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管家身上枝干处长出一只细长的枝条,拾起掉在地上完好无损的魔笛,随后他有些吃力地使其身体悬空起来,落到赵老爷的床边。他幻化出曾有的人类手臂,疼惜地描摹了一下赵老爷的眉眼,随后抬起眼对着郑戚如和迟若赋笑了笑,道:“在我消失之前,我希望你们能明白,不管几位少爷之前说了什么关于老爷的坏事,你们都要相信,老爷都是为了他们好。至于消失的两位姐姐…在我离开以后,她们便会回来的。她们并没有死。我将残留一个意识,上面记载了她们的位置,到时候还望你们能够相助。”

    “一定一定。”郑戚如连声答应。

    管家温柔地笑了笑,其眉心处突然冒出一个小小的发光球体,飘荡在空中,最后郑戚如稳稳地将其握在手心。

    “还有…若是闻风还活着,请告诉她,其实母亲一直都在…希望他原谅母亲,也理解一下老爷。”管家的眼角有泪珠落下,他留恋地看了看赵老爷,以及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赵闻风,似乎想要久远地停留在这一刻。

    郑戚如听了,敏锐地察觉了什么,可来不及阻止,便见管家用那两只幻化出来的手,一只手紧紧握着魔笛,一只手覆在赵老爷的脸部,而后一团绿色的光芒将三物包裹在一起,管家的脸部时隐时现,身下的枝条正不断地消失。

    他,或者说是她,此时默默呢喃着什么,似乎说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随后绿芒突然多了一片澎湃的白光,三物的身影被完全埋没。

    以郑戚如的眼力,根本看不清眼前发生的一切,她侧头看向迟若赋,只见他面色微凝,若有所思。

    片刻,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管家的魔植身躯已经不见了。魔笛的绿壳似乎被软软的白色冲淡了许多翠色,它掉落在地面上,隐隐有一团白光压制在其上。而赵老爷处,一条细长的小蛇不知何时钻了出来,它正趴在赵老爷的身上,时不时地扭动着,玩的不亦乐乎。赵老爷的身体以一种肉眼能够看见的速度恢复着红润。

    她知道,“管家”的方法成功了,她想要的,也许就是这样的结局吧。

    迟若赋在一旁无意般说道:“所谓的管家,其实就是赵闻风的母亲,名作钟小涯。当年她因重疾,即将死去,但赵老爷极爱她,于是外出向神秘之人求来魔园,并将尽量多的女性的魂灵投入其中,而后利用那魔园聚魂的效用,将本已几近散去的钟小涯的魂灵于一夜之间聚拢成型。

    但由于那位神秘人告之赵老爷,此事过于违背天理,令他不得将之一二说给别人,特别是他的孩子们。

    他说,这样违反了世间的因果。

    因此,赵老爷便编造出那钟小涯生下赵闻风不久,惹恼了他,而后因受冷落而自杀的说辞。他们在魔园里找来了一颗苍老的男性魔植,将钟小涯魂灵寄放于此。

    后来,管家便出现了。她知道自己不能暴露身份,于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只做着一个管家该做的事情,也从未表露出对赵闻风的爱。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想必那几个神秘人早已料想到了这些后果。不论如此掩盖,因果永远都是存在着的。这钟小涯,最终还是死了,只不过,多活了几年罢了。并且,为了弥补这多活几年的因果,搭上了自己儿子的命。”

    郑戚如听了,半晌无言,她愣愣地问道:“也就是说…以为自己母亲是被父亲逼迫而自杀的赵闻风从小怀恨在心,一直想为她报仇,最终导致了好不容易活下来的自己母亲的再次死亡?这也…太离奇了点吧…不过,那赵闻秀又是怎么回事?以及赵闻风是如何潜入那魔园,并且还取得魔笛和双头青尾蛇的?”

    “你想知道?”

    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并非迟若赋的声音。郑戚如身子一僵,朝那处看去。

    正是赵闻风。[]