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被圣主创造出来的?”

    “圣主并非是创造者,他只是多年前被创造者们任命成为这圣地的掌管者罢了。”

    “那那些创造者呢?他们去哪儿了?还有,你刚刚说…创造者们,意思是创造这个世界的不止一个咯?”

    “当然了,创造一个世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柳微微顿了顿,又道:“至于他们去哪儿了,我可不知道。也许这个问题,没人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有创造者这回事呢?”郑戚如不甘心地追问。

    柳微微看了她一眼:“这当然是从圣主那儿得知的。我与圣主的关系一直都挺好的,但他对创造者的具体详情,一直闭口不言。”

    “那圣地到底存在了多长的时间呢?”

    柳微微皱眉:“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向谁打听过。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吧,反正在我来之前便存在了。”

    “好吧…”再问什么柳微微应该也是不知晓的,她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许久才道,“那些创造这个世界的生物,究竟是…”

    “我觉得,是神。”柳微微斩钉截铁地断言道。

    “神?”郑戚如愕然。她虽知道这世间有法术,也有功法极高的得道之人,但从未相信过这个世界上有神。父母总是告诉她,那些所谓的神,都只是传说罢了。

    “那可不!不然这圣地是如何创造出来的?”

    郑戚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能够创造一个世界,也许这种能力真的只有所谓的神才能够拥有吧。不过就算有神,他创造这个世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她看向柳微微,不禁思索着这一切与柳微微究竟有何关系。

    见柳微微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她连忙转移话题:“算了,不聊这些了,我们还是说一些家常的事吧。比如,你跟你丈夫是如何相爱的呢?”

    柳微微一听这话立马露出小女人的幸福笑容:“我们俩…我们俩有什么可聊的。”话虽如此,但女人,甚至是人,还是最喜欢谈论自己了。

    她忸怩片刻,便开口道:“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吧,我们俩其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本来小时候我们互相都看不惯对方,可后来…情窦初开后,我们便发现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其实是喜欢着对方的。于是我们结了婚,然后…”未说完,她突然停了下来,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有些迷茫。

    “然后?然后怎么了?”郑戚如看着她的脸色,小心地提问道。

    她低下头,似乎有些疑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吧,我们…好像就这样一直生活着,直到遇见了你们。”

    “那你们已经在一起,有多长时间了呢。”

    “这个…我有些想不起来了,应该很长一段时间了吧。也许因为太过久远,所以生活中好多细节都记不清了。”

    “是吗…”郑戚如显然并不认为如此,她还是觉得这一切,包括柳微微忘记了魏明,都是因为时胜天从中作祟。

    她岔开话题:“既然记不清,那就算了。我真希望,你与你的夫君能够白头偕老,永远不散。”她指的当然是魏明。

    柳微微闻言淡淡地笑了笑。

    她突然想起,魏明曾说过他们俩人曾有过儿女,于是假装不经意地说道:“诶,你与你的丈夫应该在一起有一段时日了吧,为何没有孩子呢,是暂时还不想要吗?”

    柳微微的眼神有些迷蒙:“孩子…”她的身子突然颤了颤,嘴皮甚至有些发白,“真奇怪,我怎么觉得有些冷了…其实你不说,我都未曾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因为胜天他不大想要吧,总之,他未曾与我提起过,我也…”她不再多说,只自嘲地笑了笑。

    郑戚如不动神色地继续问道:“那么,你们是做了什么措施吧?”

    柳微微俏脸微红:“你这叫个什么话…其实,我们不常一起睡觉…胜天他有很多事情的,每到晚上,他都喜欢去书房。有时,我也会看见他在看书。”

    郑戚如的目光闪过一丝深思:“这样啊…”

    “其实吧,夫妻之间相爱就好了,没有孩子也无所谓,只要我们有彼此就行了。”柳微微这样解释道,但郑戚如还是能从她的眸子中揪出一丝遗憾。

    郑戚如思量片刻,便微笑开来:“是呀,只要相爱就好了。嗯,我们聊点其他的事儿吧。”

    于是两人又开始谈天说地。柳微微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跟人交谈过似得,拉扯着她说了许多杂碎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没甚意义的,但郑戚如还是耐着性子与她聊天。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转眼外边的天色暗了下来。

    郑戚如用余光微扫了一下四周,提醒道:“薇薇姐,现在似乎已经很晚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吧。”

    柳微微像是才苏醒一般,往外边看了看。

    她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受着什么,片刻后睁开,对郑戚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我们走吧。”

    郑戚如瞧她的模样,觉得有些奇怪。她很想询问点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按着过来的路回去了。

    柳微微一直牵着郑戚如的手,怕她因天色过黑而看不清路,而她也不如之前那般无所适从了。一下午的相处让她对这个大美人多了许多了解,自然也觉得熟悉多了。况且对方那般毫不掩饰的坦露,再心硬的人也会心软。

    两人回到了府中。

    院子里已经摆好了桌椅,饭菜也都端了上来,似乎知道两人快要回来了一般。迟若赋与时胜天分别坐在桌子对端。

    听见脚步声,两人都往这边望来。

    时胜天最先开口,脸上盛慢了宠溺,看着柳微微:“快过来吃饭吧,省得饿坏了。”

    柳微微浅笑着应了一声,便坐在时胜天的身边。

    郑戚如也跟着一起坐下。

    时胜天将碗筷为柳微微摆好,像是不经意般地问道:“你们今天下午聊得怎么样了,开心吗?”

    郑戚如尴尬地笑笑,没有说话。

    迟若赋也为她摆好碗筷,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柳微微露出欣然的神色:“当然开心了!说实话,我呀,已经好久没有这般开心过了。”

    时胜天的眼中有暗光闪过:“是吗?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呢。”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一些生活日常罢了。当然,我还给戚如讲了我俩的故事。”

    “这样啊。”时胜天的目光移向郑戚如,其中的颜色深如潭水。

    郑戚如只埋头吃饭,像是有人跟她抢似得,吃相狼吞虎咽。

    柳微微不禁笑道:“你看你,未免也吃得太着急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什么天大的急事要做呢。慢点吃,可别噎着了。”

    迟若赋适时插嘴:“她是今日午时吃得太少,现在有些饿了罢了。”

    柳微微看了看郑戚如十分配合的吃相,默默点了点头。

    吃完饭后,郑戚如便借口说有些困,想要立马回屋睡觉。

    柳微微站起身子:“那我为你们领路。”

    郑戚如连摆手:“不用了,这路我们已经会找了,就不劳烦薇薇姐了,你说对吧。”她用手肘顶了顶身旁的迟若赋。

    迟若赋浅笑着点点头,然后起身为身后其实并不识路的郑戚如领路了。

    见此情形柳微微也不好说什么,只不舍地看了一眼郑戚如,道:“那明天见咯。晚安,戚如。”

    郑戚如回应了一声后,便转身跟着迟若赋离开了。

    时胜天看着离开的两人的背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