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府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但一想到小月,郑戚如还是忍不住加快了脚步,脸色有些焦虑。

    迟若赋安慰道:“当初赵闻风用你的安危来威胁小月,逼迫她写下了那个字条。后来赵闻风就把小月送往一个客栈处安置了下来。你不用担心,她应该是没事的。”

    郑戚如回了他一个微笑,没有说话。在没看到小月之前,她始终放心不下。

    迟若赋带着郑戚如来到了一个叫做顺风客栈的地方。

    他们走了进去,站在老板面前。

    正伸出手不断拨弄着算盘的老板感受到来人的气息,立即抬起头,露出殷切的笑容:“两位客官,不知道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啊。”

    郑戚如摇摇头:“都不是。我们是来找人的。”

    迟若赋微微凑近,用只有他们三人能够听到的音量说道:“带我们去找天字客房里的姑娘。”

    老板一听,脸色陡然变得煞白,他哆哆嗦嗦地用手捏了捏自己脸上的胡须,支支吾吾道:“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有什么天字客房里的姑娘。”

    迟若赋皱眉:“我可是眼睁睁看着她进入了天字客房的,你会不知道?这才几天的事?要知道,隐瞒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他加重了语气,不怒而威。

    可老板似乎顾忌着什么,虽然因迟若赋的危险口气而颤抖了一下,但他仍是垂下脑袋,死命看着桌子上的算盘,就是不开腔。

    郑戚如十分着急,刚想说点什么,却被迟若赋拦住了。

    迟若赋细细思量了一阵子,对老板说道:“你也可以选择不说。但…我们会立即报官,毕竟人是在你这里丢了。我有证据证明我要找的姑娘失踪前就在呆在你这里的。那时,官兵自会找上你,而你曾经做的某些勾当,也自是瞒不住了。你可算过,那些勾当够判你多少年的监禁吗?”

    老板猛地抬起头,眼中满是惊恐,再碰上迟若赋了然的神色,更加萎缩了,一咬牙,他决定说出真相。

    “其实…她被赤血殿的人带走了!”

    闻言,迟若赋的脸凝固了霎那,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莫测。

    “赤血殿?那是个什么地方?”郑戚如露出不解的神情,忍不住追问道。在郑府的时候,她向来都呆在府中,很少出门,许多外界的信息都是府中的人告诉自己的,例如那逍遥菩提的存在,便是一个年岁较大的侍卫告诉自己的。她自我感觉已经对外界的事知晓甚多了,但还从未听说过什么赤血殿。

    客栈老板用一副看着深闺野人般的奇异眼神盯着郑戚如:“不会吧姑娘,你真不知道赤血殿的大名?”

    郑戚如诚实地摇摇头。她向来不懂就问。

    “哎,”老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那赤血殿,是当今规模最大,实力最为恐怖的杀手组织。只要被他们盯上的人,绝对活不了。而且他们有个规矩,那就是必须在三十秒之内杀掉他们的任务,并且颇为神秘的一点是,他们选中的目标被杀掉以后,连尸骨也不剩,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唉,也不知道那个姑娘到底惹到了谁,竟请来赤血殿来杀她,恐怕那位姑娘,已是凶多吉少啊。只不过…那天我躲在这桌子后面偷看的时候,似乎看到他们中两个人架着那位姑娘离开了,有些奇怪…毕竟这时间远远超过三十秒了啊…”

    本来听了前半段话如同被轰雷劈中般绝望的郑戚如,一听到后面的话,隐隐地看到了事情的转机。她连忙问道:“你确定吗?你的意思是,小月还活着?”

    老板认真地想了想,道:“我确定。不过我只能确定她当时没有死,现在怎么样我可就不太清楚了。其实吧,我也不知到那赤血殿为何明明找到了她,却没有立即将她杀死。这种情况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

    郑戚如的心又悬了起来,她忍不住喃喃自语:“没事没事…只要她还没死,事情应该还有转机的…不是那么严重的…”

    迟若赋见状,目光暗了暗,他低声安慰道:“你放心,她绝不会有事的。我们立即去找她。”

    郑戚如只是木讷地点点头。

    他们很快离开了客栈,踏上了新的旅程。他们的目标便是赤血殿的总部地址。

    走着走着,郑戚如突然转头问道:“诶,你不是会那个什么飞行术的吗?要不你带我直接飞过去吧,这样应该能够很快到达。”

    迟若赋闻言苦笑道:“我也想啊,可是那飞行术消耗极大,即使我身体无伤,也只能断断续续地带你飞上十数公里,歇息之后才能继续飞。可是,你忘记我与那赵闻风的大战了吗?当时他趁我不备,挟持了你,为了救你,我将我的…嗯,我使用了一些极其耗神的方法才击败了他。现在的我…暂时是不行的。”

    郑戚如有些失望,但表示理解。她隐隐觉得迟若赋身上有个大秘密,并且上次为了救自己,他似乎提前消耗了什么,导致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虽然小月的境况十分危险,自己也不能勉强他。况且那赤血殿并没有立即杀掉小月,说不定他们并没有杀掉小月的打算呢…她只能让自己尽量朝着乐观的方向去想。

    迟若赋沉吟一声,道:“你不必过于担心。对于那赤血殿…我恰巧有一个认识的人在那里,我立即与他飞鸽传书,问问小月的情况。”

    闻言,郑戚如有些灰暗的眸子立即亮了许多,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迟若赋从怀中掏出一块碎布,而后闭目凝神片刻,一条细细的光流从他的脑袋处钻了出来,泻入那布上,似乎与它融成了一体,于一霎发亮后又立马黯淡了下来,变得十分平常。

    他将右手凑近嘴唇处吹了个口哨。不一会儿,一个看上去十分可爱的小鸟便飞了过来,叼走了迟若赋手中的碎布,极快地往远方飞去。

    迟若赋目送小鸟,直至它完全消失,而后看向郑戚如,目光温柔:“这下你可以松口气了吧。它的速度是极快的,说不定可以比小月他们一行人更早到达赤血殿呢。等到时候那人向我回信,我们自会知道小月的现状了。”

    郑戚如忙不迭地点头,想了想,目光中多了一丝深究和好奇。

    迟若赋怎么会认识赤血殿的人?…难道他本身就是赤血殿的一员?可也不太像啊…

    郑戚如不禁在心中苦恼地思考开来,她自以为迟若赋不会知道,殊不知明当当摆在她脸上的各色表情出卖了她。

    迟若赋自然看出了郑戚如的疑惑,只是似乎出于某些原因,他并不打算开口。

    于是两人便这样,各怀心思地朝着赤血殿的方向继续前行着。

    如今的他们并不知道,虽然目标明确,但未来的他们,会因各种原因而不得不耽搁行程。于这其中,他们会经历许多稀奇古怪之事。

    故事,不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