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洛灵玉的背影,楚清言懊恼地扶着额头,又倒了杯清水泼在了脸上,气息才渐渐平复下来。

    楚清言转身进了殿内的温池,胡乱脱了衣衫潜入温池,浸泡了好一会才浮上来。

    真要命。楚清言舔了舔干涩地唇角,似乎还掺杂了她的余温......

    楚清言啊楚清言,你就这点定力么!不过是仗着你这张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皮囊,才敢对她为非作歹罢了。

    她当初爱的,想嫁的,终究不是你。

    “呼......”楚清言疲惫地叹了口气。

    次日早膳时,楚清言遣人去寻洛灵玉,而洛灵玉早已不见身影。

    那日在言王府湖心亭发生的事,让洛灵玉本能地想避开云与璃。云与璃性情火爆,又爱记恨,得罪过她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更何况她那日当着她面调戏了楚清言......

    洛灵玉摇着手中的折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想起昨晚楚清言的作为,洛灵玉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好像......并不抗拒他的触碰,甚至有那么些......享受??

    毕竟是那样一副皮囊啊......

    想到这,洛灵玉狠狠地用折扇敲了敲自己的头,怎么着人家也是有妇之夫,自己这般着实不厚道啊......

    “顾兄!”身后一少年拍了拍她的肩。

    洛灵玉一惊,回头一瞧,“是许兄啊。”

    许眉川一袭竹纹墨衣,内衬一件银色丝衫,衬得许眉川容颜更出众了几分。

    “今日闲来无事,不如一起去花楼喝上几杯?”许眉川勾着洛灵玉的脖子,挑着剑眉笑道。

    洛灵玉连忙摆手,许眉川却不依,半拖半劝地拉她进了环翠楼。

    “这位少爷,想必是第一次来咱们环翠楼吧?”

    “哎呀,害羞什么呀~”

    “奴家就喜欢你这样的......”

    ......

    洛灵玉被姑娘们包围着,红着脸不知所措,一旁的许眉川看得乐不可支。洛灵玉一记白眼剽了去。

    好不容易对付了姑娘们,洛灵玉跟着许眉川向楼上的包厢走了去。

    “为什么她们不围着你转?”洛灵玉一脸郁闷地抱怨道。

    许眉川连连叹息着摇头,“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我倒是想让她们来缠我啊,要不是因为我家那位母老虎......”

    “母老虎?”洛灵玉挑眉重复了一遍,意味深长地看着许眉川,“许兄,这便是你的不对了,有了家室怎么还进花楼呢?”

    而且还带着不谙世事的少女!

    许眉川别过头直摆手,“不提了不提了!”

    包厢内的装修较为奢华,一位黄衣女子坐在古筝前,长发如青丝,肤若十二月的飞雪,如水的杏眸似乎含着一层薄雾,小巧的脸儿甚是惹人怜爱。

    许眉川一来,女子欠了欠身子,又坐了回去。

    见洛灵玉愣了神的模样,许眉川打趣着说,“怎么?看上了?”

    洛灵玉如梦初醒的看了看许眉川,又看向了黄衣女子,见她也在盯着自己,尴尬地咳了一声,“只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这位便是我的红尘知音,羽裳姑娘。”许眉川指了指黄衣女子。

    女子微笑着向洛灵玉欠了欠身。

    “怎么样?”许眉川轻轻附在顾飞卿耳边,“要不要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洛灵玉对天翻了个白眼。

    二人在包厢内坐定下来。

    许眉川抿了一小口酒,忽而叹气,道:“顾兄,选武之事,我,我实在是......对不住,家父他......”

    洛灵玉心知他说的是什么,只道:“许兄快别这么说,这和你无关。”

    许眉川稍展了眉眼:“多谢顾兄能谅解我。若日后我被选为将军,定会向皇上举荐你做我的副将。”

    洛灵玉眼睛闪了闪,笑道:“那便多谢许兄了。”副将就副将吧,总比什么都没有来得强。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正欢。环翠楼的伙计忽然急着跑进来,神色慌张地道:“许少爷,姑奶奶来了!”

    许眉川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一变,兀自原地踱了几步,口中还喃喃道:“她怎么来了......坏了坏了......”

    “许眉川!”只见一绿衣女子拿着细长的鞭子朝地上猛的一甩,地板竟被抽褪了一层木屑。

    洛灵玉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位神采飞扬的少女。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便是许眉川的夫人,这是捉奸来了。

    “折柳,我......我只是和兄弟来喝口茶,我......我可什么都没做......”许眉川躲在洛灵玉身后缩缩瑟瑟地道。

    没想到许眉川在外沉稳健谈,一副稳如老狗的模样,在老婆面前竟然......

    洛灵玉强忍着笑意道:“许夫人,确实如此。方才我和许兄在谈论选武之事,并未做什么逾矩之事,还有......先前许兄便总在我面前念叨说夫人您美丽端庄,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赵折柳愣了愣,手中的鞭子不知何时已经藏到宽袖下了,“原来是误会一场,小兄弟见笑了。”

    赵折柳作了个揖,对着洛灵玉笑了笑,眼神略过羽裳姑娘时冷哼了一声。

    临出环翠楼时,赵折柳又道:“小兄弟,是我无理在先让你受惊了。不如,今日便去府中一坐?”

    洛灵玉刚要拒绝,许眉川又扯着顾洛灵玉的手臂挤眼道:“叫你来你就来,别不好意思。我与你交好一场,不必推脱。”

    洛灵玉嘴角扯了扯,这小子是怕赵折柳回头再修理他吧!

    不过自己现在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楚清言,去桃花佳人阁的话,云与璃指定没有什么好脸色给她看。

    想到了这些,洛灵玉也就同意了。

    许府不愧是当朝第一将军的府邸,规模极大,琼楼玉宇,装修层次极其繁复。

    第一次来时由于是晚上,还是干的那种见不得光的事,所以也没来得及欣赏一番。

    洛灵玉摇着折扇跟着许眉川左逛逛右逛逛,而赵折柳已经去了厨房准备午膳了。

    “想不到令夫人还会做饭,许兄真是有福气。”洛灵玉道。

    许眉川笑了笑,“我媳妇的厨艺,那是一个绝。别看她这么凶,但是除了凶,我还真挑不出她一个差来。”

    “少来,这么个佳人,不也拦不住你逛花楼?”洛灵玉哼了一声,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