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戚如与迟若赋回到了房间。

    “哎,你不知道,今天下午我可累坏了,不过同时我也知道了好多事情呢呢。”一坐下,郑戚如便开口道。

    “比如说呢?”迟若赋顺着她的话问道。

    “比如说,我进入了圣地,见了那个圣主,还泡了他们的圣湖。说起来也很神奇,我泡完圣湖后,竟然看见了许多之前看不见的人,后来我与柳微微进了一个山洞,聊了一下午。”

    “哦?看来你获得了不少的信息嘛。”迟若赋拿起一把孤扇,慢悠悠地扇动着。

    “那可不!我知道了不少柳微微与那时胜天的爱情经历——我猜想,其实应该是她与魏明大哥的故事吧。而后我还知道,其实那里是所谓的什么创造者们创造的世界!不过…具体的她也不是很清楚。”郑戚如有些遗憾。

    迟若赋停住挥扇的动作,似乎开始了深思:“创造的世界…有意思。不错,你了解到的已经够多了,也许这其中与柳微微也有关系。”

    郑戚如很聪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一切,包括柳微微忘记了与魏明大哥在一起的事,以及与时胜天在一起,都与那圣地有关?”

    “是的,不仅他俩的事情,还包括这镇上发生的所有的诡异之事,恐怕都与那里有关。”

    郑戚如低头思虑着:“这样啊…看来,我还需要了解更多才行。明天我得找那柳微微打听一下,”

    “但你要知道,那柳微微其实也是一个被蒙在鼓里的人。也许她自始至终了解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或者说,都是别人希望她知道的东西。你应该把视野放宽一些,最好找其他的人问问清楚。”

    “其他的人?你是说,那里的人?还是圣主?”郑戚如抬头问道。

    “到时候看情况吧。”迟若赋露出深邃的目光。

    “好!”郑戚如激动地出声,用那星星眼崇拜地看着迟若赋:“你真聪明!”

    迟若赋嘴角抽了抽:“谢谢夸奖。”

    “诶,不过你今天下午都做了些什么呢?没有我,这里可是很无趣的。”

    迟若赋转过身子,隐去眼中的神色:“没什么,只是随处转了转。”

    郑戚如并未多问,只哦了一声,便开开心心地铺好被子准备睡觉了。

    “对了。”迟若赋突然开口道,“你明日见那圣主的时候,将这个木盒子给他,就说是你给他的礼物,记住,必须让亲手交给他。”说着,他不知何处拿来了一个古朴的木盒,递给了郑戚如。

    郑戚如接过,好奇地看了看这个木盒,她知道迟若赋叫自己这么做,一定有不得不为的理由,于是点了点头,保证自己一定亲手交给圣主。

    …

    书房。

    时胜天仍是坐在这个隐身的暗房里,他轻巧地翘着二郎腿,面色却十分阴沉。他用手掌撑着脸颊,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胜天,是我。”柳微微的声音。

    时胜天合起腿,微正了正身子:“进来吧。”

    柳微微手里端着一杯茶水,她先是环绕了一下四周,而后走到时胜天面前的桌子前边,放下茶杯,有些埋怨地开口:“真是的,这么晚了,你也不知道休息,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这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倒是你,还是快些去睡觉吧,不然明天会没有精神的。”时胜天对她扬起温暖的笑容。

    “嗯…”柳微微顿了顿,微微低下头,小声地开口,“不过…今天晚上,你要不要过来一起睡?你还是…还是要好好休息才是。”

    时胜天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你今天怎么有些不一样,以往不都好好的吗?”

    柳微微抬头望他,眼神有些难过。

    他深吸一口气,似乎突然有点头疼,于是用手肘按压了一下太阳穴,而后道:“好吧,今晚我会过来的,你先回去吧。”

    柳微微不禁露出喜色,她用齿微咬了咬下唇,眼光流转:“那好,那我先回屋了。你快点过来哦。”说完她没有停顿,直接转过身子离开了。

    脚步十分轻盈。

    时胜天眼神复杂地看着她的背影。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目光变得更加莫测。

    那摇曳的烛火开始虚弱起来,不一会儿便死亡了。整个屋子陷入无尽的黑暗。

    黑暗处跳动着另外一人的呼吸起伏。

    “你来了?”

    “是的。”黑暗中一个声音响起,“我听到了。”

    “什么?”

    “你们方才的话。”

    “所以呢。”

    “我…我建议你别去,否则…”那人顿了顿,没再说话。

    “…我知道。”

    …

    次日。

    几人于鸟类欢愉的叫声中吃着早点。

    郑戚如一眼便看出,柳微微十分开心,脸上还带着几丝桃红的春意,嘴角一直上翘着,好像发生了什么令人愉悦的事情。

    时胜天则有些沉默,但神色还算正常,只不过吃了几口之后,便言称自己吃饱了,随后便转身离去。

    郑戚如迟疑地用手指着时胜天的背影问柳微微:“他?…”

    柳微微不在意地摆摆手,心情奇好:“别管他,他硬被我拉过来吃早点,没去成书房,心头定是不愉快的,想必现在正在去往书房的路上吧。”

    郑戚如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迟若赋若有所思地看着时胜天的背影,敏锐地发现了一些细节,微微眯了眯眼睛,但没有说什么。

    …

    柳微微一上午都与郑戚如闲谈着,每说几句话便,都忍不住捂嘴笑笑,眉眼里有藏不住的悦意。

    郑戚如有些奇怪地看了她几眼,不知其解。

    迟若赋没有参与其中,吃过早点后借口有事要做,而后便出去了。同时他还说明今天中午也不会回来。这事儿昨晚可没跟郑戚如商量,因此郑戚如还在他临走前还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不过没有得到回应。也许真的有事要做。

    时间过地很快,两个女人吃过午饭后,又该进入那所谓的圣地了。

    由于已经有了经验,因此郑戚如已经没有上次那般抵触了。

    两人穿过熟悉的长道,进入了那片鸟语花香的异世界。

    与上次不同不同,这次郑戚如一进来,便看见了许多“行人”。他们在山路上极速行走着,像是有什么急事要做,目光都有些呆滞。

    郑戚如没有忘记昨天晚上与迟若赋一起讨论出的结果,在柳微微想再次带她进那个山洞前阻止了她,建议两人去拜见一下圣主。

    “昨天不是已经见过他了吗?”柳微微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郑戚如只好笑着回道:“昨天实在太匆匆,我还没来得及向他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呢,毕竟给予我那么大的殊荣,再怎么也要做一番答谢吧。”

    柳微微勉强地点点头。

    两人如昨日一般在路上走着,郑戚如表面上认真地听着柳微微的话,实则同时也在暗自打量那些与她们擦肩而过的人们。

    他们虽看上去并无异常,但总让她觉得有些诡异,似乎有哪儿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