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娘眼珠子一转,笑着给李公子带高帽子说道:“你的意思我懂了。你这样支持我们,给我们万盛和这样高的评价,我真是受宠若惊,以后,我肯定会做的更好。”

    李公子嘟囔着嘴巴说道:“只要不无缘无故的放假就好了。”

    瑾娘失笑。

    “这样,李公子,我请你帮我一个小忙,给你做两道拿手小菜尝尝,如何?”

    李公子确实想吃瑾娘做的饭,但是,人家是有条件的,不会是让自己做什么不法的事情吧?

    而且,他能做什么啊,可别答应了做不到,反而丢人。

    可拒绝的话还没说出来。

    对于美食的渴望,让他实在是忍不住想问问,到底是个什么事情,万一能帮呢?万一是不违背律法人情的呢?

    只是做两道小菜为报酬的忙,应该不是大忙,他能做到吧?

    思前想后,还是口腹之欲占了上风。

    “你得先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忙,是不是违背律法人情,我可先说清楚,不法的事情我不做。”

    瑾娘没想到,小少年还挺有原则性的,她笑着说:“你看我像那种做坏事的人吗?我只是找你打听一点事情,而且保障是你知道的。”

    警觉一点好,省的被人给骗了。

    “行,要是真像你说的这样,只要是我能帮忙的地方一定帮。”李公子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一副非常讲义气的模样,如果不知道的,肯定以为两个人的感情深的不行呢。

    “不过你给我做的菜,可得是我没吃过的。”

    后面这一句,则彻底的让人无语了。

    李公子却觉得自己这么问,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果只是吃包子饺子面条这些铺子里就有的东西,那就不划算了,花钱买来吃不就行了?

    实际上,他一直在想,能做出这么好吃包子饺子和粥的铺子,菜品做的如何呢?

    这一次可算有机会品尝了。

    “这是自然,要是只请你吃包子和饺子,我自己也不好意思不是?你觉得蒜泥白肉、糖醋排骨如何?这可是两道硬菜呀!”

    愿意应下帮忙的话就好,至于做吃食瑾娘实在是不担心。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能顺利,便是摆一桌酒席招待这小伙子又能如何?

    李公子听到这两道菜的时候,却有些懵,这是两道什么菜?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好吃吗?”

    “如果这件事情你帮忙帮的好,那菜自然好吃。如果……”瑾娘不肯继续说下去,但其中的威胁意味却很清楚。

    李公子感叹,果然,要吃点儿好的有点艰难啊,还得付出相应的努力。就知道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好吧,只要我能帮忙,我一定做得尽善尽美,绝对对得起你尽善尽美的两道菜。”李公子无奈的说道:“现在先说说,你要打听什么吧。”

    当听到瑾娘居然是要打听与书院相关的那些事之后,李公子哈哈笑着说道:“你还真是问对人了。”

    瑾娘差点儿翻白眼,要不是对的人,她问来干嘛?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书院里招生只要能通过考核都可以。”

    “必须要参加考核?”

    “可不是,自然要考核,书院可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总不能什么人都弄进来吧?”李公子一副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瑾娘。

    瑾娘无奈,好吧,这可不是后世,每个孩子都能上学,且必须进行九年义务教育。

    “那我们该找什么人?书院里哪位先生负责这一项?”

    也不知道那些先生们能不能看在她饭做的好的份上,招收阿文?

    “问巧了,今年负责这一项的是我爹。”李公子乐呵呵的说道。

    “要不然,掌柜的,我带你家的小公子过去,只要经过我爹的考教,如果能通过就能顺利报名。”

    瑾娘却担心阿文不能顺利通过考核。

    毕竟阿文之前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也就是粗略识得几个字。

    看到瑾娘面露迟疑,似乎有难言之隐,李公子大概也明白了什么。

    他眼珠子转了转问道:“掌柜的莫不是还有什么担忧?给我说说,万一我有好办法呢?”

    这样聪明的掌柜的,家里的孩子应该不至于是呆子傻子吧?

    “不敢瞒着李公子,我家阿文从来没有上过学,令尊考教,只怕未必能通过。”

    早知道,就先找个教书先生给阿文教一教了。

    李公子松了一口气:“书院里每年报名的时候,没有上过学的学生也是有的。”

    “所谓考教,只是考教悟性而已,基本上,只要天赋可以,不是呆子傻子,就算没上过学也无所谓。”

    瑾娘这才略微放心了一点,要说起来,阿文这孩子也是个机灵的,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

    “其实还有一个更容易的法子,如果掌柜的愿意,我倒是可以指点您一二。”忽然那李公子露出了贼兮兮的笑容说道。

    瑾娘看着此人如此表现,忽然觉得,这家伙就是在算计自己呢,但现在被算计算计也无妨,只要事情顺利就行。

    “什么样的法子?但说无妨,要是法子好,我还另外有奖励。”吃货当然要用吃货的办法来诱惑。

    果然,听瑾娘这么说,李公子两眼闪闪发光了。

    他忙不迭的开口:“我爹这段时间也馋您这边的饭了,如果你能准备一桌酒席送到我爹那里去,这件事情十有八九就成了。”

    天赋差一点也没什么,书院里的学生也不是各个都适合读书的,那些有钱人家的,官宦人家的还不是去了?

    此时的李公子,根本就以为,阿文肯定是个天赋不行的孩子,所以瑾娘才如此劳心劳力了。

    他提出这样的点子,可不光是为了阿文着想,也不是为了他爹的口腹之欲,正儿八经是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

    给他爹送过去的酒席,作为中间人,他多多少少也能吃一点吧?

    这样他不光能吃两道菜,还能多加一桌酒席,怎么算也是稳赚不赔啊。

    想到瑾娘做出来的菜品,便是还没见,他都感觉到了鲜香美味一样,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