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小姐也这么觉得吗?”秋风皱着眉头看向洛灵玉,“前些日子,我也觉得清月总管行为很奇怪,但是王爷却让我不用关心此事。”

    “不会吧?他心这么大?”洛灵玉挑了挑眉,被绿了居然还能淡定如斯吗?

    花园内。

    楚清言和霍离夜已经下到了最后一盘,前两盘都是楚清言赢了。

    “师兄的棋艺比以前还要好,我这个做师弟的真是自愧不如。”霍离夜瞥了楚清言一眼,低低笑了一声。

    楚清言捻了一颗棋轻轻放下,道:“师弟不必谦虚。年纪轻轻便被封为副将军,是我自愧不如才是。”

    霍离夜微勾红唇,“说起来,那个孩子,是洛家的小女儿吧。”

    楚清言捻棋子的手微微一颤,棋子掉到了地上,楚清言没有去捡,又捻起一粒。

    “你想说什么?”楚清言道。

    见楚清言心神不定的模样,霍离夜满意地笑了笑:“师兄不必如此紧张,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只是,我想问你一句,”霍离夜的眼睛看向楚清言,眼神似狼一般锐利,“她知道你的事情吗?”

    ......

    “王爷,顾公子已经挑好马匹了。”秋风带着洛灵玉回到了花园。

    “看上哪一匹了?”楚清言见洛灵玉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嘴角不免也染上了几分笑意。

    洛灵玉扬了扬小脸道:“是大娃,不过,她现在已经叫琉璃了。”

    楚清言有些惊讶,“你驯服了大娃?”

    “嗯,”洛灵玉点了点头,“对了,你们俩下棋下的怎么样了?”

    楚清言笑着摇了摇头,“我输了。秋风,带霍公子去挑马吧。”

    秋风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又马上低下了头,道:“是。”

    怎么可能?王爷下棋居然会输?

    “三局一胜,不算光彩。”霍离夜笑眯眯地望着楚清言,又看了眼棋盘,不由地摇了摇头。

    楚清言啊楚清言,怎么一提到这个小丫头,你就输得如此溃不成军。

    霍离夜又看了看洛灵玉,低低地笑了。

    这可不是成大事的人该有的样子啊。

    ......

    明日就要前往边境了。

    洛灵玉正在打点随军用品,忽然敲门声响起,洛灵玉道了声,“进来。”

    来人是楚清言。

    楚清言手里捧着一个梨花木制的盒子。

    洛灵玉道:“有什么事吗?”

    楚清言将盒子递给了洛灵玉,“打开看看。”

    这么神神秘秘的干什么?

    洛灵玉狐疑地打开了盒子,“这是?”

    洛灵玉愣愣地望着盒子中银白色的战袍。

    “试试看。”楚清言冲更衣室努了努嘴。

    ......

    洛灵玉换好了战袍,站在楚清言面前。

    这身银白色战袍虽然略显朴素,却似乎沉寂着不可抵挡的锋芒。

    楚清言满意地看着洛灵玉:“这是我第一次上战场时穿的战袍,如今,我把它送给你。”

    洛灵玉对这身战袍很是喜欢,刚要说出“谢谢”这两个字,便被楚清言用食指摁住了双唇。

    微凉的触感让洛灵玉一个激灵,正要躲开,便被楚清言紧箍在了怀中。

    薄唇轻轻覆在洛灵玉的唇上,贪恋般地索取探求着,动作却是极其轻柔。

    洛灵玉的心脏扑通直跳,不经意间对上了楚清言如星空般浩瀚的双眸,一时间竟沉醉其中。

    不知过了多久,楚清言终于放开了洛灵玉,见她脸红到了耳朵根的模样不由轻笑了一声。

    这次洛灵玉没有推开他,楚清言心里竟是有几分沾沾自喜。

    “去了那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傻乎乎地冲在前面,知道吗?”楚清言捏了捏洛灵玉的小脸蛋。

    洛灵玉点了点头,又笑了起来,“那岂不成了缩头乌龟,好歹是个校尉。”

    楚清言无奈地摇了摇头,“就会贫嘴。明天记得把陆佑七和陆零千带上。”

    “带陆佑七不就够了吗?带陆零千干嘛?”洛灵玉皱了皱眉,那家伙只会毒术又不会医术。

    “以后你就知道了。”楚清言挑眉道。

    次日清晨。

    一切仪仗准备就绪后,洛灵玉便跟随军队前往边境了。

    楚清言站在城门口望着洛灵玉渐渐远去的背影,想起了霍离夜的话:

    “她知道你的事情吗?”

    楚清言捏了捏眉心,若是可以,他希望这辈子她都不知道。

    因为他赌不起,曝光真相的后果。

    楚清言自嘲般地笑了。

    ......

    九邺都边境。

    军营刚刚驻扎好,已是深夜。

    由于帐篷紧缺,洛灵玉只得和许眉川和霍离夜住同一个。

    “飞卿,来一起泡澡啊。”许眉川向洛灵玉招了招手。

    许眉川和霍离夜泡在大木桶里,木桶很大,足够容纳五六个人,洛灵玉却迟迟不进。

    霍离夜微勾着唇道:“都是男人,害羞什么?我们又不和你这个小豆丁比谁的大。”

    ???

    挨千刀的,洛灵玉真想把霍离夜的头摁进水里。

    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我才不和你一起泡,无、耻!”洛灵玉瞪了霍离夜一眼转身便出了帐篷。

    许眉川一脸不解:“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霍离夜笑道:“许是没我大,自卑了。”

    洛灵玉在帐篷外听得一清二楚,嫌弃的皱巴着小脸摇了摇头,“真是不要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