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

    许眉川、霍离夜和洛灵玉带领着奉军前往了约战地点。

    东原国大军已经在战场等候了。

    看敌军的样子,倒是没有任何受了饥饿的模样,而奉军这边因为粮食紧缺,士兵又多,各个都一副吃不饱饭的模样。

    “各位士兵听我口令!”霍离夜吹了个口哨,“伤兵在前持剑徒步,正常兵在后骑马拿弓!”

    洛灵玉瞪向霍离夜,低声厚道:“你疯了?!这岂不是要伤兵去送死?”

    霍离夜挑眉:“必要时做出牺牲,顾校尉有什么问题吗?”

    洛灵玉咬牙,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再说什么。

    霍离夜说的没错,这是减少伤亡的最好方法。

    洛灵玉回头看了看那些伤兵,有的面露恐惧,有的绝望,也有的是慷慨赴义的从容。

    “那就这样定了。我来打头阵,众步兵听我口令!”说罢,洛灵玉便扬着银龙长戟,驾着琉璃带着一群伤兵冲向了敌军。

    伤兵有了洛灵玉的带头,似乎是大受鼓舞,皆是扬剑大喊而去。

    霍离夜正惊愕间,洛灵玉已经带兵冲了出去。

    该死,那九死丸的药效估计再过半个时辰就要生效了,这小丫头只怕是在劫难逃......

    霍离夜摇了摇头,死在乱兵之中,倒是一个好交代。

    许眉川此次还是对战左邱云,而霍离夜则是充当了弓箭手的主力。

    洛灵玉正战得酣畅淋漓,不经意间手臂被敌方士兵划破,正要结果了他,竟发现将她手臂划破的那个士兵被射中喉咙身亡。

    没有多想,洛灵玉便又陷入了混战。

    霍离夜的射程似乎总停留在洛灵玉周围,箭箭必中。

    随战军医陆零千在远处望见这一幕,只是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人。”

    而洛灵玉此时却浑然不知,仍然在激战中。

    不行!这样太慢了,而且极耗体力,以这样的进度,恐怕再过不久,自己的体力便要......

    “顾校尉小心!”

    洛灵玉闻声急忙向身后看去,竟是昨日那个给自己送馍馍吃的老汉!

    老汉睁大了眼睛,腹部被几个敌兵一起戳穿,口吐血液,嘴却还动着。

    “榕...榕儿......”

    洛灵玉眼睛微红,问他榕儿是谁,老汉却终究再也没能说出来,头一沉,再也没了下文。

    洛灵玉握紧了拳头,将老汉拉上了马,“琉璃,看好他。”

    洛灵玉眸光微微闪烁,从荷包里取出八根银针,夹在指缝间,脚尖轻踩琉璃马,双臂展开,甩袖一挥间,便倒下了四个,再一挥,又倒下了四个。

    对付这些个人,真是破费!

    这可是用至坚至寒的玄铁石打磨而成,一根便要数百两银子,一根只能用一次。

    平日里她都舍不得拿出来......

    罢了。洛灵玉看了眼老汉的身躯。

    这一次,就破费一回吧!

    洛灵玉腾空取出荷包里所有的银针,一下子竟密密麻麻地数不清,约摸有几万根之多!

    洛灵玉运转了内力,银针漂浮于空中,在耀阳的映衬下,竟然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洛灵玉一挥袖便是几百根银针射出,即便敌军都用盾去挡,可这好歹是玄铁制作的暗器,怎会是这些个盾能抵挡得住的?

    不过顷刻间,敌军便倒下了一片。

    霍离夜眯着眼睛望着空中的银袍人儿,喃喃道:“雨落针。原来是还是同门师妹。”

    雨落针,乔先生只传女徒不传男徒,曾经霍离夜死缠烂打地想学这一招,却被乔先生拒绝了。

    原来竟是这样的威力。

    望着敌军各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迟疑着不敢靠近自己的模样,洛灵玉只是冷笑。

    “以为这样便完了么?”

    洛灵玉左手和右手各从袖中划出了四个回旋镖。

    八个回旋镖在洛灵玉的内力的操控下,旋转得飞快。

    “刚刚那个是一次性的,这个,可是能反复利用的好东西。”

    洛灵玉眉头紧皱,“便让你们尝尝吧!”

    这是......

    八连回旋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