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王府,湖心亭内。

    洛灵玉正在晨练,秋风来请她去地牢,说是王爷的意思。

    地牢?

    洛灵玉咽了咽口水,开始盘算最近有没有得罪楚清言,要是有的话......

    还是赶紧认错了,免得给关进去。

    地牢内。

    云与璃和一个黑衣男人被拷着手铐跪在地上,楚清言翘着二郎腿撑着头,陆佑七坐在楚清言对面。

    这......这是什么阵势?

    “玉儿,过来。”楚清言向洛灵玉勾了勾手。

    洛灵玉疑惑地走了去,“这是......怎么了?”

    “你们两个,自己说。”楚清言凌厉的目光扫向了二人。

    云与璃看见洛灵玉,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一声不吭。

    黑衣男子闻言立即向洛灵玉磕了几个头,“哎哟,大爷,您大人有大量,前些日子是我眼瞎,您......您别往心里去,我给你做牛做马报答您。”

    真是麻了个叭子的瞎了眼,谁特喵知道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少年会是言王的人啊!

    洛灵玉一愣,上前仔细瞅了瞅,恍然大悟道:“哦~是你啊!”

    说罢一脚踢在了黑衣男子的膝盖上,咬牙切齿道:“让你害我!让你害我!”

    黑衣男子吃痛地捂住了膝盖,“......疼疼疼!”

    “疼?”洛灵玉瞪大了眼睛,“你喂我吃毒药的时候我不疼吗?你把我踹下悬崖我不疼吗?”

    黑衣男子苦巴着一张脸,“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是我有眼无珠,我我我......我有眼无珠!对了,都是她,是她指使我的!”

    黑衣男人连忙甩锅给了云与璃,云与璃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狗腿东西!”

    洛灵玉扭头皱眉看向云与璃,“你干的?为什么?”

    洛灵玉想到那日在亭子中楚清言与她说过的话,云家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云与璃翻了个白眼,“就是我怎么着?我就是看不惯你,明明就是条丧家之犬罢了,凭什么......”

    “啪!”

    云与璃吃惊地捂着脸望向卿,“你......你竟然敢打我?!”

    洛灵玉活动了一下手腕,“我打的就是你了,怎么着吧。我说你,我和你有多大愁了,你要找人弄死我,还找这么专业。”

    说罢,洛灵玉又给黑衣男子补了一脚。

    “多大愁?你抢了我的夫君,你还好意思问我多大愁?!”云与璃伸着脖子吼道,口水险些喷到了洛灵玉脸上。

    洛灵玉被这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身子微微往后倾了倾。

    “嘶,我记得,楚清言当初明明就是和我订的婚约吧?你怎么好意思说是我抢你夫君的?

    明明是你,知道他有婚约还臭不要面皮的贴上去吧?

    按理说,你当初嫁的时候,就是以侧妃的身份进的王府吧?”洛灵玉双手环抱在胸前道。

    楚清言轻笑,洛灵玉虽然在自己面前嘴上不愿意承认那桩婚事,心还是蛮诚实的嘛。

    云与璃被这一连串的反问问得无言以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死死得咬住下唇,半晌才道:“那又如何?有本事,你现在就去皇上那说,你就是洛灵玉啊!”

    黑衣男子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向洛灵玉:“你......你......你是洛家的......”

    怪不得言王之前叫她玉儿,原来她是洛老将军的遗珠,洛灵玉!

    “这两个人都是交给我处置是吧?”洛灵玉没有理会黑衣男子,回头看着楚清言问道。

    楚清言点了点头,“你随意。”

    “好,这个贱女人就先关着,”洛灵玉指了指云与璃。

    “贱女人?!你说谁呢!”要不是手脚都被捆了起来,云与璃真想扑上去咬她。

    “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而已,你真以为清言会让你对我怎么样?”

    云与璃大声骂道,“就凭你这拿不上台面的身份,你这辈子都只能是躲在王府后面的一条狗!”

    洛灵玉眼神阴冷了几分,抓住了云与璃的头发,“你再说一遍?”

    云与璃望着洛灵玉阴狠凌厉的眼神,不由生出了几分怯意,“你......你不过是条丧家之犬罢了,有什么资格......啊!!”

    洛灵玉一脚踢在了云与璃的胸口,云与璃吃痛地叫了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打颤。

    “以前我对你客气,是因为我觉得没必要闹得不愉快。但如今看来,我对你是客气过头了。”洛灵玉眼神冰冷,踩着云与璃的胸口道:“以后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

    云与璃恶狠狠地盯着洛灵玉,却是再也不敢说一个字。

    洛灵玉说完便不再理会她,“至于这个男的,”洛灵玉摸了摸下巴,“知道了我那么多秘密,不如弄死吧?”

    楚清言点头,正欲叫人拉下去,黑衣男子大喊道:“女侠!女将军!千万别啊!我我我,我嘴很紧的!我一直很敬重洛家,敬重洛将军!请女侠收下我!”说着,黑衣人又磕了个头。

    “拖下去拖下去。”洛灵玉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刚刚出卖了云与璃,谁敢收他?

    黑衣人欲哭无泪地被秋风拖走。

    “哥!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哥你快救救我!”

    陆佑七嘴角一抽,洛灵玉和楚清言齐齐看向陆佑七。

    “他......是你弟弟?”洛灵玉指了指黑衣男子。

    陆佑七扶额,不争气的东西。

    灵清阁。庭院内。

    “女侠。”陆零千笑得一脸狗腿,“你的衣服,有点......小......”

    洛灵玉放下手中的兵书看向陆零千,夸赞道:“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收拾一下也还长得人模人样嘛。”

    陆零千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洛灵玉丢给了陆零千一个钱袋,“小了的话,自己去买几身合身的,以后你就住在灵清阁吧,里面房间多的是,你自己选个合意的住。”

    “多谢女侠!~”陆零千愉快地笑了,露出一枚小虎牙,掂了掂手中的荷包,啧,这钱可比在噙云阁做杀手来的容易。

    “等等,”洛灵玉皱眉,“以后不要叫我女侠,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明白!要叫公子!”

    洛灵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话说回来,”洛灵玉疑惑道:“你和陆佑七明明是兄弟俩,为什么会分开?”

    陆零千从石桌上捡了块桂花糕塞入最终道:“这个说来话长,简而言之,就是因为我违背了哥哥的意愿,修习了毒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