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嗳,你别拉着我的手啊...别人瞧见不好。”

    直到走出醉仙楼,楚清言都一直牵着洛灵玉的手,洛灵玉尴尬地都想钻地缝里。

    她现在可是男人装束啊!

    “想不到...飞卿和王爷感情这么好...咳咳。”许眉川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语气中带有一些调笑。

    “还请王爷要好好待我们飞卿,不要让他受了委屈才是。”

    楚清言嘴角微扬,“那是自然。”

    “许大哥!”洛灵玉红着脸低喊了一声,“你别说了。”

    许眉川却似乎没会意,只当她是害羞,笑道:“没事。大哥懂。”

    你懂什么懂!洛灵玉心中哀嚎。

    “如此,我便先带玉儿回了。”楚清言向许眉川和霍离夜道了别,“霍公子,松澄公主就麻烦你带回去了,本王会亲自向皇上解释。”

    松澄公主闻言也没有拒绝,这霍离夜瞧着也是个绝色公子,虽说她更心仪言王那样的,但他竟然是个断袖...

    想到此,松澄公主不禁一阵恶寒,顺带着嫌恶地看了洛灵玉一眼。

    洛灵玉:???我又咋了。

    ......

    言王府,灵清阁内。

    洛灵玉正在泡澡,忽然肩上多了一双修长的手,洛灵玉一惊正要用手肘捣过去。

    “别动,是我。”

    楚清言贴近洛灵玉的耳朵沉声道。

    “你!你干什么!”洛灵玉手臂嘭得一声落尽水里,水花溅到了楚清言的衣袍和脸上。

    楚清言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今日咱俩都那样了,还在乎这样么?”

    “什么这样那样,我听不懂!”洛灵玉皱着眉头,假装不明所以。

    “啧,真是翻脸不认人。既然忘了,我便帮你回忆一下吧?”

    说罢,楚清言勾住了洛灵玉的下巴,正要亲上去,看着洛灵玉的脸皱了皱眉头,“洗澡了还戴着这张面具做什么?”

    楚清言揭下了洛灵玉的面具微微一愣,想不到五年未见,当初可爱伶俐的小丫头竟出落的如此惊艳了。

    洛灵玉瞪着一双乌黑的杏眸,眉如柳叶,皮肤白皙却又透着红润,鼻子小巧玲珑,不点而朱的红唇似是天生可以勾出男人的魂魄。

    楚清言出神地望着,巴掌大的瓜子脸在楚清言手掌的衬托下显得那样小巧。

    “你干什么?”洛灵玉努力想要挣脱楚清言的手指,却愣是一动不能动。

    倒是身子因为强烈扭动的原因,又从水中浮现了几分。

    楚清言眼神又顺着洛灵玉颀长地脖颈往下瞧了两眼,喉结一动,抬起了洛灵玉的下巴,对着那粉嫩的唇吻了下去。

    这一次的吻倒是与先前不大一样,似是有张狂的掠夺和急促。

    洛灵玉有些喘不过气,一把推开了楚清言,瞪着眼睛道:“你又占我便宜!”

    见洛灵玉眼睛微红,一副受了欺负的模样,楚清言倒是玩心更重了几分,

    “哦?我怎的欺负你了?方才你不是说忘了吗,我这不是在帮你回忆起来?”

    楚清言眉眼微挑,却仍染着还未退却的情意。

    洛灵玉冷哼一声,“我在的时候你便来勾引我,我不在你就去勾引别的女人,你倒是打得好算盘。”

    勾引?

    楚清言笑吟吟地撩着洛灵玉微湿的长发,“我就是要勾引,也只勾引你一个。”

    洛灵玉有些嫌恶地推开了楚清言的手,“那这个松澄公主是怎么回事?我刚从边境回来,你不好生在家里迎我,竟然去接待那什么公主。”

    楚清言轻笑,“是我不好,那夫人想要如何?”

    洛灵玉哼了一声,“谁是你夫人?”

    楚清言用手臂环住了洛灵玉,将脸埋在了洛灵玉的脖颈间,“夫人,我把云与璃休了,你嫁给我可好?

    我想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