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王府内。

    秋风将云与璃送走后便直奔楚清言的书房。

    “何事?”楚清言正在看兵书。

    “王爷,”秋风凑近了楚清言,小声道了些什么,“属下总觉得,清月和云与璃的关系不一般。”

    当初云与璃嫁入言王府时,王爷便下过命令,王府中所有人无论尊卑,都不许喊云与璃为王妃。

    楚清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表现出意外,“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秋风退下后,楚清言放下兵书站起身来看向了窗外。

    楚清言不是傻子,楚清月对云与璃是什么心思,他自然不会不知道。

    这些年楚清月的确帮自己做了不少事,若是他们俩处出感情来,倒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这样的结果,你会喜欢吗?大哥。”楚清言望着窗外,眼神中掺杂着迷茫。

    噙云阁。

    “少主...前些日子清鸿姑娘委托我们办的事搞砸了,现在她的人在外面闹事呢...”

    清鸿姑娘是云与璃在桃花佳人阁的化名。

    黑衣暗卫跪在红袍少年面前颤声道。

    “是么?”

    红袍少年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半面金色的面具。

    “是...着手这个任务的是陆零千,可是前两日陆零千忽然失踪,我们正在努力追捕他的下落...”

    黑衣男子额头上冷汗涔涔,“是属下无能,请少主惩罚!”

    红袍少年摆了摆手,微勾着红唇笑道:“不打紧。这个任务是我让他接的。不过那个小丫头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真是顽强呢。”

    “也是,洛家的后人要是随随便便就能弄死,也不配做洛家人了。”

    黑衣人一惊,“洛...洛家后人?!您是说...”

    “嘘。”红袍少年走至黑衣人面前,笑吟吟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属下该死!”黑衣人立即伏在地上。

    “下次长点记性。”红袍少年略过黑衣人,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道:“至于陆零千,不必再追捕他了。”

    “是。”

    三日后。是清晨。

    洛灵玉奉旨和许眉川一起去皇宫觐见皇上。

    皇宫内。此时正逢早朝。

    洛灵玉和许眉川前往听政殿的途中,恰好碰上了霍离夜。

    霍离夜见了洛灵玉,挑了挑眉:“小豆丁,你来做什么?”

    洛灵玉是懒得和霍离夜斗嘴,直接拉着许眉川略过了霍离夜。

    霍离夜歪了歪头,好像被无视了呢。

    听政殿。

    洛灵玉等三人同大臣们一起行完了礼后,被楚安平叫到了大臣们的前面。

    楚安平打量着跪在地上的三人,心中甚是满意:“三日后,便是与东原国开战的日子。三位都是经过层层选拔,挑选出来的杰出人才。

    今日,朕册封许眉川为大将军,霍离夜为副将军。念顾飞卿尚且年幼,就封为校尉吧。可有异议?”

    洛灵玉皱了皱眉,异议多的是啊......但面对着天子,也只得说:“臣谨遵皇上口谕。”

    年纪小就不能做将军?真是狗眼看人低。

    今日早朝的内容关于是否要加重赋税。三日后便要和东原国开战,楚安平命令许眉川带领80万大军,资金可能较为匮乏。

    洛灵玉只是冷笑,收拾东原国那些人,明明30万精兵就够了。

    兵在精而不在多,凭什么要拿老百姓的血汗钱去饲养那些酒囊饭袋?

    朝廷上激辩声四起,而只有李丞相,李乾从头到尾没有开口。

    洛灵玉细细打量着李乾,虽说不是那种令人惊艳的长相,但很清秀,给人一种成熟中带有一些温良的感觉。

    早朝结束后,洛灵玉急着赶去茅房,谁想皇宫太大,虽然宫女指了路,洛灵玉还是迷路了......

    洛灵玉咬牙揉了揉肚子,正犹豫着要不要再去求助一下宫女时,一个清亮的女音传来——

    “喂,你是不是在找茅厕?”

    “是啊。”洛灵玉转过头去看了看身着藕色罗裙的少女。

    少女看起来比她还小一两岁,胖嘟嘟的,长得很白,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很讨喜。

    “我带你去吧。”少女歪着头看了看洛灵玉,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多谢姑娘。”

    等洛灵玉舒服完出来时,发现少女还蹲在茅厕外面,面部表情微微僵了一下,“呃...姑娘可是还有什么事?”

    “你就是顾飞卿吧。”少女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洛灵玉。

    洛灵玉点了点头,“便是在下。”

    少女又盯了洛灵玉一会儿,而后低下头去,小声说道:“我中意你。”

    中......中意?

    洛灵玉嘴角一抽,“抱歉,姑娘,方才风挺大的,我没听清楚。”

    少女看了看天,一脸无辜,今儿个和风朔日的,哪里有风了?

    “我说,我——中、意、你。”

    洛灵玉看着少女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吐出这几个字,心里只觉毛骨悚然。

    “您能不能不中意我?”洛灵玉苦巴着一张脸,虽然你长得是很可爱,但她洛灵玉是直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