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郑戚如迷迷糊糊地醒来,便微侧身子看向身旁。

    没有人。

    她本已搁浅着的清醒立马觉醒,随后一股脑地起了身,便要走出房门寻人。

    还未等她走到门口,迟若赋便回来了。

    他脸色淡然,目光毫无波澜。

    “你去哪儿了?”郑戚如忙问。

    迟若赋对她笑了一下,指了指身旁的凳子示意她坐下:“我不过随便出去转了转,你有什么可急的。”

    郑戚如也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大惊小怪。再说了,迟若赋的功法如此高强,哪儿有什么能使他吃亏的呢。

    两人便坐在椅子上聊了一会儿天。

    郑戚如想了想,道:“一会儿我们便向小二打听一下柳微微的住处,找到以后便把信给她吧。”

    “嗯。”

    于是两人收拾好行李,便离开了房间,下了楼。

    此时店中只有小二一个人,他的脸色有些疲惫。

    郑戚如觉得有些奇怪,来了这家客栈后,只瞧见了小二一人,别说掌柜的呢,连其他客人都没有,但她还是选择没有提这一茬。

    “请问一下,你是否知道柳微微住在哪里?或者,你知道魏明大哥的家在哪儿吗?”

    小二听见声音,连忙转过身来,挂上与昨晚一样的殷勤微笑,只不过笑容的幅度小了一点:“原来是客官您啊,嗯…魏明…我没听说过这个人,可能是别镇的人吧。但这柳微微我自然是知道的,她可是我们这儿出了名的大美女啊,不过许久未见了。她应该呆在出了客栈往南一直走的一胭脂店那里,因为她是那个胭脂店的老板。”

    “这样啊,谢谢你。”两人对视一眼,便准备抬脚离开。

    “客官你不多住几晚上吗?”小二的声音响起。

    迟若赋回头:“不了。”声音如寒冰般。

    小二接触到他冰冷的眼神,身子抖了抖,便没再说话。

    胭脂店的位置不难找,他们出了客栈后一直往南走,不一会儿便看到了一个胭脂店。

    那里聚满了人。

    他们走进店中。这里的胭脂个个看上去相貌不错,也怪不得那么多女子都在购买。

    因为人太多了,所以并没有做相应产品介绍的人,只有一个结账的人。

    他们直接走到那人的面前。

    迟若赋看了看正瞧着一旁胭脂盒的郑戚如,对那人说道:“对不起,打扰了。我们想找一下你们老板柳微微,有很重要的东西要交给她。”

    “我们老板?”女人狐疑地打量了一下两人,见对方气质相貌皆是不凡,不像是挑衅胡闹的人,思考了一会儿,道:“我们老板这会儿有私事,出去了。你们不如进来休息一会儿吧,等她回来了,便会直接过来见你们。”

    女人站起身子,然后打开身后一个从外表上几乎看不出来的暗门,示意两人进去。

    郑戚如犹豫地看着迟若赋,毕竟这一旦进去了,若到时候…

    迟若赋目光深邃,只笑了笑,便拉着郑戚如一起进去了。

    他可不怕对方耍什么花招,也不相信对方能耍什么花招。

    结账的女人轻轻将门关上,随后坐回原位。

    …

    这小小暗门的背后,竟别有一番景色。

    他们本以为里面顶多一个房间的大小,没想到极为宽敞,甚至还有一个小型喷泉。往里看,这里似乎有许多房间。

    离门口最近的地方有几个竹椅,像是专门为接待客人而置。

    郑戚如十分吃惊,小声说道:“没想到这柳微微如今混地这么好…可怜魏明大哥,还在别处受着苦呢。”

    迟若赋无言地笑笑,为郑戚如端来一个竹椅,郑戚如就势而坐。

    “那你觉得她为何混地还不错呢?”迟若赋含笑问她。

    郑戚如环顾了一下周围,想了想,道:“这还用想?定是在抛弃了魏明大哥后,十分懊悔,便决心换一种生活方式,于是开了这个胭脂店,最后通过努力,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只是…若是魏明大哥所言为真,为何这柳微微在做出那种事情之后,还能这样…真是奇怪。”

    迟若赋用手撑起下巴,似乎也陷入了思考。

    突然,一声响亮的咕噜声从某人的肚子里传了出来。

    “额…别看我,我是因为太饿了嘛,今日我们连早饭都没吃呢。”郑戚如有些窘迫。

    迟若赋没有说话,只是从包袱中拿出不知何时买的馒头,递给了她。

    “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她接过馒头,有些疑惑。

    迟若赋沉吟一声,道:“也许是在你睡懒觉的时候吧。”

    “噢。”郑戚如恍然大悟,随后不再言语,快速地解决着美味的食物,就在她忙碌的嘴中还包着一大坨时,有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