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愣了愣,皱了皱眉头道:“可...可是...要是再不找个人嫁了,皇兄就要把我嫁到北离国了呀...”

    少女小声嘟哝着。

    “皇兄?”洛灵玉一惊,“你是,你是念蕊长公主?”

    楚念蕊,是楚安平唯一的同母妹妹。

    楚念蕊连忙捂住了洛灵玉的嘴巴,“嘘,小声点。”随后看了看周围,“若是被皇兄发现我又跑出来偷男人,我可就死定了!”

    洛灵玉浑身发毛,偷...偷男人...

    这是一个长公主该说出的话嘛!

    “若是长公主不想嫁去北离国,直接和皇上说了便是。

    皇上只有您一个妹妹,想必会慎重考虑的。”洛灵玉道。

    楚念慈瞥了洛灵玉一眼,“若是真有那么简单,我还找你干嘛?”

    洛灵玉:...说的也是。都给人家长公主逼得偷男人了。

    “都是那个郑信!”楚念慈跺了跺脚,“先前害清雅姐姐嫁到南明国,又让容音姐姐嫁到西越国,现在又来害我!”

    楚清雅和楚容音?

    洛灵玉愣了愣,这两位长公主都是楚清言的亲姐姐。

    先帝过世前,郑信便怂恿他把两位长公主远嫁。

    洛灵玉本以为,郑信是怕两位长公主将来被指给朝中重臣,让楚清言如虎得翼,危及楚安平的帝位。

    没想到,现在他连楚念慈都不放过。

    楚念慈可是楚安平唯一的妹妹,朝中几位重臣,就算随便指婚一个,都比嫁去北离国来得强。

    这个郑信究竟是存的什么心思?

    言王府内。

    楚清言已经吩咐人准备好了早膳。

    洛灵玉坐在桌前吃得不亦乐乎,桌上的糕点全都是她爱吃的,上早朝时她就饿得厉害,没想到楚清言那么贴心。

    啧啧,若不是二人之间介着云与璃,这样的夫君她洛灵玉就算倒贴也赖定了。

    “慢点吃,别噎着。”楚清言笑吟吟地递上一杯他亲自炖的菌菇汤。

    洛灵玉端起碗来,索性调羹也不用了,不一会儿,汤便被喝了个精光。

    “嗝。”洛灵玉打了个饱嗝,“这汤的味道不错。”

    “是吗?”楚清言笑意越发浓郁,“那我以后天天给你做。”

    嗯?!

    洛灵玉一脸不敢相信,“这...这汤是你做的?”

    楚清言点头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

    真是居家必备好夫君。洛灵玉暗暗叹道。

    “对了,我今天遇到念慈长公主了。她跟我说郑信怂恿楚安平把她嫁到北离国。”洛灵玉吃得太欢差点忘了这茬,“我总觉得这个郑信有问题。”

    “哦?”楚清言挑了挑眉,却没有表现出惊讶。

    看他的反应,洛灵玉总觉得他好像早就知道了...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洛灵玉看向楚清言。

    “奇怪。”楚清言诚恳地点了点头。

    洛灵玉:......就算你早就察觉到了也请演的认真一点啊喂!

    “楚清言,我发现你演技不太好。”洛灵玉认真地道。

    楚清言一脸无辜,“我要演技干嘛?”

    也是......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洛灵玉严肃地看着楚清言,“郑信他可能笼络了敌国势力。”

    楚清言诚实地点了点头。

    洛灵玉朝天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道:“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当然要你自己发现才有意思。”楚清言笑眯眯地道。

    天知道,此时洛灵玉有多想想把眼前这张脸揍成猪头!

    洛灵玉深吸了口气,忍住想揍人的冲动道:“既然如此,为何朝中大臣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还有云中兴,他不可能不知道郑信的意图,楚安平是他的侄子,就算楚安平傻,他也不应该放任不管啊。”

    楚清言摇了摇头,“你也说了,楚安平傻。郑信成天在他耳边忽悠,云中兴那些话他根本听不进。亲舅舅的话都不听了,更别说其他大臣了。”

    “况且,”楚清言又补充道:“你又如何能断定云中兴就没有勾结敌国呢?

    郑信在先帝和楚安平身边当差多年,朝中部分大臣可能也早就有了反叛的心思了。”

    洛灵玉皱眉,“这么说,奉云国现在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楚清言摸了摸洛灵玉的头,笑道:“解决的方法还是有的。我说过,我会护你周全。只是这件事,务必要保密,免得打草惊蛇。”

    时间过得很快,还有一日便要启程了。

    而洛灵玉还没有选好战马。

    奔骋阁内。

    洛灵玉正在挑选马匹。奔骋阁不愧是瑶玉都最好的马匹交易点,所有的马匹都是上好的千里马。

    “老板,这匹马我要了。”洛灵玉指了指身边那匹棕毛的马儿。

    这匹马毛发亮丽,眼睛炯炯有神,一看便是非常有灵气的马。

    老板为难地看了看洛灵玉:“这...顾公子,这匹马不能卖给你。”

    “不能卖?”洛灵玉有些不满,还不容易才挑到一匹中意的马:“放这为什么不能卖?钱可以商量。我就要这匹马。”

    “不是钱的问题,”老板咽了咽口水,“这是霍公子提前预定好的。”

    霍公子?霍离夜?

    洛灵玉咬牙,她怎么就跟这个霍离夜不对盘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