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已经开始了半刻钟。洛灵玉不紧不慢地拔箭,搭弓,射出。箭箭正中红心。

    而霍离夜那边......还在悠悠地喝茶。

    “这霍离夜怎么个情况?”皇上楚安平竖着眉,“这副德行,真真是......不行不行!”

    见皇上皱着眉头频频摇头,郑信笑道:“皇上别急,好戏定然还在后头呢。”

    过了好一会儿,霍离夜总算站了起来,拿着弓弩走了几步,右手竟一次性从箭匣中取了三支箭,凌厉的星眸微眯着,搭箭,满弦,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后,只听“唰”得一下,三支箭竟然射穿了靶子的红心!

    洛灵玉被这架势吓了一跳,正惊诧间,霍离夜望向了她,眉头一扬,似是嘲讽地笑了......不,就是嘲讽!

    可恨!洛灵玉暗自咬牙,不就是三支箭么!

    只见顾飞卿也从匣子中取了三支箭,还顺带着挑衅的目光斜了霍离夜一眼。

    洛灵玉一连串漂亮的动作,三支箭顷刻间射出,竟也是三箭中圆心,只是没有像霍离夜那般夸张到射穿。

    “呦喂,有点儿准头,”霍离夜笑了笑,“可这气力么......怎么像个娘儿们似的。”

    顾飞卿气得眼皮子突突直跳,娘儿们怎么了?

    她又一把抽出五支箭,调整了弦,微眯双目。

    一旁的霍离夜也不笑了,目光紧盯着顾飞卿。注视着顾飞卿凌厉的瞳,那样一双眼睛......竟让他毫不怀疑,这一击,定然命中。

    判官席那边儿,郑信等人面面相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五箭齐射,这是奉云国前所未有的。

    “嗖!”五支箭如雷电般向靶子劈了去,箭尖与草靶的摩擦间,竟有细丝般的火花窜出!

    五支箭,正中红心!

    众人一片哗然。

    霍离夜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茶盏,扬眉笑了,“不用比了,你赢了。”

    洛灵玉放下了弓,回笑着弯腰抱拳,道:“承让。”

    这一场,胜出者是洛灵玉和许眉川。许若诚那边自然是胜不过许眉川的。再者,刀剑无眼,许眉川不愿弟弟到战场上受苦,自当会全力以赴。

    洛灵玉连胜两局,而霍、许二人各胜一局。洛灵玉这状元的名头便是横着比第三局也是板儿上钉钉子的事了。既如此,洛灵玉便想省了这多比一场的麻烦,直接离了去。

    判官席那边,郑信和云尚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郑信轻轻用手扣了扣玉案。

    这小丫头倒是超乎了他的意料啊......

    而云尚书那边神色阴翳,不知在想些什么。

    隔天揭榜,比赛的结果出人意料,洛灵玉竟然只是榜眼,许眉川却是状元,霍离夜则是探花。

    其实并不难理解。自洛、霍二家衰败后,朝中便只有许家这么一个武将世家,对许家人优待些也很正常,再加上许家家主许义锋又是个极好面子又护崽的人,私下买通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洛灵玉仍是愤愤不平,毕竟这次武选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言王府内。

    洛灵玉乘着小船在湖心亭旁的花池里喝着浮云酒,楚清言在亭中,似是在专心弹琴,眼神却不时飘向洛灵玉那边。

    “怎么?这点事便要借酒消愁了?”楚清言的话里带有一丝揶揄的意思。

    洛灵玉正恼着,一杯酒就直直向楚清言那边栽了去。

    楚清言稳稳地接住了酒杯,笑着看了看洛灵玉,随即不紧不慢品起了酒来。放下杯盏,又道,“你这是蓄意谋杀皇亲。”

    “谁叫你这个时候还要挖苦我!”洛灵玉一拍船边,船中央的酒具颤了颤。

    楚清言憋着笑,“这么生气啊?”

    看着楚清言忍笑的模样,洛灵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简直想掀翻整只船,“笑笑笑,这你还笑得出来!我去不了战场,你以为你会好过?!”

    她洛灵玉就奇了怪了,是不是爱笑的人都特有气人的天赋?

    “哦?”楚清言见他这气得要炸的模样几乎要笑出声,“我又怎么会不好过?”

    洛灵玉没料到他会问,愣了几秒,随后一脸凶相道:“我要吃穷你用穷你,把你的美妾都睡一遍!怎样?”

    “哈哈哈......”楚清言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吃任你吃,你用任你用,只是......这美妾是千真万确没有的,还是,你要我给你纳几房?”

    洛灵玉气得要捶胸......

    午膳时,洛灵玉的气也散了。看着对面慢条斯理用膳的楚清言,再想起今日上午的言行,不勉觉得太幼稚了些......

    洛灵玉强装淡定地咳嗽了一下,“今日上午......是我过分了。只是,实在太可气了!......还有,我说要花穷你,睡你美妾的事,都是气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楚清言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即放下了碗,严肃地看着洛灵玉,“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洛灵玉听不明白,“什么?”

    “就是,美妾的事。”楚清言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定睛看着顾飞卿,显得很无辜,“我没纳过妾。”

    没纳?鬼信!洛灵玉“哦”了一声,“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啊......大有关系。”楚清言道,“你可还记得,五年前你与我的婚约?”

    洛灵玉夹菜的手僵了僵,半晌才道:“......不记得。”

    楚清言似是急了眼,握住了洛灵玉的手,“我娶云与璃,并非我所愿......”

    洛灵玉迅速将手抽离,不去直视楚清言的眼睛,道:“无论什么原因,什么隐情,你还是娶了别人。何必旧事重提,让我难堪?”

    “你果然是在意这件事。”楚清言笑了笑,“可无论怎样,我一定会娶你,以王妃的身份,娶你。”

    洛灵玉冷笑,“你凭什么......”

    她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贴过来的楚清言。

    楚清言一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勾着顾飞卿的下巴,薄唇轻轻覆在洛灵玉的唇上,技法拙劣却轻柔。

    洛灵玉愣了许久,恼羞成怒地挣脱了开,怒目圆睁,却说不出话,只转身便逃之夭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