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们父亲呢?”洛灵玉道。

    陆零千咽下了桂花糕,眼神中落寞的情绪一闪而过,“他啊,在我们兄弟俩小时候就死了。”

    洛灵玉沉默了一会,道:“抱歉。”

    “没关系。”陆零千打着哈哈道,“幸亏他死的早,不然他要知道我学这个,肯定把我打死。”

    洛灵玉:......

    “是谁在那里?!”洛灵玉忽然察觉到什么,一个飞镖扔向了竹从中。

    “咳......咳咳咳!”陆零千吃进去的桂花糕被洛灵玉这一喝吓得卡在了嗓子里。

    “参见主人。”

    两个少女从竹林使了轻功出来,半跪在洛灵玉身前。

    “我们是王爷派来的暗卫,专门保护您的安全。我叫阿棠。”

    “我叫小桃。”

    洛灵玉打量了一下两个姑娘,武功都处于上乘,姿色清丽,一看便是极为聪慧的姑娘。

    洛灵玉点了点头,随后简单安排了一下二人的住处。

    “主子,王爷说,前些日子许家大公子来找过你。还有,王爷说,除了王爷自己其他的男人都是野男人,还请主子多加防范。”小桃说道。

    洛灵玉嘴角微微抽搐,楚清言这家伙......

    许府。

    守门人把洛灵玉带到了流川阁内便离去了。

    此时许眉川正在练字,见到洛灵玉高兴地道了声:“飞卿!”随后立即放下手中的笔疾步走到洛灵玉面前。

    许眉川双手扶着洛灵玉的肩膀将洛灵玉上下打量了一遍,眼神流露着关切,“你没事吧?”

    洛灵玉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有劳许兄牵挂了。”

    “你是不知道,前些日子言王府的人差点把瑶玉都翻了个底朝天,我道是你出什么事了,还特意去了趟言王府。”

    洛灵玉耸了耸肩,“无碍,不过是被暗算了。”

    许眉川点头道:“你没事便好。”

    忽然,许眉川像想起了什么一般,“飞卿,你跟我来。”

    说着,带洛灵玉进了内室。许眉川从桌上一个檀木匣子中取出了一道圣旨。

    “这是?”洛灵玉眯了眯眼睛,接过许眉川递来的圣旨。

    “皇上派我们和霍离夜去九邺都打仗?”洛灵玉惊呼出声。

    皇上派自己去打仗,为什么没有给自己派圣旨?

    言王府。清言阁。

    楚清言正在书房看书,房门忽然被哐当一下推开,楚清言皱了皱眉,见来人是洛灵玉,又舒展了眉头,“玉儿,怎么了?”

    洛灵玉拧着眉头把圣旨扔到了楚清言桌上。

    “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

    楚清言不紧不慢地将圣旨又收好,道:“还是被你发现了。”

    洛灵玉走到楚清言桌前,一掌拍在了楚清言桌上,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到底什么意思?说好要帮我,这就是你所谓的帮?”

    楚清言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我会帮你,但我不希望你搅这滩烂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买通他们把你的名字从战令上划掉。”

    洛灵玉冷笑一声:“帮我?少在那假惺惺了。当初先帝定洛家罪的时候,你又在干嘛?你以为我真会信你?”

    “我......对不起。”楚清言眼底蕴着浓浓的歉意和心疼,“相信我一次好吗?”

    洛灵玉盯着楚清言的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话说得过重了,楚清言将云与璃抓来交给她收拾,不惜得罪云家,难道还不够证明他的心吗?

    可是,她终究是希望靠自己的力量来洗雪洛家的耻辱啊。

    云与璃今天说的没错,她,的确是丧家之犬。正是因为这样,她才必须要向所有人证明,洛家的子孙,没有孬种。

    洛灵玉叹了口气,“我......相信你。但是也请你相信我,”洛灵玉的眼神中透露着坚定,“我有能力,代表整个洛家完成这次保家卫国的任务。”

    楚清言与洛灵玉沉默着对望着彼此,最终楚清言摇了摇头,“罢了。你去吧。”

    望着洛灵玉离去的身影,楚清言心思逐渐飘忽,玉儿,你长大了。

    眼前的人儿仿佛和遥远记忆中的小女孩重叠在一起......

    “你伤得好重?......怎么在这里养伤?”小女孩望着屋子里潮湿阴暗的环境。

    “哪有你这样缠绷带的!”小女孩笑着帮他处理好伤口,又一圈圈缠好绷带。

    “下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小女孩站在门槛向他挥了挥手......

    楚清言不自觉地伸出了手想抓住她,却一个激灵从梦境中惊醒。

    楚清言坐在床榻上微微发愣,望着窗外蒙蒙亮的天,喃喃道:“以后让我保护你吧。”

    清晨。

    洛灵玉一早便出门准备军用品了。

    楚清言独自沏茶,正准备小啜两口,竹风匆匆赶来道:“报!王爷,云尚书在正堂内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