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戚如与迟若赋走了许久。

    此时距离他们离开赵府,已经有一周的时日了。

    郑戚如觉得时间的流逝仿佛化成了无数道小火焰在她心头燃烧着。她无法控制住对小月的思念和担忧。

    她隐隐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但唯有找到小月,她才能获知真相。

    迟若赋虽知道郑戚如心急如焚,但却无能为力。他的身体因强行破开某些能力而损伤了大半,如今的他只能等待着恢复实力。

    两人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走到了一家小茶馆门口。

    迟若赋看了郑戚如一眼,突然道:“我们走地太久了,休息一下再出发吧。”

    郑戚如伸出舌舔了舔唇,点头答应。

    于是两人掀开茶馆门口的横布,进去坐定。

    他们坐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出来接应。整个茶馆不大,只有四五桌的规模。

    迟若赋沉吟一声,道:“也许店家老板此时有事外出,我们先喝着茶等一会儿吧。”

    郑戚如皱眉:“若是那店家老板一直不回来呢?”

    “那么待我们喝完后,留下适当的银两。”

    郑戚如点点头,这样也行。她将放在桌子上的茶壶拿起,给自己倒了满满额一杯水,正打算喝下时,却被迟若赋拦下了。

    迟若赋拿过她的杯子,然后凑近闻了闻,随后将郑戚如的杯子还给了她:“喝吧。”他的嘴角挂上春风般的暖意。

    郑戚如饮下后,顿时觉得身心舒畅。她渴地快冒烟的嗓子终于得到了释放。

    她又抬手为自己倒了一杯,顺便拿了个新的杯子给迟若赋也倒了一杯。

    “你也喝呀。”

    “我不渴。”迟若赋只笑着看着她。

    郑戚如想起这一路上的干粮和水都是自己解决的,迟若赋丝毫未碰。也许会法术的人就是不一样吧。她觉得等找到小月后,两人一定得找个师傅好好学一学。

    自身强大,才能无畏于世。

    她连续喝了好几杯,直到把整个茶壶里的水都喝了个干净,才满意地漾出笑容,而后便对迟若赋一歪头,示意两人可以走了。

    迟若赋从怀中掏出了些许银两(对于茶钱是绝对够了的),放在桌子上,与郑戚如一同走了出去。

    没走几步,两人碰见了一个带着刀疤的男人。

    男人穿着简陋,头发凌乱不堪,脸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刀疤,自眼角处一直斜斜地划到了耳边,看上去十分怖人。

    郑戚如心头一跳,突然有了预感:“请问…你是否是这茶馆的主人?”

    男人虽外表怖人,但目光温和,闻言疑惑道:“是的,有什么事吗?”

    “我们刚从那里出来,方才见你不在,便直接在桌上放了些茶钱,你可以数数够不够。”

    刀疤男人打量了两人一眼,道:“既然我回来了,你们就再呆一会儿吧,我为你们煮点花生米。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在赶很远的路吧。”

    两人点了点头。

    “先进来吧,给你们弄点吃的。不要钱。”说着,男人迈开步子,掀开帘子进去了。

    郑戚如与迟若赋对视了一眼,跟着男人重新进入这个小茶馆。

    这刀疤男人虽然面容显得有些可怖,但眉眼之间没有丝毫凶气,应是无恶意的。

    两人坐在方才的位置上。男人则来到了自己的摊位,准备为他们弄些吃的。

    郑戚如敏锐地发现,男人是用左手在锅上翻炒着,右手的衣袖却空空的,随着男人的动作无力地扭动着。

    男人是断臂。

    郑戚如看了看迟若赋,对方同样一副了然的神色,但两人都选择默不吭声地继续喝着茶。有些伤心事,还是别提地好。

    几分钟后,男人做好了闲食,为两人端到了桌上。

    郑戚如拿起筷子挑出一颗花生米,放入嘴里尝了尝,不禁赞叹道:“真好吃!谢谢你老板。”

    迟若赋也微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男人只温柔地笑了笑,可那刀疤却随着他脸上扭动的幅度跟着扩散开来,看起来有些诡异。

    迟若赋指着指桌上尚未动的钱,对男人道:“这是我们的茶钱,你先收着吧,若是不够请给我们说。”

    男人摇摇头:“这钱怎么会不够,我这种茶怎么可能值那么多银两。你们给我两个铜板就行了。”

    两人不好拒绝,只能作罢,但仍加了两个铜板,言称是避暑的遮阳费、

    男人倒也没忸怩,便收下了而后开口问道:“不知两位客官,此行是去往何处?”

    “我们要去找一个朋友。”

    “二位的朋友是在…?”

    “哦,她在那北部东南塔处的位置。”对于一个陌生人,他们还是不想透露太多,便随便说了一个地方。

    男人有些惊讶:“那么远的地方吗?”

    “是的。”

    “那么…那么…你们一定是会经过那个地方了…”男人不知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异常痛苦,他用左手捂住自己的右臂处,浓眉皱成了一团。

    “不知道是那个地方?”郑戚如好奇地问道。

    “那个地方…嗯…你们能否帮我一个忙?能否…”他犹豫地憋出几个字句,但还未等二人回答,又自顾自地叹了口气,“唉,还是算了。”

    郑戚如更加好奇了:“你说的是什么地方?帮什么忙?若是可以的话,我们一定会帮的!而且…我身边这位,法术十分高强,一般的事儿都难不了他!”

    迟若赋闻言微咳了几声。

    男人黯淡的眼睛突然发亮,语气中多了点期待,但又夹杂着担忧:“真的吗?这位公子若真的…那么,说不定不会出什么事的…”说完,男人犹豫了一会儿,便目光坚定地欲朝两人下跪。

    两人连忙拦了下来。

    郑戚如急道:“你要是有什么事就直说,我们一定会帮助你的。”

    迟若赋在一旁暗叹,这丫头的秉性还真是改不了,但他还是点头道:“是的,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男子下跪不成,抬首感激地望着两人,随后直起身子,踌躇了片刻,道:“是这样的…我…我想让你们帮我送一封信。”

    “嗨…就这点儿事啊。成!你给我们说一下那个地方的名字,等我们路过的时候,便给你送信。”

    “不…你们到时候一定要格外小心,那个地方十分危险,里面…里面有很恐怖的妖怪啊!”男人见郑戚如十分轻松的模样,连忙补充道。

    “妖怪…什么妖怪?”郑戚如有些不解。

    迟若赋闻言,脸上的表情倒没什么变化。虽然他实力减弱了许多,但若是小心一点,一般的妖怪他还是能够对付地了的。

    男人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那个地方,名叫光明镇,本来是一个怡人的小镇,大家相处地十分和睦。可是最近几年,光明镇却失去了光明。因为几年前的一天,镇子上的许多人都莫名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