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并非是从方才的暗门处而来,而是从另一个方向款款而至。

    只见她身着青裙,面容娇柔美艳,妆容浓墨适宜,满头黑发以一粉色发簪挽着,走姿轻盈,步步盛风。

    好一个美人儿。郑戚如不禁在心头赞叹道,她看了一眼迟若赋,见他面对如此美貌仍毫无表情,不知为何舒了一口气。

    “听闻,二位有事找我?不知所为何事?”柳微微未至,话语便至。声音细软,十分动听。

    “是这样的,我叫郑戚如,他叫迟若赋。我们来此地之前,受一人之托,将一封信交给你。”郑戚如抢在迟若赋开口之前说道。

    柳微微走到两人面前站定,微蹙眉:“哦?是吗,不知道是何人呢?”

    “是你的夫君。”郑戚如说道,迟若赋也配合地拿出信,递给她。

    “喏,就这个。”郑戚如接过信,向柳微微挥了挥。

    美人儿的眉间却添了一丝疑惑:“我的夫君?”

    “你自己看吧。”郑戚如将信放至她手中。

    柳微微用她那细软的手捏着信,看到其上写着的名字,奇怪地抿了抿唇,随后看向两人道:“可是,我不认识这个人啊。”

    这话使得郑戚如和迟若赋皱起眉头。迟若赋的眼中闪过一道暗沉的光,没有说话,郑戚如变得有些着急:“你,你怎么会想不起来呢?你的夫君,叫做魏明,与你之前那般恩爱,你都忘了吗?”

    柳微微在自己的脑中再次将这个名字过滤了一道,还是摇摇头:“我真的不认识他。”

    “不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当年你们…反正最后你让魏明大哥赶紧逃离这个地方,他现在在离这里几公里远的地方开了一个小茶馆,每天都思念着你,只是因一股神秘的力量而无法靠近这里!”郑戚如为魏明大哥抱不平。自己苦苦相思的人竟然不记得自己,这若是让他知道了,不知道会有多痛苦呢。

    这女人,也太无情了点!郑戚如心头暗暗骂道。

    柳微微突然沉下脸,这让郑戚如意识到,自己方才好像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不管怎样,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你们找错人了。请你们离开这里。”柳微微对两人做了一个像是驱逐苍蝇般的手势。

    郑戚如无奈,刚想再理论些什么,却被迟若赋拦住了。

    他对着郑戚如使了个眼色,随后正色看着柳微微,说道:“对不起,也许我们认错人了,因此变得有些激动,还请你原谅。”

    柳微微这才认真看清了这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她一触及对方淡定却凛然的目光,内心一惊。这个男人绝非等闲之物,怕是有着不一般的来历。

    她的脸色柔和了许多:“我也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不过,你们是真的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魏明,并且,我已经有夫君了。”说及她的夫君,柳微微不自觉地露出幸福的笑容。

    郑戚如认真地看着她。照理说,一个人的眼神是绝对骗不了人的,也许她可以伪装自己的言语,手势或是面容,但她定不能伪装自己的眼神。难道…他们真是找错人了?又或许,这个地方有两个柳微微?

    “那么,我想再请问一下,这个地方是否有与您重名的人?”郑戚如尽量摆出一副抱歉的笑容,轻声问道。

    柳微微摇了摇头。

    郑戚如见状,只好凑到迟若赋耳边,悄声问道:“这该怎么办啊?我们可是答应了魏明大哥要将他的信给送到的,难不成是魏明大哥说错了自己妻子的名字?这才也马虎了吧。”

    迟若赋也觉得有些麻烦,事情比他想象中的更复杂。

    柳微微看着两人沉默纠结的模样,善解人意地说道:“不如二位便在寒舍住下吧,等你们找到真正对的人后再离开。我们也算有缘,就当交个朋友吧。”

    两人闻言对视一眼,皆看见了彼此的意思,于是对着柳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柳微微笑了笑,便转身走了,临走前她唤来了两位丫鬟,说是有什么需要的便可让她们去做。

    等柳微微走后,两人沉默了下来,他们以想吃点食物为借口,支开了两位丫鬟。

    “你为何要待在这里。不是说好送完信便离开的吗?”迟若赋开口问道。

    郑戚如撇撇嘴:“这不是还没有送到的吗?我们可是答应了魏明大哥的,若是没有将信送给他的妻子,那多不好啊。况且,我总觉得这柳微微就是我们要走的人,就是她不知道为什么不承认。这事一定有蹊跷。”

    而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变得黯淡:“可是,小月…”

    迟若赋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我们尽快将这件事解决了就好。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小月的状况,我之前不是已经飞鸽传书至那赤血殿中我认识的人了吗?相信这几天就能有消息了,我们也好据此来制定相应计划,提前做好准备。”

    郑戚如的眼神亮了亮,她想了一会儿,迟疑地开口问道:“不过…你为何会在那里有认识的人呢?莫非,你与那里有什么关系…”最后一句,她说地极其微弱,几近喃喃自语。

    迟若赋撇开视线,似乎不愿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的身份…待时机成熟,定会告诉你。”

    “好吧。”虽然她对此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但闻言仍是泛开苦涩的意味。

    迟若赋似乎有某种难言之隐,他看着郑戚如难过的脸,认真地说道:“你一定要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一定不会伤害你。”

    郑戚如抬首看他,对上他清亮的目光,忍不住颤了颤:“我…我相信你。”说完,她却回避开彼此的对视。

    迟若赋暗叹了一声,但没有说什么。

    总有一天,你定会明白的。只是我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

    …

    不一会儿,丫鬟抬来了一个圆桌,并呈上了许多诱人的食物。

    郑戚如像是发泄一般地一阵猛吃,而迟若赋滴食未沾。

    他只静静看着郑戚如,目光深沉而温柔,郑戚如虽以余光看到了,但还是装作没看到一般,不曾回望过去。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别扭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身旁依偎的那个人,他有广阔的天地,他有不为人知的秘密,甚至有某个了不起的身份,但这些自己都不曾知晓,也不曾面对。

    她所接触的这个人,到底是谁。明明已经相处了这么久,她仍是一无所知。

    明明应保持警惕,却不知为何仍无条件相信着他,像是命运的写实。

    柳微微没有再来,似乎真的很忙。

    郑戚如吃过饭后,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觉得内心的难过都被食物挤到了角落里,心情再次变得舒畅。

    她突然起身,然后对迟若赋说道:“我们出去转一转吧,顺便四处问问情况,也许会有点意想不到的收获。”

    迟若赋点点头,也站起身。

    两位丫鬟突然拦在他们的面前。

    其中一位身着红衣的丫鬟微微施礼,而后道:“二位请留步。”

    郑戚如退后一步,有些不满地看着她:“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何挡在我们面前?我们想要出去逛一逛。”

    另一位身着紫衣的丫鬟连忙解释道:“我们并非故意扫二位的兴,只是我家主人有意邀请,想要与你们一见。”

    “柳微微?我们不是才见过面了吗?”

    “并非是夫人邀请,而是我家主人邀请,也就是…夫人的丈夫。”小丫鬟低垂着头,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