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镇。连家。

    周围没有几户人家,只有几棵树,地上稀稀拉拉长着几棵草。屋子很矮,木头房中掺杂着些许茅草,屋子周围围了几根稀疏的篱笆,篱笆上站着一两只灰色的麻雀,吱吱地叫着。

    洛灵玉等人沿着石头路走近了屋子,“有人吗?”

    屋中跑出来一个约摸有六七岁的小男娃,见了洛灵玉一行人,躲在篱笆后面,似乎有些害怕,“你...你们是谁?”

    洛灵玉走到男娃身边,笑眯眯得蹲下了身子,“我们是你爹的战友,带人来看你娘,乖,去告诉你娘,让你娘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男娃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犹犹豫豫道:“娘身子不好,下不了床,我还是带你们去见她吧。”

    洛灵玉便点头,带着几人跟了上去。

    “你们不要吵到我娘。”开门前,男娃认真的比了个噤声的姿势,随后便打开了门。

    屋子里有一股霉味,霉味中夹杂着常年累积的中药味,很不好闻。除了简单的木制厨具、灶台、炕,其他都是些杂七杂八的农具,边上放了一口棺材,许是连友军的。

    洛灵玉拧了拧鼻子,四下打量了一下。

    这户人家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啊...

    “娘,有人来看你了。”男娃悄声走到妇人床边,低声唤道。

    “来看我?”妇人声音十分虚弱,“东子,快扶我起来。”

    洛灵玉简单说明了来意,还提到了连榕。

    妇人一听到连榕的名字,神情满是不可思议,震惊中带有激动,“她...她...咳咳咳...榕儿,榕儿她还活着...她在哪,我要叫她,我要见我的榕儿!”

    妇人边说边咳嗽着,眼角划过一道浊泪。

    洛灵玉看向了门口,向迟迟不肯进屋的连榕使了个眼色,连榕无奈,便硬着头皮跨了进屋。

    “榕儿!真的是你!”妇人见到连榕情绪愈发激动,甚至想要掀开被子扑上去,却险些摔倒在地。

    连榕见状连忙跑过去扶住了妇人,“娘!你,你快躺下!”

    “大姐...你是大姐对不对?”东子的眼神中闪过欣喜。

    连榕愣了片刻,嗯了一声。

    东子高兴的几乎要扑到连榕身上去,“太好了,我有姐姐了!姐姐!”

    连榕微微向后退了一小步,见东子黝黑而精瘦的小脸仰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便不忍心将他推开。

    ......

    “当初...你和你爹上山捡柴,你爹晚上回来时,跟我说你在山里丢了......”连夫人叹了口气,“我早该想到的,他这个老糊涂!这么好的闺女......”说着,连夫人眼眶里又有泪花在打转。

    连榕听了连夫人的话,不由地眼眶微红了几分,“当初他想把我卖给张家的傻儿子,若不是师父救下我,我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不...”连夫人拼命摇头,“榕儿你不要怪你爹,要怪就怪我...是我身子骨不争气,不然哪走得到那一步?

    之前你爹便跟我商量过,他说张家公子笨是笨了些,本性却善良温和,若是你一直跟在我们家,不免还要受苦...你爹也是为了你好啊!”

    “你走了之后,你爹每日茶饭不思,每天晚上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就一个人跑到院子里偷偷哭...”

    ......

    (三年前)

    这是送走了女儿的第三年了。

    今日雨下得很大,海浪一卷接着一卷的,仿佛要把人吞噬一般,连友军撑着小渔船,穿着蓑衣还在网鱼。

    乌云压得很重,似乎就要压到连友军的头顶,扑簌簌的雨像刀子一样砸在连友军的身上。

    哗。

    一片巨浪撞了过来,小船的底部被砸穿了一个小窟窿,船里不断地进水,已经淹没到了连友军的小腿。

    现在想要划回去是不可能了,除非等雨停下来。

    连友军不敢拉开帆布,怕风把小船吹到海的中央,只是蹲了下去,从怀中掏出了一根泛白的青色绸缎。

    这是小榕儿最喜欢用的发带,也是连友军攒钱买给她的生辰礼物。

    不知过了多久,雨停了。

    连友军卖了鱼回到家,坐在长条板凳上盘算着今天一天的收入,喜滋滋地从床底下翻出来一个小木匣子,想将带着鱼腥味的纸钱塞入了匣子里。

    这是小榕儿的嫁妆。

    连友军正努力塞着,忽然笑容僵住了,小榕儿...早就被他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