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做好许多准备后,便一同出了府。

    这些准备可不简单。

    迟若赋对赵老爷进行了治疗,使他能够恢复地更快。同时,他们带着魔笛与枝条进入了那片魔园他们按照钟小涯死前所说,找出了寄存着当年所有女性魂灵的异兽,随后迟若赋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那些魂灵分开了出来,使得它们恢复了自由,自行地了出去,寻找生前的身体。

    不久后,府中多了了许多女性,这其中当然包括那几位夫人(还好钟小涯在“复活”后,便暗中召人将那些女性的尸体放入能使尸体不腐的冰棺中,然后将那些冰棺全部置于一个秘密的地下室内)。

    而那个调皮的双头青尾蛇没过多久便自顾自地回到了魔植园,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似的。迟若赋看着那蛇物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至于那个魔笛…迟若赋和郑戚如因深知其中的因果,不好擅自处理,便将魔笛交给了赵闻润。赵闻润则是将它小心翼翼地藏在某个地方,似乎花了不少心血。

    其实郑戚如觉得,当年那魔笛被赵闻风拿走,管家,不,钟小涯也许是知晓的,想必,只是不愿面对自己亲儿的真实意图,才选择自己骗自己吧…无法评论其对错,有时候,人本身就是个沉溺于自欺的生物。

    当然,迟若赋也成功地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弑神印,虽然郑戚如一直缠着他让他告诉自己为何如此看重这物,难道是因为它真的可以噬神吗?

    迟若赋摇摇头,并告诉她,这并非它本来的名字,而后便缄默不语,不论她使出什么法子也不开口回答,最后被缠地生厌,才闷闷地说,这些是不能被除他之外的人知道的,否则,便破坏了因果。

    郑戚如才经历这件事,对什么因果的相当畏惧啊,便也就不再问了只能沉默地看着迟若赋的包袱,若有所思。还好那把神秘的剑十分小巧,也不太突兀。

    “不过,若我真的被拿起那魔笛,并按照赵闻风所说吹响了它,下场真的会很凄惨吗?”郑戚如死死盯着吃若赋,不甘心地问道,想要再次唤醒一下他的惭愧。她依旧耿耿于怀。

    迟若赋默了默,而后才道:“我不知道管家,也就是钟小涯是从何处听说的,不过,它真正的使用方法并非如此,或者是,并不尽然正确。”

    “是吗?”郑戚如狐疑地皱起秀眉。

    迟若赋点点头,而后认真地扭头凝视着她:“让你置于危险中,无论大小,都是我的不对。日后我绝不再犯。”他的眸子如海般深沉,于之泛滥着的复杂情绪另郑戚如颤了颤。

    “嗯…”双方对视了许久,郑戚如终于移转开视线,轻声应道。

    那赵老爷还未苏醒,似乎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郑戚如和迟若赋也不愿等他苏醒,将所有的事告知了赵闻润三人之后,就离开了这里。临走前,郑戚如看了那个魔园一眼。

    虽然两人进入了这里,但却不曾深入。如同管家所说,这个魔园深处无比恐怖,有着神秘的禁忌力量,就连迟若赋也十分忌惮。

    快到行至赵府门口的时候,郑戚如再次扭头凝视着这里。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己未来也许还会再回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