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醒来时,已经入了夜。洛灵玉正被一个人黑衣人背在麻袋里,黑衣人跑得极快,洛灵玉被颠得头昏脑涨。

    哪个挨千刀的!洛灵玉暗骂道。

    手和脚都被捆住了,嘴里还塞了一块抹布。

    还好洛灵玉习惯性在袖子里藏上几枚飞镖,不然今天真得栽在这。

    黑衣蒙面人跑着跑着觉得不太对劲,“这麻袋怎么忽然这么轻了?”心里正嘀咕着,耳边忽然银光飞过。

    “嘶!”

    尽管黑衣人闪躲得已经够快,耳朵还是被割破了一道口子,擦过耳朵的那枚飞镖嵌入了树中,树桩被劈开了一半。

    洛灵玉转着手中的飞镖,笑道:“小哥速度够快啊。”

    黑衣人捂着耳朵后退了几步,“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洛灵玉冲着黑衣人身后的麻袋努了努嘴,又举了举手中的飞镖,“这还用问吗?”

    见洛灵玉一脸鄙视的样子,黑衣人气得甩掉了手中的麻袋:“谁知道你逛街还随身带这玩意啊!你是不是人了!”

    洛灵玉故作惶恐道:“拜托,你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敲晕,还用麻袋装,不是人的明明是你才对吧!”

    黑衣人愣了愣,说得好像没毛病......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黑衣人从背后拔出了一把大刀,飞速向砍去。

    好快!

    洛灵玉急急躲开,手中的镖又扔出去一个,直直射向黑衣人。

    黑衣人冷哼一声,“雕虫小技!”随后一个后空翻便避了开。不想,那飞镖竟然转了个弯又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折了回来。

    不好!黑衣人反应过来时已经躲不掉了,手臂生生被割破了一道口子。

    “轮回镖!”黑衣人捂住胳膊低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洛灵玉莫名其妙地看着黑衣人,“是我抓你还是你抓我?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黑衣人:“......今天算我栽了,接了不该接的任务。后会有期!”

    话刚说完,黑衣人便隐没在了树林中。

    洛灵玉收了镖正准备离开,忽觉脚底下踩到了些什么,捡起来借着月光一看,好像是一个绣着枫叶的香囊。

    想必是那人留下的。洛灵玉想着,或许能凭这个查出那个人的身份。

    刚打开香囊,顾飞卿便闻到一阵异香,是软骨香!顾飞卿急忙捂住鼻子,奈何药效太强劲,不一会便倒了下去。

    迷糊中看见黑衣人又折了回来,“小样,跟爷斗。你走过的路还没我走过的桥多呢。”

    黑衣人四下看了看,拎着顾飞卿到了山崖边,“这悬崖看上去挺深的,摔死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保险起见,得先让你吃了我精心炼制的蚀心丸。”

    黑衣人笑嘻嘻的塞了一颗红色的丸子到洛灵玉嘴里,一脚把她踹下了悬崖。

    “别了,兄弟。”

    别,别你个大头鬼!洛灵玉暗骂。

    她不信老天这么无情,苦练五年,家耻未雪,就要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洛灵玉也不知下坠了多久,心想这人杀人够专业,够用心,挑个悬崖都不见底的,以后要是还有机会也拜托他帮忙杀几个人。

    迷迷糊糊中,洛灵玉紧紧抓住了悬崖上一根枯死的树枝,不久便没了意识。

    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句话果然是没错的。

    躺在木床上的洛灵玉一动不动地想到。

    “姑娘,姑娘你醒了?”

    嗯。洛灵玉正想应答,嗯?等等,姑娘??什么情况情况?

    洛灵玉下意识地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脸,嘶,我的面皮怎么没了?!

    “我脸呢?”洛灵玉皱着眉望着身边的少女,一本正经道。

    少女愣了愣,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姑娘说话真是有趣。”

    洛灵玉忽然意识到什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少女指了指门外,道:“我师父易容很厉害的。师父救姑娘回来的时候,姑娘那张皮已经被树枝毁得不像样了。”

    洛灵玉顺着少女指的方向看了去,是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男子,面容清秀,虽然只能看到侧脸,但光看侧脸便足以让人心生好感。男子坐在摇椅上,好像在打盹。

    少女边拧着洗脸的布边解释道:“那张皮想是烂成那样不能用了,我就把它撕了。不过以我师父的技术,再做一张一模一样的轻而易举。”

    一模一样?都被毁成那样了,她师父怎么知道原来是什么样?吹牛不打草稿。

    洛灵玉张口刚想说什么,少女便一块布糊在了洛灵玉脸上。

    “你不用担心,师父人很好的。”少女边给洛灵玉擦脸边说道:“我叫连榕,你可以叫我阿榕,师父都是这么叫我的。”

    洛灵玉点了点头,却并不打算告诉她自己的名字。

    自从上次编了个假名被许眉川发现后,洛灵玉觉得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对,沉默是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