者,两人见陆少蒙走来,和尚拿着戒禅,上前一步,沉声喝道‘什么人?胆敢闯入我方练兵禁地?’

    那老者道‘福满!小心点,此人轻功卓绝,脚力甚猛!看他的手腕力度,他的剑法应该也是十分厉害!’

    陆少蒙还是头一次看到有如此眼力之人,单凭看到手腕和脚,就能知道自己的剑术和轻功有多高,世上还有如此高人,不禁让他陆少蒙唏嘘不已。

    这两人又无一人说自己杀师灭门,自己也没必要闯入对方的练武禁地,当即转身便走。

    刚转过身去,却见到那个双节棍老者带着方圆和张虎拦路,福满愕然问那老者道‘老黑,你干什么?这小子只不过是误入了我方的练兵禁地!’

    双节棍老者道‘可是队长一开始就说让我抓回去见队长!只不过竟被他跳崖逃跑了!这小子的轻功可真厉害!’

    陆少蒙问道‘你们队长要见我?他到底是谁?’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道‘是我!’

    只见一个人从福满身后不远处走了出来,竟是冷笑世。

    冷笑世如今换了身衣服,不是以前的粗衫,而是一个贵族式的彩衣,看起来很有公子哥的风度。

    ‘混账!’陆少蒙大喝一声,向冷笑世冲去,一剑向冷笑世的心口刺去。

    陆少蒙武功虽不及老黑,福满和那个老者等人,但论速度,只要他想要杀谁,那么便谁也来不及阻拦。

    冷笑世身子一侧,右腿向陆少蒙持剑手腕猛踢而去,陆少蒙顿时被冷笑世踢中手腕,苍生剑飞起,插入地下。而这时老黑飞奔而来,一把抓住了陆少蒙的肩膀,陆少蒙被他抓住肩膀,竟又全身动弹不得。

    陆少蒙喝道‘你这个真正的杀师灭门的败类!老黑!快松开我,干掉他,他才是杀师灭门的败类!’

    冷笑世看着老黑,问道‘黑京!你方才可曾听到什么?’

    ‘双锁棍’黑京摇头道‘我没听到什么。但是我却听你说过这小子是杀师灭门的那个人!是这小子杀了洪良公!’

    冷笑世满意的点头道‘好!把他押入我的营帐内!’

    到了账内后,黑京点了暂时封锁陆少蒙武功的穴道,便走了出去。陆少蒙仍然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想要冲上去,跑了两步却摔倒在地上,狼狈的站了起来,怒视冷笑世,却什么都没说。

    冷笑世道‘少蒙,见识到权力的力量了吧?如今我是他们的头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是谁杀了洪良公,那么就是谁杀的。这世界从未有所谓的正义,但逢乱世之时,却有拨乱反正之人。纵观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哪个不是乱世起家,一步步自己打拼出来,不知沾染了多少血骨,才有了后来的成就。我只想你明白这个道理,记住,这世间从未有所谓的正义,但却有创造正义的人!’

    陆少蒙一点都没听进去,他脑袋已经被愤怒充满,喝道‘冷笑世!你这个杀师灭门的败类!恢复我功力,我们出去单挑啊!’

    冷笑世摇头道‘不!你说错了一点,我是杀师灭门不错,但我却不是败类。你应该懂得黑京所说的青年才俊,可惜了是什么意思。他指的自然不是你杀师灭门可惜,而是你有一身好本领,却无用武之地,没有凭借自己的功夫和努力干出一片天地,却守着你那可笑的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理想!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陆少蒙摇头道‘不!你错了,如果亘古以来,从未有人凭着一腔正义使天下达到大同的话,那我就要做第一人!我要创造所谓的大同天下!’

    冷笑世哈哈笑道‘大同世界?唐宗宋祖尚未创造出大同世界,难道你比他们两位还厉害?你混到如今,尚且远不及我冷笑世呢吧?’

    陆少蒙咬牙道‘那是因为我没有你卑鄙!’

    冷笑世耸肩道‘那么作为好兄弟,我欢迎你做一个卑鄙的人!’

    陆少蒙冷笑道‘作为敌人,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卑鄙的伪君子,那么我只好做一个正义的真君子了!冷笑世!但愿沙场上见,我会亲手宰了你!告辞!’说着,陆少蒙转身便走。

    出了营帐之后,门口守着黑京和福满两人,两人凝视着陆少蒙,似乎想要看懂他,但又似乎怎么也看不懂他,对视了一眼后,只得放任他离去。

    大概走了两个时辰的时间,陆少蒙渐渐恢复了内力,他沿着一条小湖狂奔。走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后,他进入了一家餐馆,开始吃起了晚餐。

    这家餐馆十分的考究,还有烛光等类的东西,二楼还有人弹琴,格调十分优雅。

    他后面的一个汉子大声道‘虽说飞鸟帮是天下第一股起义势力,但论声望,现在哪里能及得上我们笑傲军?笑傲军的冷笑世队长不止深得民心,还出资建了这套餐馆,开始一个月,让饥饿的老百姓免费吃上了他一个月,还有各种优惠的惠民待遇。我看,他日得到天下的,定然就是笑傲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