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

    洛灵玉听着许眉川呼噜声恨得牙痒痒,他倒是睡得香,洛灵玉真想用夹子把他的鼻子夹起来!

    正恼着,旁边的霍离夜翻了一个身,一条手臂直接搭在了洛灵玉的脖子上。

    洛灵玉只觉眼皮子直跳,踢了踢霍离夜的腿,霍离夜皱了皱眉头,哼唧了两声,不为所动。

    洛灵玉:......

    呵,男人。

    次日清晨。

    “飞卿,别睡了!东原国的人已经在五百里开外的地方给我们下战书了!”

    ......

    战场上。

    “你怎么回事?”霍离夜皱眉望着洛灵玉眼睛下面的两片青黑。

    洛灵玉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我好得很。”

    我丢你母!

    “嘁,我道是奉云国派了什么样的货色来应战,没想到是三个奶娃娃。”

    东原国大将扛着红缨枪嗤笑道:“喂,对面的奶娃娃,回家喝奶去吧,别来丢人现眼!”

    “你!”许眉川气急,金色长枪直指敌方主将。

    霍离夜按了按许眉川的肩膀,笑着看向敌方主将,“想必阁下就是左邱云吧。

    听说左前辈是东原国民众心中的楷模,如今却说出这般毫无修养的话。

    敢问,东原国国民修养都是如此吗?”

    “哼,狂妄小辈,今日便叫你领教一下本将军的诛雄枪!”

    左邱云说罢,大喝一声,黑压压一片兵将呐喊着冲了过来。

    洛灵玉收到了许眉川的眼神,挥了挥手,眼神中一扫先前的困意,凌厉的锋芒乍然而现。

    奉军吹起了低沉的号角,鼓声冗长,将士们大喝着冲向了敌军。

    洛灵玉骑着琉璃奔向敌方校尉,银龙长戟拖摩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声音。

    敌方校尉手持长剑直直刺向洛灵玉的眉心,洛灵玉身子向后一仰,灵巧地避过长剑,银戟挥向敌方校尉的腹部。

    一个回合间,敌方校尉的盔甲碎成了两瓣。

    这......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那么快!

    敌方校尉冷汗涔涔,还在惊愕中,洛灵玉的长戟又从背后刺了过来。

    敌方校尉躲闪不过,连忙拉过身旁一个正在奋战的士兵来做挡箭牌。

    士兵一脸不敢相信,霎时被银戟刺穿了胸脯,鲜红的血溅到了洛灵玉的脸上。

    洛灵玉冷笑一声。

    视他人性命如粪土的东西,也配做带头?

    趁洛灵玉的银戟还没抽出来,敌方校尉阴笑着一剑刺向洛灵玉的心脏。

    洛灵玉脚踩马踏,站在了马的左侧躲开了长剑,以极快的速度掰开了敌方校尉的手,抓住他掉落的长剑,狠狠刺入了他的心脏。

    “怎么样?被自己的剑所伤的滋味如何?”洛灵玉冷笑一声,将满脸惊愕的敌方校尉踢下了马,又从小兵身上拔下了自己的银龙长戟,看向了许眉川和霍离夜那边。

    霍离夜那边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敌军副将被他耍得满头是汗,而霍离夜却还镇定自若。

    许眉川那边虽然丝毫不落下风,应付起来却有些吃力。

    毕竟左邱云也是个驰骋沙场多年的老将军了,而许眉川却是第一次。

    “许大哥,我来帮你!”洛灵玉提戟正要去。

    许眉川大喝一声,“不用来帮我!我这边扛得住!”

    “可是!”洛灵玉还想说什么,顿住了一下,叹了口气道:“那你多加小心。”

    不到五回合,霍离夜便成功将敌军副将斩于马下。

    许眉川和左邱云仍然僵持不下,却拒绝洛灵玉和霍离夜的帮衬。

    奉军80万大军虽然人多势众,但却不敌敌军40万精兵,很快奉军便落了下风。

    “麻烦。”霍离夜见势头不对,也不顾许眉川什么劳什子的自负心,直接提了龙凤双尺刀向左邱云冲了去。

    左邱云一惊,一个许眉川就对付得腾不出手,再多一个岂不是人头不保?

    于是便夹马回头道:“撤军!”

    ......

    “你他妈的今天在干什么!”许眉川揪住了霍离夜的衣领,紧皱着眉头,“我不是说过吗?不用你来帮我!”

    霍离夜嗤笑道:“你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要不是你的自大,左邱云早就人头落地了。”

    “你!”许眉川扬起拳头想要招呼霍离夜,被洛灵玉拦了下来。

    “你们干嘛呢?!敌人还没打败就自己内讧起来了,幼不幼稚?”洛灵玉没好气地看着二人。

    二人听了洛灵玉的话,都闭上了嘴。

    三人沉默了许久,霍离夜道:“那你觉得这事该怎么办?”

    洛灵玉沉吟了片刻,“下次还是让许大哥对战左邱云。”

    “我看你是疯了。今日他和左邱云打成那样都没分出胜负,这么耗下去有什么意义?

    我们的粮草本身就不多,80万兵将里有50万是新兵和残兵,拖一日,就得养着他们一日。”霍离夜皱着眉头,目光有些生冷。

    洛灵玉咬了咬唇,“别说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其他的我会再想办法。”

    “胡闹。”霍离夜摇了摇头,二话不说便转身离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