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柳微微。她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丫鬟。

    她不知道得到了什么。心情明显变好了许多,表情很明朗。

    郑戚如见状只能干笑:“呵呵…我能做到什么,我肯定能做到!将他抱起来!”当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迟若赋也好笑地看着她。

    “什么?”柳微微闻言开心的笑了,不过她似乎不太相信,“我们戚如就是这么自信啊。”

    我们戚如…郑戚如抖了一下,她们之间的关系也亲密地太快了点吧。

    “对了,戚如,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柳微微突然道,“今天下午啊,我们可以呆在一起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郑戚如心头有些疑惑,她其实很想知道柳微微每天下午到底去哪里了。

    柳微微难掩兴奋:“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你可真走运。”

    “是啊,我可真走..我真走运?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微微扭头对丫鬟们使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离开,而后压低声音道:“你知道吗,你还是第一个刚来此地便获此殊荣去圣地的呢。”

    “圣地?”

    “就是我每个下午都会去的地方。”

    “哦…那是个什么地方?有什么厉害的东西在里面吗?”

    “那可不!告诉你吧,一般的人可进不去,而且一般进去了的人也出不来。所以你我都算是极其特殊的了。”柳微微十分骄傲。

    “出..出不来?”郑戚如慌了,她就是个一般的人啊。

    “你别怕,我特意问了的,圣主说你可以进去,到时候也可以与我一同出来,没问题的。你啊,可是除了我之外得到随意进出允许的第一人!”柳微微表情复杂。

    郑戚如更加纳闷了,圣主?还第一个人?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一直没什么反应的迟若赋闻言,眉毛突然不起眼地动了动。

    “那…谢谢那位圣主了。今天下午就可以与你一同去了吗?”

    柳微微亲密地挽起她的胳膊:“是啊,今天下午我们就可以到那里随意畅聊了。”

    郑戚如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到那种陌生的地方,叫她如何说得出那些刺探的问题呢。到时候若真的进去了,她可得万分小心。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柳微微倒是什么也没有察觉到般地笑着说道。

    郑戚如连忙把目光投向迟若赋。

    迟若赋的眼中似乎有两个小人进行着绝世大战,一刹那便风云翻滚。他复杂地看了眼郑戚如,点了点头,似乎察觉到她不安的情绪,又冲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他不可以一起去吗?”郑戚如实在觉得有些不安,指着迟若赋问道。

    柳微微蹙眉:“不行。我们圣主说了,只有你才能进去。哎呀,那里很好玩的,而且我们晚上就回来了,你不用担心见不到你的小情郎啦。”

    郑戚如红了脸,又不好反驳。

    柳微微捂着嘴笑了笑。

    随后,她便领着郑戚如朝着与暗门相反的方向走去,直到走到一个分叉路口。

    左侧可通往昨日与那时胜天相见之处,而右侧,应该就可去往那所谓的圣地吧。

    郑戚如又忍不住扭过头看向迟若赋。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不知为何,那眼神让她想起了之前在赵府,还未混熟之前他对她露出的神色,这让她有些害怕。

    也许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吧,她安慰自己。

    “看什么呢?快跟我来吧。”柳微微有些不满地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

    她急忙回神。

    不知何时,她们已经走进了右侧的通道。

    一片漆黑,而且是完全看不见的黑暗。郑戚如突然感到惊惧。也许人在初次面对未知的黑暗时,都会露出自己心中最原始的恐惧吧。

    幸好柳微微一直拉着她,直到她们走到黑暗的尽头处。

    郑戚如觉得她仿若出了一个狭长而黑暗的山洞。尽头的另侧,便是光明,是另一个世界。

    因暗与明的反差过大,郑戚如一走出黑暗,便扯着衣袖遮住自己的眼睛。

    待适应光明后,她才终于直面一切。

    也许这里真的可以称之为圣地吧。她睁开眼睛,这样想道。

    也许因为一路上太过风尘仆仆,也许因为自己这段时间所接触的大多都伴随着部分阴暗的特质,也许因为她从未真正地放松过,所以当她看到眼前的景色后,才会觉得如此美好。美好地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我说过,圣地真的很美,这下你该相信了吧。”柳微微回头看她,有些骄傲地说道。

    是啊,诚如她所说。

    这个地方仿若仙境。蓝天碧云,黛山翠竹,有干净的薄蓝色小溪静静流淌着,有丛间的姹紫嫣红娇艳着,有极低的云在她们面前漂浮着,还有不曾闻过的幽香在空气中弥漫着。

    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和谐。这里似乎没有狡诈,没有阴谋,没有…人?

    “柳,嗯…薇薇,这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她这下才终于从一团美好的迷雾中清醒过来。

    柳微微闻言露出有些闪躲的目光:“这个嘛…其实我们圣地是有人的,只不过你现在暂时看不见。待会儿我带你去见圣主,然后再让你去浸泡圣湖,你便可以看见了。”

    “是吗?”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两人并排着一起在这“圣地”里走着。郑戚如一直看着风景,觉得自己的内心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平和,但越是走着,越是觉得有些诡异。

    面前如画般的风景虽极美,但总给她带来空洞的错觉。而且…这里的风景相差无几,就好像…所有的风景只是同一张幕布。

    她暗暗警惕。这地方绝对有问题。

    柳微微领着她,一直走到了一个巍峨高大宫殿的面前。

    她们走了进去。

    终于,郑戚如看见了活生生的人,一个长相极其普通的女人朝她们走了过来。

    “看来这里除了那个圣主之外,就只有这一个人吧。”郑戚如嘟囔着。

    柳微微眼露深意地看向她:“不久后,你就会知道你说的这句话有多荒唐了。”

    那个女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说话的时候像是只有嘴部肌肉在动着:“薇薇姑娘,好久不见,圣主已等你多时了。”她似乎并不打算等待回复,说完这句话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柳微微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拉住郑戚如的手,跟着那个人走进了宫殿深处。

    他们停在一个宝座的不远处。

    那个领队的人一到便转向右侧站定,一动不动地直视前方。

    而柳微微则跪下身子,并用眼神示意郑戚如也跟着跪下。

    郑戚如虽然不太想做这样的动作,但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缓缓跪下。

    “这位郑姑娘便不用跪下了。薇薇你也是,我很早就说过,你在我面前是无需行此礼节的。”宝座处突然传出一个温厚平和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是个年轻男子。

    郑戚如听见这句话,很快地直起身子,顺便正眼看向这所谓的圣主。

    这个人端坐在宝座上,身穿银灰长袍,笑意挂在脸上,长相清秀,气质随和。

    第一眼倒是个挺不错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