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灵玉看着霍离夜离开的身影叹了口气,又看向许眉川,道:“我知道你想为国立功,让许老将军放心把担子交给你。

    但是,你知道一个优秀的将军最需要的是什么吗?”

    许眉川拧着眉头,没有说话。

    “我师父说过,一个团体,如果没有集体意识,就算个人能力再强也终究是一盘散沙。”

    洛灵玉紧盯着许眉川的眼睛:“霍离夜说的没错,战场不是你的秀场。

    下次打仗还是由你来对战左丘云,我信任你,希望你也能信任我们。”

    说罢,洛灵玉便离开了。

    许眉川一个人站在外面,看了看医疗处正在给伤兵包扎的陆佑七,不由握了握拳头。

    ......

    是夜。

    今天一整天霍离夜都没有再和洛灵玉说过一句话,整个人冷着张脸,仿佛洛灵玉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晚饭后,霍离夜没吃多少又一个人走了出去,洛灵玉便跟了去。

    “在想什么?”洛灵玉清了清嗓子低声问道。

    霍离夜轻哼了一声,“在想怎么摆脱你们两个猪队友。”

    好哇!

    亏老子还担心你跟出来看看,真是白瞎了这份心!

    洛灵玉深吸了一口气,“那霍副将就好生想着吧,想也白想。”

    说罢洛灵玉转身便要走,霍离夜扯住了她的衣袖。

    洛灵玉回头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霍离夜。

    霍离夜挑了挑眉,“怎么?爷配合你演了一出好戏,你非但不感谢爷,还给爷甩脸子?”

    洛灵玉一愣,“什么意思?”

    “你知晓许眉川是一个重情重义且自负的人,故意顺着他的心思,再抛出你心里的难处,让他愧疚,不是么?”

    霍离夜轻笑,“你倒是把他的心思琢磨的透彻,爷就帮你做一做那个恶人。”

    洛灵玉咳了几声,“那不然呢?他是主将,硬杠你能杠过他?不如让他自己想通。”

    “楚清言果然没看错人。”霍离夜笑着注视着洛灵玉的眼睛。

    洛灵玉只觉好似要被这目光看得一览无余,强行别开了目光,“不早了,快点回去歇息吧。”

    说罢便落荒而逃。

    霍离夜望着她离去的身影不由神色冷了几分。

    凭她的聪颖和身手,若是再成长个几年...

    “别躲了,出来吧。”霍离夜的声音忽然变得清冷。

    “属下在。”陆零千很快便出现在霍离夜身后。

    霍离夜嘴角噙着一丝笑,“找个机会把她处理了。”

    说罢扔给了陆零千一瓶药,“这是九死丸,量她命再大也熬不过去。用的时机,你自己把握。”

    陆零千接住药瓶,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霍离夜余光瞥了他一眼:“怎么?才跟了她几日便舍不得下手了?”

    说罢,霍离夜又笑着提醒道:“你别忘了,你心爱的女人还在我手上。你最好乖乖听话。”

    “......是。”

    距离上次和东原国交战,已经有半余月。

    按理说,东原国也不是什么大国,奉云国离东原国又远,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粮草供他们在这耗着?

    洛灵玉摸着下巴在粮仓看着越来越少的粮食。

    由于粮食越来越少,每日给士兵的配量便有所缩减,起初还好,但配量越来越少,便使得士兵哀怨声四起。

    这日晌午,洛灵玉和霍离夜、许眉川正在炉子旁吃饭。

    洛灵玉刚拿起一个馍馍,见身旁士兵偷摸这咽口水的可怜模样,叹了口气,便将馍馍给了士兵,自己只喝了几口稀的。

    “你疯了?”霍离夜皱着眉头,“你自己还没吃什么呢。”

    洛灵玉淡淡瞥了他一眼,“吃你的。”

    下午练兵时,洛灵玉没有急着操练,先是将士兵集中起来。

    “各位兄弟们,听我说。”洛灵玉严肃地道,“现在粮仓亏空,我知道大家都吃不饱。

    所以,我洛灵玉今天发誓,在所有的士兵都吃上干粮前,我洛灵玉绝不动一口。”

    底下的士兵一阵唏嘘。

    “顾校尉,您平时对我们和善,从不亏待我们,顾校尉不吃,我们哪好意思动一口?”

    “对,顾校尉不吃上饭,我们也不吃!”

    “顾校尉不吃,我们也不吃!”

    全体士兵齐齐喊道。

    “你们......”洛灵玉倒是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只叹了口气道:“我顾飞卿说过的话,自然不会收回。

    再过七日,朝廷的救济粮便会到了,大家放心,到时候保准大家个个吃得饱!”

    ......

    晚膳时洛灵玉果然没动一口干粮,只是喝了碗稀饭。

    “蠢货。”霍离夜瞥了洛灵玉一眼,“你这么为他们着想,自己又能捞着什么好?”

    洛灵玉冲他翻了个白眼,“你懂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